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小孩八卦交流站

註冊 |登錄

笨小孩八卦交流站貼文情色小說 › 查看主題

4402

查看

0

回復
返回列表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go

航海王-娜美、羅賓-軍艦上的凌辱

樓主
發表於 2011-8-2 12:33 | 只看該作者 | 倒序看帖 | 打印
航海王-娜美、羅賓-軍艦上的凌辱航海王-娜美、羅賓-軍艦上的凌辱「唔嗯……這……這裡是哪裡啊……」娜美神情恍惚的說道
「嘿嘿!我的小美人,妳終於醒來啦?」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來,讓娜美瞬間被驚醒
「你……你是海軍!我怎麼會在軍艦上?」娜美一說完,便奮力的想逃走,但她發現,她的手已經被一條懸在天花板上的繩子給牢牢綁住,想逃也逃不了了…………
突然,娜美感覺到一隻大手摸上她的右大腿,大驚失色,但她雙手已經被綁住,無法反抗,只能緊緊閉著大腿,努力想躲開那隻鹹豬手。
想不到這時左邊也伸過來一隻手,娜美根本無從防範,左右兩個海兵像是事先說好一般,一起用力掰開她的雙腿,大力撫摸她柔嫩的大腿。
「不要……」娜美小聲的哀求,她不敢看旁邊兩個海兵,頭低低的,正好看見兩隻健壯的手在自己身上亂摸,急得眼框都紅了。
「媽的,大腿好滑,真好摸……」左邊的男人喘著粗氣,漸漸摸向腿根,「好久沒遇到這麼棒的貨了,今天要好好享受一頓……」
娜美被他淫穢的話語驚得雙腿打顫,這時候她後方冒出兩隻手,她還沒弄清是怎麼一回事,一對足有I-cup的美乳便被後面的海兵揉弄起來。
娜美害怕的搖頭,發出嗚咽的聲音,扭動著身體,卻讓海兵們更加興奮。
左右兩邊海兵的手來到她的腿根,用手指輕刮她內褲的邊緣,她雖然不情願,身體還是感覺到一股又癢又麻的感覺。後面的男人粗暴的大力揉捏她的玉乳,甚至解開她襯衫的鈕釦,推高她的胸罩,毫無阻隔的玩弄她的乳尖,或上或下或左或右的拉扯,力道不輕不重,恰到好處,讓娜美僵硬的身體開始變得柔軟,小嘴微張喘氣,掙扎的力道也小了很多。
這群有經驗的男人們知道時候到了,一左一右將她的腿往上拉,讓她雙腿大張成M字型,娜美沒辦法反抗,只能任由他們擺布。不知道接下來會受到怎樣的對待,娜美害怕的顫抖。
這時,第四個海兵來到娜美面前,在她害怕的眼神中蹲下來,伸手隔著內褲搔刮她的陰唇。
本來因為害怕而不敢動彈的娜美突然用力掙扎,將被四個男人強姦的可怕事實讓她想要掙脫,但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好貨色的海兵們是不會放手的,前面的海兵將臉埋入她的腿間,用力吸一口氣,聞她私處的芬芳。娜美的私處沒有太大的異味,反而有股淡淡的幽香,他忍不住伸出厚舌舔弄娜美的陰蒂。
「啊……」娜美一時沒有忍住,發出一絲呻吟,趕緊死死閉緊唇。海兵呼出的熱氣讓她的下處又麻又癢,內褲被他舔溼了,緊緊貼著娜美的陰部,刺激無比,她感覺到自己也有點溼了。
這時後面的男人放開她的雙乳,左右兩邊的海兵則一邊撫摸她的大腿,一邊湊上來吸吮她粉紅色的乳頭。剛才她的乳頭已經被玩弄的又硬又挺,兩個人貪婪的吸吮著,一股強大的快感從乳尖傳來,讓娜美幾乎忍不住呻吟出來。右邊的海兵含住她的乳頭,快速的用舌頭上下舔弄,左邊的海兵則是用舌頭在她的乳頭上打圈,她被舔得舒爽不已,儘管心裡不情願,身體已經開始向著男人了,她不再用力反抗,身體反而變的酥軟,渴望他更加情色的對待自己的一對巨乳。
「小騷貨,開始爽了是吧?」後面的男人說道,娜美搖搖頭,羞得滿臉通紅。「那妳怎麼抱著哥哥的頭不放呢?奶子被吸得很爽吧?下面的小浪穴也被舔得很爽吧?看妳這副賤樣子,一定巴不得趕快被男人上,妳放心,待會包准肏得妳爽上天。」
男人嘿嘿淫笑,娜美卻無力反駁,只能默默流淚,她也覺得自己太淫蕩了,明明是被強姦,身體居然還是感覺到快感。
下面的男人一開始只是輕輕舔她的陰蒂,現在也開始覺得不滿足,於是雙手用力一扯,就把娜美薄薄的小內褲給撕破了,這下子她的私處毫無遮蔽,男人重新埋進她腿間,舌尖在她的陰唇上滑動,拇指在她的陰蒂上按摩。
娜美的嬌軀被他激得用力弓起,隨後開始小幅度的緩緩扭動著,腳尖繃緊,幾乎承受不了這股快感。
「不……不要……不要……」娜美無助的求饒,換來的是男人更興奮的吸吮。
上面的巨乳和下面的陰戶都被男人又吸又舔,讓娜美一下子就棄械投降,完全失去反抗的力量,現在她只有口頭上說不要,身體卻誠實的享受男人的姦淫。
「小騷貨,哥哥現在就來幹妳好不好?幹到妳大聲喊爽,還爽到潮吹,好不好?」
「不要……拜託……」娜美恐懼的搖頭,她知道自己很有可能受不了他高超的技巧,現在他都還沒有插入,娜美已經無法控制自己,如果真的被海兵們輪姦,她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
「那就求我們吧。」
「求求你們……放過我吧……啊……不要再舔了……」她一邊哀求,希望男人會良心發現,停下獸行,一邊拱起腰,把陰戶湊向下面男人的臉,方便他的吸吮。
「哈哈,賤貨,什麼不要再舔,應該是多舔一些吧?這淫娃真欠幹,等等一定要幹死她。」
娜美無力的搖頭,因為被男人說中心聲,羞愧的想死。
男人的舌頭伸進她的嫩穴,淺淺的戳刺,大量的淫水湧出,甚至發出了淫穢的水聲,「啊……啊……」娜美因為過多的快感,腳趾都縮起來,小聲的吟叫,連拒絕的話都說不出來。
「看她爽成這樣,兄弟們,現在就來肏她吧,看這淫娃被強姦還喊爽。」
「不要……拜託……」剛才男人不是要她求饒嗎?只要她求饒,他們就會放過她嗎?「求求你們……饒了我……」
不過她猜錯了,男人怎麼可能放過她。
「嘿嘿!難得抓到像妳這樣極品的女人,我們怎麼可能錯過呢?不想被幹到昏倒的話,就說點好聽的,說不定我們可以考慮溫柔點,不然的話……」男人淫邪的笑著。
娜美絕望了,不管怎麼樣,這幾個海兵今天是不會饒過她的,她注定是要被群姦了……
雙乳被吸得越來越腫,嫩穴也被插進兩根手指,陰蒂被不停揉搓,再不快點停下來,娜美真的就要潮吹了
「你們看!這小淫娃的嫩屄水越流越多了!她一定是很想被幹!嘿嘿!」海兵淫邪的說著
「……」娜美咬住下唇,努力不發出呻吟。
海兵們又繼續玩弄娜美十幾分鐘,這段期間,娜美不知已經高潮了幾次,然後,男人們終於滿意了,拉起全身虛軟無力的娜美,把她帶到一張桌子前。
桌子前有一面大鏡子,從鏡子中,娜美可以看見自己被海兵們玩弄後的美麗胴體,海兵們淫笑著包圍住娜美,準備好好的大幹一場。原本後面那個男人──其他人稱乎他少將大人,粗魯的將娜美拖到桌子前,讓她用雙手撐在桌上,掀起她的短裙,用力拍她赤裸的白嫩圓臀,「小騷貨,還不快把屁股翹起來,讓哥哥肏妳。」
他淫穢的說詞讓娜美難以忍受,又不敢不從,只能乖乖的翹起柔嫩的美臀,露出濕漉漉的陰部。
「幹,流那麼多淫水,真是欠肏。」少將解開褲頭,粗大的陰莖彈了出來,在娜美的翹臀上摩擦著。娜美轉頭一看,被他驚人的尺寸嚇壞了,要真被他插進來,一定會痛死。
「不要……」
少將看到娜美驚懼的眼神,知道是自己的大雞巴嚇到她,一臉得意,「乖,被哥哥的雞巴幹過以後,妳就捨不得放了。」
他用陰莖在娜美的陰唇上滑動,兩手罩住她豐滿的乳房,盡情揉捏,挑逗娜美的神經。
娜美剛才已經被海兵們玩弄得情動,又達到好幾次高潮,現在只稍微被挑逗一下,全身就敏感不已,下體不斷流出淫水,渴望男人的侵犯。
「再說一次,想不想被幹?」
事到如今,不讓他們玩到爽,他們是不會放手的,還不如盡快滿足他們,娜美心一橫,決定拋棄自己的自尊,「想……想被幹……」
「想被什麼幹?」
「……淫蕩的小嫩穴......想被哥哥的大雞巴幹......」
她才剛說完,少將已經掰開她的臀肉,對準她粉紅色的嫩穴,狠狠的插進去,一口氣插進去一半。


