笨小孩八卦交流站

註冊 |登錄

笨小孩八卦交流站貼文情色小說 › 查看主題

660

查看

0

回復
返回列表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go

淫魔聖王傳(18-20)

樓主
發表於 2010-8-28 19:51 | 只看該作者 | 倒序看帖 | 打印
淫魔聖王傳(18-20)十八

在憤怒的情緒推動,以及認定達特外表的嚴重傷勢都只是假裝時,敖科決定不再壓抑實力,以自身最強的力量,擊出的正是他最強也是真龍訣中擁有密度最高、速度最快、貫穿力最強三大特點的嘯龍,期望藉由嘯龍本身那極度集中的高速氣勁以及強大的貫穿力,來克制達特玄妙的卸勁手法。

因對自身傷勢嚴重性的誤判,有生以來第一次,達特感覺到與死亡的接近,以及對自己的無力,只能眼睜睜看著敖科閃爍著金光的嘯龍擊向自己的腦袋。

剎那間達特感覺到四周的時間彷彿遲鈍下來,嘯龍的速度突然變得比蝸牛還慢,但達特自己的卻完全動彈不得,在這短短的一瞬間,達特腦中閃現了無數的回憶,母親慈祥的面孔,與父親沒大沒小的抬槓,和蕾茜她們的初次見面,艾兒溫柔的笑容,一切切的美好回憶閃過達特的腦海。

『就這樣再見了嗎?』

當絕望的念頭閃過達特腦海時,一個年輕英俊,充滿驕傲的身影突然閃過,接著一個奇怪的手印出現在達特的腦海。

『這是、、!』

達特微微一愣,強大的勁風將他刮回現實,迎面出現的正是嘯龍引帶起的強勁風勢及閃爍的金光,幾乎是反射性的,達特伸出雙手手指交錯變動,最後變成適才在達特腦海中出現的手印,同時往前推出,剛好與嘯龍對撞在一起。

嘯龍與手印的交擊,沒有轟然的巨響,沒有激光的交錯,嘯龍就像是變魔術般的消失在達特的手勢中,彷如根本沒有出現過一般。

包含達特在內的所有人都沒有料到會出現這種現象,一瞬間,外圍圈的所有觀眾,都被這一個詭異的現象所鎮攝,原本吵鬧聒噪的氣氛,頓時變得安靜無聲。

自結出手印後便一直沒有任何的動作的達特,一直到結出手印的雙手產生的微微抖顫緩緩歸於靜止後,才慢慢的站直身子,除了不斷的冒汗外感覺不出異樣,但他的體內現在可以說精彩極了,傷口併裂的劇痛,強行推運真龍訣造成的反弒,還有適才封印不完全的嘯龍之力,在他體內翻攪運轉,就像是在開運動會一般,痛得達特真想大聲狂喊以削減這股痛苦。

在剛才那生死一瞬間的時候,達特的身體反射性的使用了腦中閃出的手印,當手印與嘯龍相互撞擊時,達特能夠清楚的感覺到嘯龍內所含有的魔法、真氣,都在一瞬間被封印住大半,雖然不知是未熟練或是手印不全的關係,嘯龍還是有部分的力擊到達特身上,但總算是沒構成大礙。

無暇追究這個手印以及那個讓達特感到厭惡的年輕身影的來源,達特聲音沙啞的說道:

「第二招。」

敖科自嘯龍莫名消失後便一直楞楞的看著達特,無法接受自己全力擊出的嘯龍被人輕易化解,但達特的話語卻證明了這一切——都是現實。

出生於龍族中的領導家族(類似人類的貴族)的敖科,從他懂事時起,不論是武術或魔法,他都凌駕於同輩之上,同時一直認為龍族是全大陸最優秀的種族,並很肯定的相信沒有任何種族能夠贏得過龍族,而深深的以自己身為龍族而驕傲,也是這對龍族的驕傲,讓他不斷的鍛鍊自己,希望以自己來證明龍族是最強的種族,但他的驕傲與對實力的自信,都在今天於達特的手上毀於一旦。

難以置信的打擊,以及相信多年的觀念被打破的震撼,一波波的激盪著敖科,當「會輸」這個認知出現在敖科的腦中時,敖科整個人陷入了崩潰。

「不可能!!」

發出怒吼的敖科,仰天發出一聲龍吼,雙眸的金光黯淡下來,原本色彩鮮豔的龍角也失去色澤慢慢變長,暴露在衣服外的軀體出現一枚枚像是鱗片的東西,頭髮不斷的舞動,端正的面容開始扭曲變色,原本就高大的體型也越來越壯碩,狂猛的氣勁和失控的魔力形成激烈的狂流迴盪在結界內。