航海王-娜美、羅賓-軍艦上的凌辱2
「啊……啊……啊……」娜美大叫起來,感覺到一絲疼痛,但更多的是被充滿的快樂,天啊!這個人的陰莖好大,把她的嫩穴都撐滿了。
少將輕輕抽出一點,感覺到娜美緊實的嫩穴包裹住他的雞巴,接著又往內插的更深,將陰莖連根沒入。
「啊……啊……太深了……拔出來……」娜美淫叫著,情不自禁的扭著腰。
少將的雞巴又粗又長,輕易的頂到娜美的花心,娜美忍不住緊緊縮著嫩穴,舒服的渾身顫抖。
知道娜美身體敏感,少將不緊不慢的抽插,享受她極致的緊緻的浪穴,每次都頂到娜美的花心,頂得她不斷淫叫,「啊……啊……頂到了……頂到了……」
「頂到什麼?」
知道少將愛聽淫聲浪語,已經被肏得舒爽不已的娜美拋棄矜持,大聲浪叫,「頂到最裡面了……頂到最爽的地方……好爽……啊……不行了……我要去了……啊啊啊……」
娜美一邊叫著,一邊放蕩的扭動身體,配合男人幹自己的韻律,只為得到最大的快感,「爽死了……啊……要高潮了……啊……啊啊啊……」她高喊,昂起頭,迎來了幾乎讓她滅頂的絕妙高潮,「啊……啊……啊……不行了……」
隨著娜美的高潮,柔軟的嫩穴開始用力收縮,像貪婪的小嘴用力吸吮少將的雞巴,她感覺到身體深處流出液體,不知為什麼,腦子暈乎乎的。
她沒有餘力去為自己被強姦還潮吹感到羞恥,因為這種絕頂的高潮是她不曾經歷過的,這高潮時間比以前都還要長,也許是因為少將還持續在磨她的花心,磨得她欲仙欲死,「啊……啊……好爽……爽死了……」娜美爽得流出眼淚,這回不是害怕也不是屈辱,而是因為快感超出她能負荷的程度,眼淚自然就流下來了。
「好爽……啊……啊……」在綿長的高潮餘韻中,少將繼續幹她,而且越插越起勁,剛才只是用普通速度抽插,現在則用驚人的高速在她體內戳刺,似乎是被她高潮時的痙攣收縮給刺激到了,握住她的纖腰猛力狂幹,每一下都幹到最深處,力道大的幾乎要把娜美幹上桌子去。
才剛經歷過高潮的娜美哪裡受得住,只能可憐的哀叫著,被幹的奶子直晃,白嫩的乳波刺激著色狼們,其他三個人自己打手槍,巴不得盡快上了這淫蕩的尤物。
「啊……要死了……好哥哥……幹死我了……慢點啊……」娜美被少將肏得死去活來,完全失去了羞恥心,成為臣服於男人雞巴之下的淫獸。她看到鏡子裡頭自己白嫩的身體被男人狂幹,奶子上下晃動的模樣,竟不覺得羞恥,反而更加興奮,因為被男人強姦的快感而瘋狂了,就連自己的粉嫩臀部被撞的趴趴作響的聲音,也讓她興奮不已。
「啊……爽死我了……哥哥好會幹……妹妹要被幹死了……啊……啊……肏我……肏死我吧……」
少將插了好幾百下以後,感覺到自己也快高潮了,更奮力的抽插,這時娜美已經爽得不知自己是誰了,途中又高潮了一次,一隻手還套弄著另一個海兵的雞巴,嘴裡喊著清醒時絕對會羞的一頭撞死的淫話。
「啊……啊……啊……幹死我吧……娜美要升天了……啊……」
「我肏死妳這賤貨,肏死妳。」少將喘著氣,勇猛的狂插,娜美的粉穴淫水氾濫,每次被插入抽出都四處飛濺,甚至沿著大腿流下來。
被娜美淫蕩的浪穴緊緊吸吮,少將又狠幹了幾下,然後用力頂到深處,抵著娜美的花心,達到高潮,一股股精液直衝她的子宮。

「啊……啊……好燙……燙死我了……」娜美哀叫著,想扭動身體,卻被少將緊緊抱住,只能任由男人濃濃的精液澆灌在自己體內,「不行……要洩了……啊……妹妹被哥哥的精液……弄得洩了……」
少將的精液量多,燙得娜美幾乎要爽死,也跟著洩了,她的淫穴容不下那麼多精液和淫水,從兩人相連的地方流出了更多液體,那景象說有多淫穢就有多淫穢。
「哈啊……哈啊……」娜美失神的喘著氣,腦子一片空白,下體不斷抽搐,又酸又麻,經歷了天堂和地獄,彷彿就要死去了。
她本來在幫男人手淫的手停了下來,少將抽出陰莖後,海兵迫不及待的來到少將原本的位置,噗的一聲將雞巴插進了娜美的嫩穴中。
「啊……不行……」已經高潮好幾次的娜美受不了的求饒,被玩了這麼久,還沒有休息過,她的身體已經吃不消了,但是海兵們並不放過她。
就這樣,娜美被四個男人輪流姦淫,被迫一次又一次高潮,最後爽到暈了過去…………
過了十幾分鐘,娜美慢慢的醒了過來,她發現自己躺在一張沙發上,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扒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件經過修剪的連身泳裝,泳裝只能恰好遮住乳頭和下體,這樣的穿著,可說是比全身赤裸還要淫蕩…………
「喲!我的小美人終於醒啦!快!快看看妳眼前這美妙的景象………」娜美聽到少將在她身旁說著,便慢慢抬起頭來…………
誰知道娜美才剛看了一眼,她就差點尖叫起來,她看到的不是別的景象,而是羅賓正在被四個海兵猛力肏幹的淫亂景象。(P.S.這時羅賓的手臂上已經被掛上海樓石手銬了)
「啊………啊………啊………不行了…………要死了…………」羅賓全身赤裸,前後各站著一個海兵,前面的海兵把她的小嘴當作淫穴一樣猛插,後面的海兵抬起她的右腿幹她。羅賓身上被噴了不少精液,看起來十分淫亂,嘴裡胡亂呻吟著,大概自己也不知道在喊些什麼了。「好爽…………好爽…………啊………啊………」

娜美看著羅賓被凌辱的樣子,立刻忍不住想站起來,卻被少將硬壓回原位,「怎麼不看?很精采啊,妳看,她的小騷穴緊緊夾著老二,嘿嘿,老實說,剛剛我們四個人幹她也幹的很爽呢!看來,妳們兩個都是一樣淫蕩,一樣欠幹!哈哈!」少將摸著她的大腿淫笑。
  
娜美含著眼淚搖頭,羞憤交加,推著他的手不想讓他碰。
  
羅賓的淫叫突然大聲起來,顯然又被推上了一次高潮,「啊………啊………啊………」
  
「小騷貨,爽不爽?」
  
「爽死了……啊……啊……爽死了……哥哥……」羅賓緊緊攀著男人的肩膀,看起來已經爽得不行了。
  
娜美不願看如此不堪入目的景象,捂著耳朵閉上眼,卻還是阻擋不了羅賓高昂的淫叫聲傳進耳裡。
  
剛剛她也是這樣被男人們玩弄,好幾個小時沒有停頓的一直被強姦,他們享用她柔軟的肉體,得意的淫笑…………
  
「就算妳不承認也沒用,剛剛妳被我們幹的多爽,還一直求我們操妳,真是淫蕩到不行。」少將拉開她的手,故意在她耳邊吹氣,一個字一個字的說。
  
「不要.......不要再說了.......」娜美輕聲啜泣著。
  
「妳看,妳的同伴喊的多開心啊,還說自己喜歡被強姦,叫我們不要停呢!」
  
「嗚……嗚……」
  
這時,羅賓淫賤的扭著腰呻吟:「不要停啊……好哥哥……求你繼續幹我……啊……啊……啊……好大!哥哥的大雞巴……插進來了……啊……啊……」

航海王-娜美、羅賓-軍艦上的凌辱3
「哈哈!少將大人!這騷貨真的有夠淫蕩的!騷穴有緊又會吸,我看,不要把她交給本部了,直接把她留在軍艦上,給所有弟兄當精液便斗好了!哈哈!」
  
「哼哼!這主意不錯!不過,她們兩個這樣的極品還是留給我們幾個用就好了!這也是軍官的福利嘛!哈哈!」少將扳過娜美的頭,強迫她看羅賓被姦淫到狂亂不已的樣子,說:「給我仔細的看,要是敢閉上眼睛,等一下就把妳們兩個帶到外面去讓全軍艦的人肏,讓妳們兩個被強姦到昏倒為止。」
  
娜美不知道他說的是不是真的,但她不敢違抗,只能忍辱看著,好幾次想別過頭,都因為少將的警告而不敢。
  
「啊……嗯……啊……啊……」
這時,羅賓已經換了姿勢被海兵肏幹,羅賓的大腿跨在海兵的雙腿兩側,恥丘下方深紅色的大陰脣被肉棒撐開,浮起青筋的陰莖正不停地進出羅賓的淫屄…………
「啊……啊……哥哥……的雞巴……好厲害喔……把人家幹的……好爽、好舒服啊……啊……啊……騷穴、騷穴裡面……都是熱呼呼……的棒子……啊啊……人家好滿足呢~ ~」
羅賓的雙手向後被海兵緊緊抓住,羅賓的嬌軀順勢向前傾,在海兵的催促下,羅賓賣力的上下搖擺自己的騷臀,I-cup的大奶子也劇烈的上下搖晃………………
滿足地吃下肉棒的羅賓,現在看來淫蕩不已!性交的快感讓羅賓爽到雙目緊閉,鮮紅的雙唇大開,淫浪的叫聲毫不顧忌的喊出!俏麗的黑髮四處飄散,下巴上的嘴角也微微上揚,羅賓這被淫賤的神情,足以勾起男人發狂的猛幹這淫蕩的大奶妹!
之後,海兵要羅賓先站起來,接著,他扶著羅賓的柳腰往後一拉,羅賓的身體也跟著變成ㄑ字狀,海兵把他的肉棒一頂,很快的又插入羅賓的嫩穴裡
羅賓馬上呻吟叫著:「啊……啊……小穴……小穴好舒服……哥哥……的雞巴……插的好深啊……」
海兵笑了笑,接著問羅賓說:「呵呵~我說漂亮的大奶妹啊,想不想要哥哥射精在妳的體內啊?」
羅賓淫媚的叫說:「啊……啊……啊……沒問題……請哥哥們……盡情的……射在羅賓的裡面~ ~」
海兵淫笑說:「嘿嘿~這女人果真是個淫蕩的賤貨!弟兄們!今天我們可以盡情的內射囉!」
「啊……啊……對、對……請哥哥們……用精液填滿……羅賓下面的洞吧~ ~」
這時,在一旁的海兵把羅賓的頭壓低,要她用嘴巴幫他口交。羅賓也淫蕩的把他的肉棒含在嘴裡,賣力地吸吮起來
滋~滋~滋~滋~滋~滋~滋~滋~
啪滋~啪滋~啪滋~啪滋~啪滋~啪滋~啪滋~啪滋~
整個船艙都是羅賓被幹的肉體聲,海兵緊抓著羅賓的腰部,奮力的狂幹羅賓的肉穴,嘴裡還不時低吼
過了不久,海兵又更用力的擺動他的腰,每一下都把羅賓撞的屁股大響!在悶熱的船艙裡,羅賓被肏的直冒汗!幫另一個海兵口交的嘴巴也合不太起來,不時發出淫浪的叫聲!
「啊……啊……好厲害的雞巴……頂的好深、好深……爽死人家了……啊……啊……身體要融化了……好像要升天了……啊……啊……」
等海兵衝刺了百來下,隨即大吼一聲:「哦……要射了……要射了啊……」
海兵奮力搖了幾下,最後停了下來,接著才緩緩拔出他的肉棒,黏稠的精液混著淫水,牽絲在他的龜頭到羅賓的陰戶,而羅賓似乎也被幹到高潮,雙腿不停微微發抖……