開賽以來第一次,達特失去冷靜悠閒的心態,臉色大變的加強功力抵抗襲向自己的狂流,他沒想到在打擊及對敗北的恐懼下,敖科會催動起龍族的最強密技「龍化」,來對自己進行發動第三招的攻擊。

「笨蛋!」

沒想到敖科竟然會在這時出現龍化,在場外的巴爾大叫一聲,神情充滿了緊張與恐懼,飛身跳下看台,往比賽場衝去,但卻被場外的結界及護衛隊的人擋住。

「敖科,快停下來!」

著急的巴爾一邊推開阻止他的護衛隊,一邊想盡的辦法的要打破結界,同時大聲叫道。

而這時正在龍化中的敖科,突然發出痛苦的哀嚎,抱住自己的頭跪倒在地,在哀嚎聲中,身體出現許多不正常的凸起,扭曲的面孔開始變長,尖銳的獠牙自嘴巴的上下伸出,雙眼透露出的不再是金黃的光芒,而是充滿瘋狂與血腥的紅光,整個人看上去與其說他是龍,倒更像是瘋狂的魔獸。

「不會吧?」

看到這一幕的達特不敢相信的自言自語,龍化雖然是只有龍族才辦得到的絕招,但由於在轉化時,自身體內的魔法力及力量會以倍數激增,同時增加鬥爭及戰鬥本能,如果龍化者本身的意志力不夠堅定,便很容易在第一次龍化時,被暴增的力量激盪起自身的獸性,而成為只知殺戮的嗜血魔獸,再也恢復不了。

所以龍族的人在成年擁有龍化的能力時,都是選在龍族的豐年祭在龍島的密室中,由族中的長老護法,協助他們完成第一次的龍化,而敖科由於剛成年不久,所以還有做過龍化,再加上由一連串的打擊,讓他的心緒混亂不已,察覺不對時,人已被獸性吞噬。

「敖科!!!」

身在場外的巴爾瘋狂的打擊著結界,同時著急的叫喊著自己姪兒的名字,但卻始終沒辦法將面前的強橫結界擊破,眼看就要眼睜睜看著敖科變成魔獸時,達特突然有了動作。

「笨蛋!」

罵出一句對象不明的話後,達特飛快的自懷中取出自洛德處拿到的長盒,取出盒中的十二枚金環,左右手各持六枚分開扔出。

只見金環在半空中分開延伸連結,形成兩個直徑約六十公分的六芒星,兩個六芒星一在上一在下的浮在達特面前,上面的六芒星順時針,下面的六芒星逆時針的開始急速的旋轉,接著就在這兩個六芒星的中間,出現一個漆黑的空洞,達特一臉嚴肅的將手上不斷滴出的鮮血灑進空洞中。

「以吾血為印,吾名為鑰,吾聲為證,應我召喚,異界歸來,魔‧風!」

達特話音一停止,一個白銀色的劍匣自空洞中飛出,佇立在達特的面前,而兩個金環形成的六芒星,在劍匣飛出時,同時發出一聲巨響,碎裂四散。

達特無視金環的碎裂,面色凝重的一按身前的劍匣,劍匣瞬間發出銀光,由中心開始向兩旁分開疊合,一下子便由劍匣轉換成劍座,而插在劍座上的卻是一柄被紅藍光焰籠罩,看不出是刀是劍的兵器。

當這柄被稱為魔‧風的兵器出現時,結界內原本充斥著敖科所發出的狂流,突然消逝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陣又一陣,冰冷又炙熱的強風,環環包圍著中間的敖科。

察覺到四周的變化,快失去人性的敖科注意到達特身前的魔‧風,在野獸本能的驅使下,狂吼一聲撲向達特,想要消滅掉讓他不安的存在。

在敖科撲至身前的同時,達特快速伸手握住魔‧風,魔‧風的紅藍光焰瞬間暴漲,將達特與敖科同時包圍住,在場外的所有人只聽到紅藍色的光焰中,兩個模糊的人影擦過,同時傳出金鐵交擊的聲響後便再無任何動靜。

片刻後光焰慢慢的散去,浮現出達特與敖科的身影,達特手中的魔‧風不知在何時已回到劍匣中,但人卻跪在地上扶著劍匣不斷的喘氣,敖科站在達特的後方,維持著撲擊的姿勢不動,身體及臉孔正慢慢的變回原樣,雙眼中的嗜血紅光也已散去,當敖科完全變回原狀後,達特才扶著劍匣慢慢的起身。

「第三招,你輸了。」

達特話剛說完,站在他身後的敖科慘叫一聲,一道劍痕自他的左肩浮現,延伸到右腰,噴灑出鮮豔的血霧,緩緩的跪倒。
_________________
--------------------------------------------------------------------------------