然後,被羅賓口交的海兵馬上從羅賓的嘴裡拔出老二,羅賓的嘴角滿是剛剛淫叫流出的口水,爽到無力的眼神,茫然的看著其他人。
「好啦~換老子幹啦~屁股還不轉過來~」他命令羅賓說。
「好~好~人家好期待……哥哥的大雞巴……」
羅賓馬上把手撐在桌角,肥美的屁股高高的翹起!
海兵看著羅賓高高翹起的美臀,就建議說要同時幹她的騷穴和肛門,而羅賓早已被玩弄得神智不清,無法反抗…………
「嘿嘿!讓我先來開發一下妳這淫蕩的美臀…………」
然後,海兵跪在羅賓的屁股後,一手撐住她左側屁股,一手握著陰莖根部,將龜頭抵住羅賓的肛門入口,緩緩的將陰莖硬塞了進去,羅賓發出不適的悶哼聲,裸露的身軀也跟著微微顫抖!
「唔~這騷貨的屁眼好緊啊!光是插進去感覺就快射了!」海兵忍不住說著
然後,海兵扶著羅賓的腰,慢慢的滑動肉棒,尚未完全放鬆的羅賓,仍不斷發出悶哼聲。被抽插了數分鐘後,羅賓痛苦的呻吟漸漸變成愉悅的淫叫
「唔唔……好奇怪的感覺……想要便便……又好舒服……嗯……嗯……嗯……哥哥的大雞巴……好神奇啊……捅屁屁都可以……搞的人家好爽……」
羅賓終於開始放鬆享受,她的後庭花也變的更加容易抽插,海兵盡情的抽插了近百下,抓起羅賓的雙肩,屁股也盡情的搖擺起來!他的肉棒姿意的在羅賓的肛門內衝刺!同時羅賓也被幹的淫聲連連!胸前淫賤的大奶子也上下甩個不停!
「啊……啊……哥哥的肉棒……塞的屁股……好……好爽……啊……啊……人家的屁屁……現在好舒服……好爽喔……啊……啊……屁屁被幹……被幹的好爽啊…………」
等海兵持續幹了數分鐘,才心滿意足的對羅賓說:「嘿嘿~看來妳的肛門也被幹的差不多了,那我們可以來一起幹妳的騷穴和肛門,等等就讓妳爽的飛上天去!」
海兵說完,便把老二拔出,接著自己躺在地板上,並要羅賓趴在他身上,這時,另一個海兵從羅賓的背後把肉棒插入她的肛門,前面的海兵也同時把肉棒插入羅賓的嫩穴裡
  
「啊……啊……啊……兩根大肉棒……同時插入小穴和屁股了……啊……啊……啊……啊……好美妙的感覺喔~ ~」
羅賓的屁股一下就吃進了兩個人的陽具,雙倍的填充感,足夠讓羅賓爽到翻…………
「嘿嘿~妳可要抓緊了啊~我怕妳等一下會爽到失神啊!兄弟,我們就一起合力狠狠地幹死這條母狗吧!」後面的海兵扶著羅賓的腰,表情猥褻的笑說
他一說完,馬上就擺動他的肉棒,猛力抽插羅賓的肛門,躺在地上的海兵也奮力擺動他的腰,雙手各抓住一個羅賓的大奶子,粗大的肉棒也猛烈的幹著羅賓,前後兩個洞被這樣同時猛幹,讓羅賓不住的浪叫…………
「啊……啊……啊……大雞巴……兩根大雞巴……都動起來了……小穴跟屁股……都被塞的……好滿好滿啊……啊……啊……啊……屁股、屁股要融化了啊……小母狗……現在真的……好爽好爽喔……哥哥們……再大力一點……把小母狗……幹到升天吧!」
船艙內全是羅賓淫浪無比的淫叫聲,兩名海兵非常有默契的前進後出、前出後進的猛幹羅賓!而還沒享受到羅賓肉體的另一個海兵也抓住羅賓的頭,命令羅賓幫他口交。抽插還沒百下,羅賓就已經爽到高潮,大量的淫水沿著雪白的屁股流出…………
「啊……啊……啊……小母狗……小母狗……高潮了……高潮了啊……啊……身體、身體一下子……就變的好熱、好熱啊……啊……小母狗……最喜歡被……哥哥們幹了……哥哥們的……大雞巴……幹的小母狗……好爽……好爽……好爽啊……啊……啊……」
看到羅賓被幹的狂叫,幹著羅賓肛門的海兵也大聲叫說:「我操!妳這賤女人!居然可以淫蕩這種地步!看我怎麼幹死妳這條母狗!」
他似乎被羅賓淫蕩的模樣給激怒了,奮力的猛烈撞擊羅賓的屁股!也不管他現在幹的是羅賓的肛門,瘋狂激烈的抽插著!
一陣猛幹後,羅賓已經被抽插了近千下,高昂的浪叫慢慢變成哀求,不間斷的高潮讓羅賓爽到滿身香汗,地板上滿是羅賓的淫水和汗水!羅賓的雙手與雙腿也開始顫抖…………
「嗚……嗚……嗚……不行了……不行了啦……小母狗……高潮到快死掉了……啊……啊……啊……屁股要裂開了……哥哥們……快射出來啊……不然……屁股真的會壞掉啦……嗚……嗚……嗚……求求哥哥……放過小母狗啊……小母狗快死掉了啦…………」
羅賓已經被幹到翻白眼,嘴角也流出口水,並咬緊牙根強忍,海兵們加快抽插的速度,躺在地上的海兵大吼一聲,大量的精液全噴入羅賓的體內,同時間,羅賓也支撐不了,猛烈的潮吹了出來!
另外兩個海兵也都低吼一聲,爽到射精了!接著,他們三人慢慢拔出肉棒,羅賓身子一軟,就癱倒在海兵的身上…………
這時,他們四人仍不放過羅賓,一直不斷的蹂躪她,羅賓被迫同時服侍他們四人的肉棒。小穴和肛門都被海兵的肉棒給塞滿,另外兩個人也一邊摸著羅賓的巨乳,一邊要羅賓幫他們手淫和口交…………
聽著羅賓不知羞恥的呻吟聲,娜美悲哀的發現自己的下體又開始溼了,而且不像稍早時只是一點點,她的淫水已經開始氾濫,連乳尖也挺立了起來,有種不滿足的感覺。看著羅賓的乳房被男人又吸又舔,她的乳頭變的更堅硬,還回想起剛剛被男人吸吮時的快感………她搖搖頭,告訴自己只是錯覺,渾然不知自己小臉紅撲撲的,眼神迷離,暗含春色的神情被四個男人看在眼裡。
  
海兵們看她的眼神越來越淫邪。他們才剛輪姦過的美麗女孩正一邊看著自己的同伴被強姦,一邊發情,是個男人都受不了這種刺激!
  
但是他們已經決定要稍微慢一點,從現在起,他們要慢慢調教她,讓她徹底變成他們的玩物,所以即使他們都巴不得立刻拉開她的腿狠狠的肏,還是忍了下來,只摸摸她的大腿,把步調放慢。
  
一開始娜美還不情願的讓少將和海兵摸她粉嫩的大腿,雙腿緊緊併攏,漸漸的,她開始放鬆,雙腿回復到正常的姿勢,微微張開。兩人心中暗喜,狼爪每次來回撫摸都摸得更裡面,又摸又捏的。娜美敏感的身體受到這樣不輕不重的刺激,下意識的縮緊最秘密的穴口,偶爾放鬆,刺激感就更加強烈,她開始扭捏起來,大腿不安分的動著,整個人也軟下來,靠在沙發椅背上,微微喘息。
乳尖已經腫脹的受不了,她幾乎忍不住自己伸手揉捏乳房,但硬是忍了下來,她閉上眼睛,排斥感漸漸減弱。她理智仍清醒,自己也知道身體的變化不妙,不過本來她就是注定要讓人玩弄…………
    
來到她面前的另一個海兵把嘴湊近娜美的小穴,淫笑著說:「嘿嘿!淫水已經流這多啦?讓我來好好疼愛妳一下!」說完,他抓住娜美豐滿的玉乳,大力揉捏。
  
「唔嗯……」娜美悶哼一聲,臉更紅了,終於,胸部終於得到一點解放了。可是還不夠,乳頭只是被手壓住,受到的撫慰不夠…………
  
「奶子被玩的很爽吧,小騷貨。不過我看妳好像還不滿足的樣子,想要哥哥怎麼做啊?」海兵故意避開她的乳尖,不給她最想要的撫觸。他知道娜美的奶頭一定已經脹的發痛,在薄布下昂然挺立,光是看著那淫蕩的畫面就讓他硬得不行。
  
娜美不肯說,忍耐著不上不下的刺激,這種感覺比還沒被揉弄的時候更難受!
  
「不說?那就算了。」出乎她意料之外,海兵爽快的放手,留下她不滿足的皺眉喘氣。
  
好想被摸…………
  
海兵轉移陣地,隔著薄布在她的陰蒂上輕輕搔刮。
  
「啊……不要摸那裡………」娜美的身體彈了一下,努力想併攏雙腿,卻被少將和海兵拉開。
  
海兵不間斷的輕刮她的陰蒂,臉湊在她腿間,輕輕呵氣,娜美本來就已經濕潤不堪的下體立刻如春江氾濫,嫩穴情不自禁的收縮著。
  
「啊……啊……啊……啊……」娜美本想捂住自己的嘴,卻被沙發後的另一個海兵將她的雙手拉到頭頂,呻吟便無法阻擋的自她粉嫩的唇間流洩。「不……不要摸……」
  
海兵滿意的看著她痛苦扭動身軀的模樣,繼續用讓人發瘋的輕柔力道玩弄娜美已經向男人投降的小果粒…………
  
娜美連搖頭否認的力氣都沒有,腰臀不由自主的擺動,模仿著性交的動作,上身弓起,加上雙手被往上拉,豐滿的胸部以誘惑的姿態挺在男人面前,彷彿無言的說著:摸我吧!
  
他們都知道娜美此刻巴不得被男人吸舔自己的胸部,只是因為矜持和自尊才不吭聲。坐在她右邊的海兵故意緩慢的撫摸娜美身上的薄布,偶爾「不經意」的輕碰到她的乳尖,引起她急促的低喘。
  
白色的薄布只是恰好擋在娜美的乳頭前,汗水早已濕透了薄布,使得娜美粉嫩的乳頭若隱若現,襯的她的一雙玉乳更加白皙誘人。
  
海兵將她身上的薄布往旁拉開,薄布狠狠擦過娜美敏感腫脹的乳頭,她叫出聲,難耐的皺起眉頭,嘴唇微張,神情飢渴。
  
「已經完全硬了嘛,是不想很想哥哥幫妳吸啊?」
  
「沒有………我沒有………」娜美口是心非的說著,隨著海兵刮她陰蒂的動作上下起伏,另一個海兵看準這點,故意把臉湊到娜美的右胸旁,每當她往上挺的時候,乳頭就會碰到他的嘴唇。
  
娜美見他這樣逗自己,羞得滿臉通紅,努力忍著不動上半身,但是在她下面的海兵實在弄得她太舒服了,在他一次特別用力的按壓陰蒂的時候,娜美猛地大幅度挺身,乳頭都會正好碰到上面的海兵伸出來的舌尖。
  
「啊………啊………」娜美忍不住叫出來,敏感的乳尖被舔到的感覺太舒服,她再也無法忍耐,再次隨著海兵的動作晃動身體,讓他一下一下的舔她。要不了多久,娜美食髓知味的越動越快,讓海兵更頻繁的舔到她,「哦………啊………啊………嗯………不要………」
  