十九

宣告完勝利宣言後,達特整個人再也站不住,搖搖晃晃的跟在敖科之後跌坐在地上,整個人無力的往後躺倒,就在他差點倒地時,一雙穩定的手臂由後伸出撐住他的身體。

「你沒事吧?」

幻十郎的聲音在達特身後響起,轉頭迎上幻十郎擔心的目光,達特有點訝異的說道:

「你怎麼來啦?」

「辦完了事情,有點擔心,所以過來看看。」

幻十郎看著達特身上的傷勢,皺著眉頭蹲下,扶著達特做好後,伸手拿過一旁過來幫忙的人員手中的醫藥箱,幫達特包紮,已經全身無力的達特也樂得輕鬆,只見幻十郎熟練的壓穴、止血、包紮,流利順暢的動作看得達特佩服不已。

「想不到你也會古中國的醫療法。」

這麼熟練的手法,大概連職業醫師也快比不上了,達特一邊讚賞的看著一邊想道,幻十郎頭也不抬的答道:

「以前認識一個會古中國醫術的醫生,跟他學的,好了。」

包紮完畢後,幻十郎扶起達特,達特稍微的活動一下,只覺得身體原本像撕裂般的疼痛已有明顯的減輕,輕鬆的吐出一口氣後,達特突然想到件事轉頭對著幻十郎問道:

「你有騎小黑來嗎?」

聽到自己愛馬的名字,幻十郎點點頭,疑惑的問道:

「要作什麼嗎?」

達特還沒答話,便以備離他們不遠處,巴爾驚慌忙亂的叫聲打斷,順著叫聲看去,只見巴爾抱著敖科,四周圍圍著一群醫護人員。

被達特以【魔‧風】強制的破除龍化的敖科,雖然幸運的逃過失去人性的後果,但其胸前被魔風所斬傷的劍痕不知為何卻不斷的噴出血霧,雖然一旁醫護人員不斷的試圖用各種藥物及魔法止血,但卻絲毫無法遏止那陣陣噴灑的血霧,巴爾只能著急的抱著敖科,緊緊按著他胸前的傷口,不斷的喊著敖科的名字。

看到那副混亂的狀況,達特向幻十郎點點頭,幻十郎會意的扶著達特,走到敖科的身旁。

「你想幹什麼?」

發現達特接近的巴爾,帶著怨恨和戒備的看著達特,達特也不理會,扶著幻十郎蹲下身子,快速的伸手在敖科傷口上連點,每點擊一下敖科的身體便劇烈的震動,嘴角也溢出血絲。

「你、、!」

被敖科的狀況嚇到而大驚失色的巴爾,不假思索的一拳揮出,想要制止達特,但拳頭還未完全揮出,蹲在達特旁邊的幻十郎已經一聲不響的伸出右手,不搖不動穩穩的接下巴爾的一拳。

「唔!」

拳頭被接下的巴爾這才注意到達特身邊的幻十郎,雖說他在倉促之下,勁道只有平時的五成,但其威力仍然足以開山碎石,想不到卻被一個人族的年輕人遊刃有餘的接下,讓他訝異不已。

「咳!」

正當巴爾驚訝幻十郎的實力時,原本昏迷不醒的敖科咳出一口烏血,巴爾低頭一看,歡喜的叫道:

「敖科!」

只見敖科身上原本不斷噴出血霧的傷口,已經慢慢的停止,雖然露出的傷口讓人怵目驚心,但總比不斷的失血來的好,接著達特自懷中掏出先前使用的白色藥水,將藥水倒在敖科的傷口上,當藥水碰上傷口後,敖科原本痛苦的臉色也漸趨和緩,看得巴爾驚喜交加,但興奮的心情隨即又被達特潑上一盆冷水。

「別高興太早,他的傷勢比外表看的還要嚴重,暴增的力量加上外來的衝擊,內外夾擊下他體內的脈絡大概都完全移位了,現在的處理只是治標而已,弄不好,大概就是終生殘廢了。」

「那、那要怎麼辦?」

巴爾著急的問道,自己視如己出的愛徒面臨生死關頭,他平日冷靜的心已經完全的亂掉了,根本不之如何是好,達特正要回答巴爾的問話,躺在地上的敖科卻突然睜開眼睛,伸手用力的抓著達特的衣襟。

「我、、我輸了、、、但、但是、、龍、、龍族、、是、、是最強的、、」

斷斷續續的說話還沒說完,敖科眼一翻又昏倒過去,但手依然緊緊的抓著達特的衣襟,達特楞楞的看著敖科緊抓住自己衣襟的手好一會,忍不住大笑起來。

當敖科清醒時,巴爾還沒來得及高興,便看到敖科的動作及聽到敖科說的話,嚇得他緊張又著急的看著達特,著實擔心因為敖科的話惹惱了達特,使得眼前這個好像有辦法救敖科的救星拂袖而去,誰知達特卻開懷的大笑起來,搞得巴爾不知如何是好。

「別笑了,傷口又裂開了。」

在一旁的幻十郎皺眉看著達特因為大笑而併裂的傷口,對達特不愛惜身體的行為表示不滿,達特好不容易止住笑,一邊喘氣一邊說道:

「厲、厲害,人都快要死了,還在堅持自己的信念,了不起,了不起、、我喜歡。」

「你沒事吧?」

幻十郎擔心的問道,有點擔心達特會不會是因為失血過多造成神智失常,達特搖搖頭,將手中的白藥水全部倒在敖科的傷口上,才轉頭對幻十郎說道:

「麻煩你騎小黑帶他交給艾兒,她現在應該在家才對,然後跟艾兒說,把客人放到培養槽就行了。」

幻十郎點點頭,又看向達特問道:

「你怎麼辦?你的傷勢不見得比他還輕呀。」

達特笑笑的說道:

「不用擔心我,我還沒虛弱到那種地步,只要好好的休息一下,就可以自己回去了。」

看幻十郎還要再說話,達特擺擺手笑道:

「別說了,再說下去人就快掛了,快、快、快、」

「好吧。」

幻十郎無可奈何的點點頭,舉起右手拇指貼上嘴唇,發出一聲尖銳的哨聲,在哨聲後沒過多久,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帶著正離去人群的驚呼由比賽場的另一邊接近,幻十郎彎身扛起地上的敖科,對達特點點頭隨即高躍而起;剛好座落在急速奔近的小黑身上,斥喝之聲未斷,人馬的身影便已不見。

等到幻十郎走遠了,達特才慢慢的坐到地上,撫著胸口不斷的喘氣,站在一旁的巴爾這時才注意到達特的一張臉蒼白的毫無血色,不由擔心的問道:

「你怎麼啦?」

達特搖搖頭,正要答話時,突然吐出一大口鮮血,巴爾一驚連忙上扶住達特,正要輸進真力幫達特療傷時,達特伸手按住巴爾的手,搖頭說道:

「別用真氣,我的經脈也受損了,強灌真氣只會壞事。」

「那怎麼辦?不能用回復魔法嗎?」

巴爾緊張的問道,達特搖搖頭一邊抹去嘴角的血跡,一邊苦笑,身上的傷勢嚴重到不輸敖科,幾條功力流轉的主要經脈全部受損,短時間根本無法運動起功力,自己的身體對魔法又具有抗性,現在在場的人裡面根本沒有能幫上他的人,再搖搖頭,達特慢慢的走向裝著【魔‧風】的劍匣,吃力的將劍匣背上後,一步步的慢慢走向比賽場的出口。。

「你想幹什麼?」

巴爾走過來扶住隨時會昏倒的達特問道,達特抬起變得完全蒼白的臉笑道:

「回家呀。」

巴爾一愣,又問道:

「你家在那裡?」

「郊區,大概離這三十分鐘的路吧。」

達特隨意的回答後,又慢慢的繼續走去,巴爾皺皺眉頭,突然一把抓住達特,背到背上,達特也無力掙紮了吧,趴在巴爾的背上問道:

「你要送我嗎?」

「反正我也擔心敖科,算是順便吧。告訴我怎麼走?」

巴爾笑笑的說道,正要起步時,卻被突然出現的一群人擋住去路。



午夜時分,躺在寢室內眼睛所能見到的都是一片的漆黑,不論是桌椅或是擺飾都是不同的黑色,巧妙的利用色澤的不同明暗度,使房間並不會因為漆黑的擺設而出現詭異的感覺。

「唬~~」

躺坐在黑紗大床上的男子,嘴裡發出著沈重的悶吼聲,緊緊注視著在正跪伏在他雙腿間,吞吐著他肉棒的女子。

雖然臉孔被細長烏亮的髮絲掩蓋住,但依然能依稀看出女子難見的絕色容顏,隨著她吞吐的動作,烏黑的長髮產生陣陣波浪狀的浮動,雪白柔細充滿彈性的屁股,像隻討主人歡心的小狗般左右搖擺著,刺激挑逗著男子。

「嗚——」

男子抬頭悶哼,雙手突然緊緊的抓住女子的頭,將肉棒整根塞進女子的小嘴內,噴出大量的濃精,女子並沒有因為男子粗魯的動作而有所抵抗,臉頰一漲一鼓的將射進嘴內的濃精全部吞嚥入腹,看不出有任何的困難或痛苦。

當男子將狂灑而出的濃精全數吞下後,女子才抬起頭發出滿足的嘆息,陶醉的向男子淫蕩的一笑,一手握住男子微微軟垂的肉棒,溫柔的上下套弄,另一手伸往男子的肉袋,輕重不一的按摩著。