她嘴裡喊著不要,嫩穴卻流出大量的淫水,把薄布都弄濕了,還用力挺著胸部,想讓男人吸舔。
  
拉住她的手的海兵見狀,邪惡的放開她的雙手,娜美立刻抱住海兵的頭,把他拉向自己的美乳,「啊………啊………」
  
海兵卻不張嘴,任她拉著自己往她柔軟的胸部湊,卻不採取行動,急得她快哭出來。
  
娜美看到他帶笑的眼神,明擺著是故意不滿足自己,娜美已經知道他們的作風。不親口要求他們,自己是不會好過的。
  
她羞恥的咬著唇,最終還是忍不住,「舔我………拜託………你………舔我………」
  
海兵如她所願的舔了一下,讓她爽得顫抖,但就只舔一下。
  
難道是說的還不夠?娜美已經快被逼瘋了,海兵在她身下的動作又越來越挑逗,不只是搔刮她的陰蒂,還用另一隻手按摩她的陰唇,偶爾輕輕戳刺不斷流出水的穴口,隨著下面帶來的快感升高,她胸前兩點就更疼痛,她顧不得尊嚴,抽泣著淫叫:「好哥哥………請舔我………吸我………小騷貨的乳頭好癢………想被用力吸………」
  
海兵終於滿意了,不客氣的張嘴含住她粉紅色的乳尖,用力吸吮。
  
「啊………啊………啊………」快感直衝腦門,娜美尖叫起來,更死命的按著海兵的頭,「吸我………吸我………」左邊乳房的空虛讓她主動尋求其他人的愛撫,「好哥哥………求你………」她一手拉過少將,兩個男人在她胸前大肆吮吸,像要吸出奶一樣,「啊………好爽………啊………好舒服啊………」她用力仰起脖子,兩手按著男人的頭,腿間的溼意甚至染到沙發上,「要去了………我要去了………啊………啊………」
  
本來就已經被玩弄得舒爽不已的娜美,在兩個男人的吸吮下,不到幾十秒鐘的時間就投降了,下面的海兵看準時機,拉開早已被娜美的淫水給濕透了的薄布,兩根手指插入嫩穴,加上持續按摩她的陰蒂,娜美噴出大量的淫水,大聲浪叫著達到高潮。
  
「不行了………啊………啊………要死了………」這次的潮吹又強烈又持久,在娜美達到極頂的時候,男人們對她的刺激始終沒有停,拉長了她的潮吹的時間,逼的她又哭又叫,「我要死了………不要了………啊………啊………」
  
淫水還在流,不只流得海兵滿手都是,連沙發都溼了一大片。「啊………啊………要死了………不行啊………啊………啊………」
  
娜美的大腿不時抽搐一下,看的出來真的快被折磨死,男人們更加用力吸她的奶頭,或者用牙齒咬住乳尖輕扯,下面的海兵則是快速的舔著她的陰唇,同時用大拇指指甲反覆摳她的陰蒂。
  
「饒了我吧………啊………啊………不要啊………要死了………」娜美抽搐的力道不減反增,還沒真正被幹,已經耗去了大半的體力,胡亂叫著,爽得兩眼翻白。
  
「都還沒肏妳,竟然就爽得要死了,等等豈不真要被肏上天堂了。」少將淫笑著說道。
  
娜美腦子一片空白,只覺得全身最敏感的三個點都又酸又麻,到了無法忍受的地步,只好藉由淫叫的方式發洩,但是叫著叫著,反而有種越叫越爽的感覺,竟巴不得死了算了。
  
「好爽………爽死了……好哥哥……妹妹不行了…………」娜美越叫越小聲,力氣漸失,最後終於癱軟下來。
  
等到高潮漸漸褪去,還處在餘韻中的娜美終於恢復一點思考能力,心裡暗叫不妙,才第一次高潮就這樣激烈,之後她該怎麼辦?
  
待她稍微平復後,身前的海兵直接跪上沙發,讓娜美雙腿大張的坐在他大腿上。娜美的下體早已溼透,海兵直接對準位置便把自己的大肉棒捅進她那又緊又熱的淫穴裡。
「爽!夾得真緊!」海兵爽得閉起眼睛,享受被彈性極佳的陰道包裹住的快感,緩緩的抽插。
「嗯……啊……」剛高潮完不久的娜美已經放棄所有的抵抗,乖乖讓海兵把雞巴插進自己的嫩穴中。他緩慢的進出,正好適合剛劇烈高潮過的娜美,帶給她適度的快感,卻不至操之過急。
  
海兵看著眼前白嫩的巨乳被自己幹的一晃一晃,忍不住雙手罩住,抓著她的大奶子畫圓,「小騷貨,被幹得爽不爽?」
  
「爽……好爽……啊……」被海兵的雞巴一下一下頂著花心,娜美又開始感到舒服了,下腹再次酸麻起來,配合的搖起臀。「娜美……被哥哥……幹得……好爽……啊……啊……」
  
這四人的陰莖尺寸都不小,娜美被他一插,體內被撐得滿滿的,想逃也無處可逃,被插個幾下,腿就軟了,只能無力的隨著男人的動作晃動。
  
「啊……啊……不要了……嗚……」娜美欲迎還拒,被海兵吻住小嘴,一陣舌吻過後,嘴邊流下一絲唾液,看起來格外淫亂。「哥哥……不行了……啊……啊……啊……」
  
海兵堅硬的肉棒被娜美的嫩肉緊緊夾住,甚至像吸盤一樣收緊,再也無法耐著性子慢慢來,開始加快速度,反覆進出。
  
「啊……啊……太……啊……太快了……啊……啊……」娜美不停淫叫,眼前已經看不清楚,近在咫尺的海兵的臉也一片模糊,只剩下越來越多的快感,「好快……啊……啊……還……還要……啊……」她的腰以淫蕩的姿態擺動,讓海兵每次的插入都更加深入,狠狠的頂到她的花心,嫩穴就越縮越緊,夾得海兵更加爽快,接著更大力幹她,如此一來,兩人都氣喘吁吁,漸漸朝向極樂境地。
  
「不行了……啊……啊……爽……好爽啊……」娜美搖著頭大叫,兩條美腿被海兵架在手上,小腿掛在他的手上晃動,看起來淫靡至極,其他三個人的陰莖都硬得發疼
  
「想不想高潮?」
  
「想……想……啊……啊……要去了……啊……要去了……哥哥……啊……」
  
「夾這麼緊,是不是想要哥哥幹死妳啊?」
  
「是……啊……啊……淫蕩的小母狗……想要……哥哥……啊……幹死我……小母狗要被幹死了……啊……」娜美已經爽得語無倫次,恨不得他更用力肏自己的淫穴,無意識的收緊窄穴。
  