「啊、、」

在女子熟練的刺激下,男子發出舒適的哼聲,而原本軟垂的肉棒出乎意料的再次漲挺回復雄風,看得女子滿意的一笑,在男子驚異的眼光中跨坐到男子身上,扶著肉棒對準自己早已濕淋淋的蜜穴,小心的插進。

「啊~~」

男子和女子同時發出滿足的呻吟後,女子扶著男子開始上下起伏,嘴裡不斷的發出浪蕩的叫聲。

「啊、、好、好棒、、、好哥哥、、用力、、用力呀、、啊、、、」

而在女子身下的男子,自從肉棒進入女子的蜜穴後,便已經分不出天南地北了,女子濕潤緊密的蜜穴,靈活巧妙的蠕動刺激著他的肉棒,從未感受到的快感,讓他完全的沈溺,本能的瘋狂挺動自己的肉棒。

「唔~啊!!」

沒過多久,男子出現第二次的發洩,滾燙的濃精猛烈的噴灑在女子的花心上,但大量發洩的肉棒,不但沒有軟垂的現象,反而更加堅挺的在女子蜜穴中抽送,男子驚恐的看向女子,只見女子依然是一臉淫靡的表情,嘴角帶著淺淺的微笑。

「好哥哥,夜還長的很,現在結束不嫌早嗎?」

一邊說著,女子一邊繼續的坐在男子的身上起伏著,沒幾分鐘便讓男子出現第三次的發射。

「饒、、饒了、、、哇啊!!」

男子驚恐的想要出手推開女子,但卻發現自己的四肢完全失去知覺,只能在又痛苦又舒爽的哀嚎聲中,斷斷續續的求饒著,同時再次的出現今晚第四次的發射。

二小時候,姬絲儷披著睡袍,放下躺在床上,一臉灰白翻著白眼的男子走出寢室,剛好看到一樣披著睡袍的若雅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還滿意吧?」

看到姬絲儷的若雅,微笑著問道,姬絲儷點點頭,坐到若雅的對面。

「還不錯,可惜持久力差了點。」

「我那邊也是,」若雅有點遺憾的嘆口氣,「本來以為血芝的團長、副團長會有什麼驚人的表現的,唉~~」

「不過還不差就是了,只是要控制住不把他們吸成人乾有點累而已。」

姬絲儷倒了杯酒,細細的品嚐,剛獲得男人的滋潤,讓她短時間內不用靠酒來壓抑體內那渴求淫樂歡愉及男人精元的血統天性,可以放鬆的慢慢品味美酒的香醇美味。

「總要對外面的人交差一下,吸成人乾的話證實身份就不容易了。」

若雅一臉滿足的回答道,與血統較偏向淫魔的姊姊不同,她並不會出現不小心將人吸乾的問題,在毫無顧忌下,若雅從血芝副團長的身上獲得了無比的滿足,若不是人已經開始在噴血而不是噴精,若雅還真想再來幾次,對於這點姬絲儷除了感覺無比羨慕外,也沒有其他的辦法。

「不過;妳選中的人選還真的不錯,在重傷下還能擊敗龍族的高手,難怪妳對他的信心十足。」

姬絲儷想起白天的那一戰,對於那把突然出現的【魔‧風】及持有的主人充滿了興趣,打定主意要在比賽結束後好好的研究一下這個不會魔法卻屢出奇招的達特及他的兵器。

「呵呵呵,我女兒的眼光可是獲得優良遺傳的。」

想到白天比賽的光景,若雅為自己女兒的眼光驕傲的笑道。

「那個龍族的事妳看那小子處理的來麼?」

把人家繼承人砍成重傷,處理不當的話,是很麻煩的。姬絲儷抱著看好戲的心態問道,若雅微笑著說道:

「慢慢看吧,搞不好他又會弄出什麼驚喜也不一定。」

點點頭,姬絲儷微笑著說道:

「不管怎樣,那位老爺子一定會對他感到滿意的。」

「再看看吧,總要保險一點較好。」

若雅嘴角帶著淺笑,眼中閃爍著算計的光芒,看著手中的酒杯。



布裏司首都北方,一座靠近邊境的小城鎮中,蕾茜正埋首於一堆又一堆的公文中,這些公文都是她所要處理的功課,雖然知道達特正在首都參加武鬥會,但在消息被若雅刻意的封鎖下,雷茜也沒辦法獲知詳細的情況。

不過她倒不是很擔心達特,雖然與達特相處十多年,但雷茜不得不承認,達特對她還是很神秘的存在,他就像是一個無底洞一般,永遠不知道他的底限在哪,唯一敢說對達特有說瞭解的,大概也只有一直在他身旁的艾兒而已,但瞭解多少,可能連艾兒自己也不清楚。

所以雖然心裡依然是有點擔心,但蕾茜確實不認為達特會被那場武鬥會難倒。

「呼~」

吐出一口氣,蕾茜方下手邊告一段落的工作,起身走向窗旁,看著窗外一片漆黑的夜色。

霞及莉莉絲是這次蕾茜出使邊境的監護人兼護衛,亞莉及拉娜兩人都順勢跟在自己母親的身旁,學習著家業,無法跟平時一樣,時時陪在蕾茜的身邊,讓蕾茜感覺到一絲的孤獨,但這也是她身為布理司王家繼承人所須承受的,但瞭解這點,並不代表蕾茜能夠心平氣和的接受。

「大哥、、、」

看著窗外的月光,蕾茜更加思念起遠在首都的達特,低嘆一口氣,蕾茜走進房間隔壁的臥室,來到臥室中那比人高的落地鏡前,看著鏡中的倒影,慢慢的脫掉上衣、解開長裙,直到鏡中的自己只穿著內褲後,蕾茜停下動作站在鏡前看著鏡中的倒影那露在衣外的雪白肌膚。

蕾茜慢慢的貼近鏡子,讓自己的身體與鏡中的倒影貼在一起,感受著鏡面的冰冷,蕾茜輕聲的呻吟著,突然親一下鏡中的倒影,接著後退幾步,帶著微笑優雅的慢慢脫下自己的內褲,讓自己的裸體毫無遮掩的瀑露在鏡前。

「大哥、、、」

將鏡中的倒影想成了心上人,蕾茜幻想自己正在心上人的面前,表現著自己的淫蕩,微紅著臉伸手握住自己小巧的雙乳,輕輕的柔動、捏弄著,嘴裡輕輕的發出銷魂的哼聲。

「啊、、」

隨著自己雙手加重的力道,蕾茜的呻吟聲音量也漸漸加大,雙腿也漸漸無力支撐情動的肉體,跪坐在地上。

「大哥、、、、」

一邊低聲的喊著,蕾茜雙腿大大分開,看著鏡中那清楚倒映出的蜜穴,一邊喘息一邊將手壓在正源源不斷的流著蜜汁的蜜穴上,熟練的分開挑出小巧的蒂蕾,用手指捏弄著。

「啊、、、啊啊、、、、」

「好、好棒、、哥哥、、用力、、、在用力點、、啊啊、、」

「要、、要、、要洩了、、、哥哥、、看那、、看看小茜那、、、」

分不清幻想與現實的蕾茜倒在鏡前雙手一同刺激著蜜穴及蒂蕾,與鏡中的倒影坐著相同的動作、浪蕩的喊叫、扭動,為寂靜的深夜添上一絲春意。

二十

趴在巴爾寬厚的背上,達特一臉無奈的承受著路上剛收耕的農人們那怪異的眼光,而造成這樣的原因就是在身後那群打離開比武場便一直跟在身後,混雜妖精、獸人、矮人、龍人的罕見隊伍。

龍人跟著他的理由達特還能理解,自家的繼承人就在人家的手上,不跟著他要跟著誰,但對另外四族跟著他的理由達特卻是完全摸不著頭緒,雖然有問過他們,但除了亨德有代表獸人做出回答外,其他人都是三緘其口,與達特有過幾次交情的德撤斯則是一副想講但不敢講的樣子,而矮人則是乾脆一個勁的瞪著他,就是不說話。

雖然達特是可以拒絕他們,但是自身的傷勢卻不宜拖太長的時間,在情勢所逼下,只能無奈的接受,畢竟;重傷到有生命危險的人是達特不是他們,誰有本錢耗根本就不言可明。

所以即使達特萬般不願,最後也只能趴在巴爾的背上帶著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回家,不幸中的大幸是參觀比賽的觀眾因為時間已晚大多回家或就近找餐館用餐,比武場設置的地方又有點偏僻,路上並沒有太多的行人,不然這種罕見的隊伍勢必會引起更大的騷動。

而想到獸人族跟著他的理由,達特就哭笑不得,獸人族跟著達特的原因,根據亨德的話就是。

「我們已經憋得受不了了,老弟你人不錯,應該不介意我們去你家附近窩幾天吧?」

亨德說完便是哈哈一陣大笑,達特也只能搖搖頭,讓獸人族跟著他一起回家。

「小子ㄟ,你家住的地方還不錯嘛。」

亨德在走出了首都後,稍微加快腳步走道達特及巴爾的身旁,看著四週一片茂密的森林,興奮的說道。

「謝謝誇獎。」

達特微笑的回答,除了少數幾個種族以外,大部分的種族在天性的影響下,喜愛森林更勝於都市,住在石窟木屋比豪宅大屋更舒適,這也是一般人類與他們之間一直相處不好的原因之一,他們無法理解那些種族為何有福不享,而那些種族也無法理會人類這種束縛自己的行為。