「賤人!我肏死妳!」海兵被她這麼一夾,差點就射精了,奮力忍過後,惱怒的狂插,插得她哀哀叫,「我幹死妳!幹死妳淫蕩的小穴!」
  
「啊……啊……要死了……啊……幹死我了……哥哥……不……不要幹了……」娜美可憐的求饒,但海兵還是又快又猛的幹著她淫水氾濫的嫩穴,撞得娜美幾乎受不了下半身傳來的酸麻感,哭叫著扭腰擺臀,「慢點……慢點……啊啊……要洩了……要洩了啊……」
  
這次的高潮來得太急,娜美幾乎要被逼瘋了,如強烈電流一般的強烈快感直衝下腹,接近疼痛的程度,「啊……啊……洩了……不行了……」
  
娜美腦中一片空白,就這麼被肏到了高潮,嫩穴一縮一放間,淫水如潮水般狂洩而出,全淋在海兵的雞巴上,爽得他停一下後提起腰狂幹起來,已經受不了極致高潮的娜美被他一陣猛插,差點被插暈過去。
  
「哦……啊……不要……不要再幹了……求求你……」連著兩次高潮的娜美氣若游絲,無力的哀求,小穴還不時抽搐著,吸得海兵好不滿足!
  
「哦……我要射了……小賤貨,通通射給妳好不好?」
  
娜美慌張起來:「不行……不可以……不可以射在裡面……」她想掙扎,但渾身無力。
  
「哈哈,別傻了……老子要全部射進妳的小騷穴……幹,真的好爽……我要……我要射了……」
  
「不行!不行!不要啊……」娜美虛弱的叫著,無能為力的被男人插到最深處,全數釋放在她溫暖的體內,「好燙……好燙……嗚……嗚……我就說……不可以射在裡面……好燙……啊……啊……太多了……啊……啊……」
「連被內射都可以讓妳這麼爽,果然是喜歡被男人肏的騷貨。」海兵痛快的在娜美的嫩穴裡射精,感覺到娜美因此而繃緊身體,顯然是又達到了小小的高潮,輕蔑的用言語羞辱她。
  
娜美想要反駁,但射在她體內的大量精液弄得她太舒服,她整個人已經成半昏狀態,只能無力的淫叫,海兵拔出陰莖時帶來的酸麻感更讓她虛軟的倒在沙發上…………

海兵們讓娜美和羅賓休息了幾十分鐘後,少將和另一個海兵(職位是副艦長)分別坐在地上,娜美和羅賓則像狗一樣趴在他們兩腿間,娜美替少將口交,羅賓則替副艦長口交。這時的娜美和羅賓已經被他們8個人弄的春心蕩漾,恨不得馬上被雞巴狠狠的肏幹。
其中一個海兵手口並用,在娜美的屁股後對她的陰道及肛門又摸又舔。弄得娜美快感連連,腦筋一片混沌,什麼羞恥心都沒了,只會不斷浪叫,淫水氾濫,地上濕了一大片。

而羅賓也一樣,被另一個海兵舔得失去理智,完全不再抵抗,不停的呻吟,還不時將嘴裡的肉棒吐出來大叫:「啊……啊……好……舒……舒服……啊……啊……不行了……」

少將把雞巴深入娜美的嘴裡,淫笑著說:「乖乖吃,等等大雞巴會讓妳們爽死!妳們兩個小騷貨真會叫,今天不繼續好好幹妳們幾次,就太對不起妳們了。」這時後面的人已經準備要插入了,但少將卻做個手勢要他們暫停,他想要繼續羞辱娜美和羅賓。他將她們兩人美麗的臉抬起,問說:「想不想要?」娜美和羅賓不約而同點點頭。

「要什麼?」她們兩人沒回答,後面兩個海兵則用龜頭不斷磨擦她們的陰道口,弄得娜美和羅賓一陣酥軟      

「要什麼?說出來。」少將不斷地催促,兩人後面的龜頭則繼續磨擦。      

「快說!」「我……我要做……做愛……」娜美率先喊了出來      

「怎麼做?快說!不說不做!」少將一陣催促      

到了這種地步娜美早已不管什麼羞恥心,正要開口時……

「插……插小淫穴……」羅賓先回答了。      

「用什麼插?」少將繼續逼問

「嗚……嗚……嗚……」      

「快說!」      

「用哥哥的寶貝!」羅賓終於回答了      

「什麼寶貝?聽不懂。」兩人後面的龜頭繼續磨擦著     

「……」娜美和羅賓急得快哭出來了。      

「雞巴,用哥哥的大雞巴。」娜美忍不住,完全豁出去了。接著羅賓也被強迫說了一次:「用……用大雞巴插……插小……小浪穴。」這群海軍終於滿意了,後面兩個海兵扶著她倆的雪白屁股,噗嗤一聲從背後直插到底。     

「啊……」娜美和羅賓兩人同時大叫,兩個海兵像是在比賽一樣猛烈的抽送,充血的陰莖磨擦著陰道壁,一波波強烈的快感將娜美和羅賓推向高峰。娜美大聲呻吟,不斷浪叫…………      

而旁邊的羅賓反應更激烈,已經被插的胡言亂語了,「啊……啊……好……好舒服……啊……要死了……好爽……不要停……啊……啊……」

娜美和羅賓兩人渾圓的小屁屁被撞的啪啪作響,兩對柔軟的奶子隨著抽送前後激烈搖晃,配上啪滋啪滋的抽插聲,及不停的淫聲浪語,更催化著兩人的神經,沒多久娜美就達到不知是第幾次的高潮。而隨著羅賓的淫叫聲,她也洩了,而且不只一次   

這時幹羅賓的海兵也射精了,將精液全數注入羅賓早已流滿淫水的嫩穴中。而娜美後面這名海兵的雞巴雖然比其他人小了點,卻很持久,還在繼續姦淫著娜美。少將似乎等的不耐煩了,將娜美扶起站著,要娜美把舌頭伸出,讓他吸吮,又用右手用力搓揉娜美的乳房,娜美的右手扶著他的腰,左手則套著那根肉棒。      

娜美兩條修長的腿則張的開開的,讓海兵在後面狂插。好不容易這名海兵射精了,精液不只射入娜美的嫩穴,噴在她的屁股上。而少將居然用手指將精液拾起,抹在娜美的舌頭上,手指在娜美嘴裡抽插,逼她全部吞下。吞下後他把那美的右腿高高抬起,摟著娜美直接把那根特大號雞巴由下而上狠狠插入。     

「啊……好痛……」娜美感覺小穴好像要被撐破了,其實少將的雞巴才剛進去了一半。還好這人懂得憐香惜玉,只是慢慢進出,徐徐插了一陣後,陰道漸漸適應了,不爭氣的淫水又潺潺流下,沿著大腿滴到地上。娜美緊緊抱著少將,口中亂七八糟的叫著:「好……好棒……好爽……啊……不要停……啊……爽死了……啊……啊.……啊……」