這幾天住在首都,雖然大會有為他們準備旅館,但住在那裡對他們來說無疑是一種折磨,知道這點的達特能對亨德的話有幾份瞭解,只不過;自己的住家附近突然多一群獸人族,希望那些耕田的老農不會被嚇到。

「前輩,你們真的打算住在這嗎?」

「沒錯,在城裡憋了那麼久,難受斃了,再住下去老子一夥人就通通去當標本算了。」

「可是你們王子殿下沒意見嗎?」

「殿下不是那麼小家子氣的人,再說我也事先跟他請示過了,沒有問題的啦。」

亨德一臉笑容的說著,達特轉頭看看身後,那名叫特德塔特的熊族人,在南海十三犬的包圍下慢慢的跟著隊伍走著,一臉嚴肅的表情加上高大魁梧的身材,即使沒有特意的展現,仍是讓人無法忽視的存在,但達特一眼注意到的卻是特德塔特身上的飾品。

那些飾品都是用來增強魔法力的,飾品本身帶有封魔之力,使用者先是用這些飾品來封印住自身的魔法力,再由使用者靠自身不斷催激魔法力衝破封鎖,達到增強的效果,但在配戴的期間,使用著本身也要冒魔法力削減的風險,算是一種速成但危險性較大的修練方式,所以雖然成效驚人,但並沒有多少人嘗試,而且一般的魔法師配戴個一、兩樣,大概就連基礎的火球都用不出來了,而特德塔特身上配戴的飾品卻有七件之多,如果他不是戴著好玩的,就是其本身的魔法修為,已經到了頗驚人的地步了。

打量了特德塔特一會,達特又將注意力移到妖精族的莉莉絲身上,這個妖精族的美女打從離開比武場後,不時出現神智恍惚的狀態,似乎是在思考著什麼,而讓達特特別注意的,是莉莉絲一直讓他有著面熟的感覺。

「怎麼啦?小子,傷還沒好就看上人家啦?」

背著達特的巴爾突然笑呵呵的低聲對達特說道,達特苦笑一下道:

「您誤會啦,我只是覺得那位妖精族的公主殿下有點面熟而已。」

「不要不好意思啦,年紀輕輕還扭扭捏捏的像什麼樣子?」

達特還沒來得及回話,巴爾已經搶先答道:

「年輕人面子薄嘛,不過話說回來,現在的年輕人跟咱們年輕的時候真的不一樣啦。」

「幹嘛,你已經不行啦?」

「呸呸呸,我可是號稱龍族第一棍,玩盡族中美女,我看你才不行了勒。」

「去你的,龍族那小貓兩、三隻的有什麼好驕傲的,老子我這獸族第一棒可是搞遍天下美女,跟我比;切—」

「笑話,我是質重於量,像你那樣就叫做種、呃、種虎。」

眼看著兩個不同種族的中年歐吉桑進行著不堪入耳的對話,無力躲避的達特除了整個人趴在巴爾的身上,裝作聽不懂兩個老不修的話語外,也只能暗自慶幸他們兩個的聲音沒有大到人盡皆知的地步。

雖然覺得丟臉,但達特露在外面的臉孔卻露出一絲笑容,顯然沒有太大的不悅,他很清楚巴爾現在只是強自的壓下因為擔心敖科的傷勢而緊張的情緒,避免自己因為急著趕路而讓達特的傷勢加重,而看來亨德大概也是看出這點才主動與巴爾聊天,這樣的作法確實也讓巴爾的心情放鬆不少。

一群人就這樣走了許久,周圍的路人也越來越稀少,路也越來越難走,最後只隱約剩下一條小路,勉強讓眾人行走,只是對這一群喜愛森林勝過都市的人種來說,反而感覺輕鬆自在。

「小子,你還真有眼光呀,住在這麼好的地方。」

亨德左右張望著四週,越看越中意這個森林,達特只是笑笑不說話。

再繼續行走一段路後,眼前豁然開朗,寬廣的天然空地上,一座古樸的大屋聳立在峭壁下,而幻十郎以及艾兒正站在屋子的大門前張望著,一看到巴爾等人,便匆忙的迎上,當看到達特身上的傷勢時,艾兒當場嚇得面色蒼白。

「少爺!」

看著面色蒼白的艾兒一臉緊張的檢視自己的傷口,達特悠閒的笑著安撫艾兒。

「我沒事,客人呢?」

「已經放進培養槽了,大概明天便能復原了。」

受到達特悠閒的笑容影響,艾兒慢慢的冷靜下來,在小心的檢查傷勢並沒有立即的危險後,艾兒立即回復平時的表現,回答達特的問題。

「那就好,有一些客人要暫時住在我們這,待會要麻煩妳帶他們去介紹一下環境。」

「我知道了,是這幾位嗎、、、」

艾兒一邊回答,一邊看看跟在達特身後的一群人,但話語卻在看到一個身影時頓住。

「艾兒?」

發現艾兒的異常,達特正要開口詢問時,原本跟在達特身後的妖精們卻突然一同向艾兒下跪行禮。

「參見大公主。」

而莉莉絲也突然撲出抱住艾兒,激動的喊道:

「姊姊!」

「莉、莉莉絲?」

艾兒不敢置信的看著懷中嬌小的人兒,雙手不自主的緊緊抱住,但又像突然想起什麼的放開莉莉絲,往後退了好幾步,躬身說道:

「見過殿下。」

「姊姊、、、」

面對艾兒有禮但生疏的態度,莉莉絲臉上閃過一絲黯然,上前扶起艾兒。

達特還來不及理解面前這突發的狀況時,又看到一直默默跟著他們的矮人族,正拿出一張畫像對著艾兒指指點點,像在討論什麼,當達特看著他們時,他們剛好終止了討論,由三名矮人帶頭走到艾兒的面前。

「幾位是?」

艾兒看著矮人們突然的舉動,疑惑的問道,或許是因為自身混血的關係吧,艾兒對於矮人並沒有太大的敵意,但身旁的莉莉絲等人卻警戒的看著矮人們,而矮人們在互相看了一眼後,除了為首一名較年輕的矮人外,其他人一同向艾兒跪地行禮,齊聲說道:

「見過公主殿下。」

而那名較年輕的矮人則是對著艾兒說道:

「皇姊妳好,我是妳弟弟,洛特克‧艾莫羅德。」

所有人;包含艾兒在內,都被這突來的變化弄得說不出話,在一片怪異的靜肅之後,只見艾兒困惑的問著洛特克。

「你、、你說,我、、我是你姊姊?」

「是的。」

洛特克興奮的回答道:

「父皇一直很期待見到您,請您跟我一起回去吧。」

「給我等一下!」

艾兒還沒有來得及回話,站在他旁邊的莉莉絲已經跳出來指著洛特克的鼻子叫道:

「為什麼姊姊要跟你回去,我們找姊姊好幾年了,姊姊要跟我們回去才對。」

「找得久了不起呀?我們也找了皇姊找好久呀。還有,不要欺負我們矮人矮,就隨便指我們鼻子。」

面對莉莉絲的怒火,洛特克理直氣壯的頂回去,只是在先天的不利條件下(身高只到莉莉絲的腰再高一點點),顯得有點氣勢不足。

「指你鼻子又怎樣,告訴你,姊姊要跟我們回去,才不會去見你那個又矮又醜又老的死老頭。」

嚴格講起來,莉莉絲的這幾句話已經算是侮辱到矮人王了,但矮人一方卻沒有對這點發出不滿。

「又矮又醜又老又怎樣,那個矮人不矮不老不醜的,要不是當年你老媽抱著皇姊一去不復返,也不會害得我們找皇姊找這麼久。」

洛特克不干示弱的回敬莉莉絲,只是不知為何沒針對死老頭這點做出回應。

「什麼叫一去不復返,名詞要用對,沒知識也要有常識,當年是我母后醒悟的快,才沒被你那死老頭繼續騙下去。」

兩人之間的對話似乎已經漸漸的牽扯到家族醜聞了,只是吵上癮的兩人似乎沒什麼自覺,連一旁想阻止他們繼續的家臣動作都沒看到,而被晾在一旁的龍、獸兩族倒是被對話內容搞得有點頭昏腦脹。亨德在看了老半天後才小心的說道:

「那個、、、現在,是什麼情形呀?」

巴爾一臉楞然的答道:

「呃~好像是妖精族的找到他們的公主,然後矮人族的出來說妖精族的的公主是他們的公主。所以妖精族的公主就是矮人族的公主,也就是說矮人族的公主又是妖精族的公主、、、」

「你在說什麼呀?」

不只是巴爾搞不清楚狀況,妖精族的人先是說艾兒是他們的公主,接著又有一群矮人突然說妖精族的公主是他們的公主,這種怪異的狀況,在場的人之中除了有點瞭解內情的達特以外,大概沒有人能夠理解,只是眼看兩人間的吵架內容已經漸漸牽扯到妖精族及矮人族建族以來那種陳年宿怨,加上艾兒那為難的表情,達特只能苦笑一下,試著將砲火轉移到自己這邊。

「艾兒。」

聽到達特的呼喚,多年來的習慣讓艾兒本能的回應。

「有什麼吩咐?少爺。」

艾兒話剛出口,便順利的將莉莉絲以及洛特克的爭吵停下,只是相對之下他們的怒火也轉移到達特的身上,面對兩雙充滿殺意的眼神,達特腦中飛快的閃過一個念頭。

麻煩大了!

TOP

xyz
av

笨小孩八卦交流站

GMT+8, 2014-11-1 05:11, Processed in 0.044694 second(s), 8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1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