少將見娜美越來越興奮,便把娜美的左腿也抬起,讓她騰空掛在他身上,雙手扶著娜美柔嫩的屁股,噗嗤一聲將雞巴整根沒入。粗大的雞巴將小嫩穴撐的一點空隙也沒有,這時他開始發狠猛幹,每一下都重重的頂到娜美的花心,幹的娜美死去活來,高潮迭起,嘴中只會無意識的浪叫。      

而羅賓也一樣,坐在沙發上,副艦長將她雙腿高高舉起打開,用那根大雞巴狠狠的插入,每次插入都將陰唇擠入陰道,拔出時再將陰唇翻出,洞口的淫水已經被幹成白稠黏液,小穴中還不斷流出新的淫水。副艦長顯然特別偏愛成熟的女人,對羅賓的嫩穴滿意極了,一面和羅賓親吻,不時喃喃唸道:「喔……好緊……太爽了……喔……妳這賤貨好……好會夾……」。而娜美和羅賓兩個人在大雞巴的狂插下,早已潰不成軍,什麼淫聲浪語紛紛出籠,彷彿不這樣叫不足以宣洩體內的快感。   

「啊……啊……要死了……要升天了……哥哥好會幹……啊……爽……爽死了……哥哥的……雞巴厲害……啊……愛……愛死大雞巴了……要……要洩了……受不了了……妹妹喜歡……啊……啊……啊……想被幹一……一輩子……啊……啊……不行了……幹死妹妹……啊……插……插到底了……要死了……」,像是在比賽一般,娜美和羅賓兩個人發狂似的浪叫,完全忘了她們正在被強姦。   

又插了一會兒,少將把娜美放在地上,改成男上女下的正常體位,羅賓也被抱過來,趴在娜美旁邊,圓圓白白的屁股翹的高高的,副艦長半蹲著,用他那根大雞巴從背後繼續插她,插的她兩顆大奶劇烈晃動。在她前面,有一個海兵將雞巴插入她的小嘴,努力的抽送著。

羅賓被幹的很爽,想叫嘴巴卻被堵住,只能皺著眉頭,「嗯……嗯……嗯……嗯……」的不停哼著。        

這時娜美的嘴也被塞入了一根陰莖,突然間少將和副艦長抽插的速度都加快了,他們兩個都快要洩了,正在做最後衝刺,又快,又狠,每一下都幹到了盡頭,「啊……啊……啊……啊……要死了……要……要死了……啊……啊……啊……救命……救……救命……啊……啊……啊……啊……啊……」娜美和羅賓兩個人被幹的急喘,不斷求饒。幾乎同時,少將和副艦長將精液分別注入她倆的嫩穴中,接著還用手將精液從小穴裡摳出,然後混著娜美和羅賓的香汗分別均勻的抹在她倆的胸部,腹部,背部及臀部,最後將五指輪流伸入她倆的嘴裡要她們舔乾淨        
這個時候,她們兩個都各自高潮了不知幾次,已經渾身乏力,站都站不起來。但他們還不準備放過她倆,海兵先拿了點水給她倆喝,喝完休息約20分鐘後,他們八個人就站到娜美和羅賓面前,要她倆跪著替他們吹喇叭,吸著吸著8根雞巴又都硬梆梆了。她倆輪流用嘴套弄他們的雞巴,四隻手還要替其餘六個人打手槍,忙得她們香汗淋漓,有時他們還變態的將兩根雞巴一起塞入娜美和羅賓的小嘴。      

就這樣進行了約10分鐘,兩個海兵分別鑽到她們兩人的胯下,要她們坐在他們的臉上,小穴正對著他們的嘴巴,他們一面撫摸娜美和羅賓的屁股,一面替她們口交。漸漸地,原本已乾涸的小穴又濕了,這兩人嘖嘖有聲吸著娜美和羅賓的淫水,還不時將舌頭插入陰道,手指則摳弄她倆的屁眼,弄得她倆忍不住又呻吟起來。     

見她倆興奮了,一名海兵率先由後面幹起羅賓,另一個海兵則由後面幹著娜美,她倆前面則有6根雞巴輪流插她們的小嘴,有時,他們還會”雙管齊下”地同時抽插娜美和羅賓的小穴及肛門。
他們全都射過精後,少將以老漢推車的姿勢將羅賓的雙腿抬起,從背後一邊幹一邊走,羅賓以手代腳地在船艙裡繞了一圈,才走了一圈羅賓已累的趴在地上不斷呻吟。

娜美則被副艦長將雙腿彎到頭的兩側,他背對娜美半蹲著,一邊插她的嫩穴,一邊摳她的屁眼,搞得娜美爽聲連連。
過了一會兒其他海兵也分別加入,將雞巴分別塞入她倆的嘴裡或肛門裡。從這個時後開始,他們輪番上陣,任何時候都至少有三人在強姦著她倆,幹的她倆淫聲充斥船艙,洩了又洩,不知高潮了多少次?只有看到她倆快要虛脫時,他們才會讓娜美和羅賓稍微休息一下,但一等她倆回過神,他們就又摸又舔的撩起她倆的性慾,接著自然又是一陣狂抽猛送,幹的她倆一直都在「大雞巴……」「親哥哥……」「爽死了……」的不停淫叫。
各式各樣的姿勢換了又換,娜美站著被副艦長插到高潮,最後將精液噴的娜美臉上,頭髮到處都是。羅賓則最多同時應付6人,連屁眼都被肏的紅腫到不行。她倆臉上,身上,嘴裡不知被射了多少精液。就這樣子,她們兩個巨乳美女一直被不斷姦淫,直到八個人都在她倆的嫩穴和肛門中住滿精液為止,而娜美和羅賓再也支持不住而暈了過去………

TOP

笨小孩八卦交流站

av av女優 日本av a片

藍光電影 大補帖 命題光碟 遊戲軟體 xcdex

藍光電影 大補帖 命題光碟 遊戲軟體 xcdex

av 太陽馬戲團 謝孟媛 巧連智 xyz 訊連科技 AutoCAD

Dr.eye 譯典通 正航 迪士尼 巧連智 Windows7 yahoo  mfc

微軟 圖庫 DVD合輯 電腦命題 題庫 相聲 翻譯軟體

命題光碟 向補習說再見 基測百分百 名師到你家

研究所補習班 謝孟媛 xyz xyz軟體 xyz光碟 大補帖

xyz xyz av a片 av女優 日本av av  av 情色  xyz xyz

GMT+8, 2014-4-16 18:09, Processed in 0.055712 second(s), 8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1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