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小孩八卦交流站

註冊 |登錄

笨小孩八卦交流站貼文情色小說 › 查看主題

874

查看

0

回復
返回列表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go

笑傲江湖外傳

樓主
發表於 2010-8-24 15:21 | 只看該作者 | 倒序看帖 | 打印
笑傲江湖外傳話說令狐沖自從与盈盈成親後,兩人游遍天下名山大川,偶而遇見江湖上不平之事
也是暗中行俠仗義,從不留下姓名,日子倒也過的逍遙自在。

今日正逢中秋佳節,兩人泛舟於太湖上賞月撫琴弄簫,一曲笑傲江湖奏罷,面對眼
前良辰美景,令狐沖有感而發深深地嘆了一口气。

盈盈見令狐沖神情落寞,心下覺的奇怪問道:「沖哥你有什麼心事嗎?」

「沒什麼!我不過想起了小師妹以而已。」「岳姑娘已經過世了那麼久,你就不要
再難過了。」

「我只是覺的有負小師妹臨終所托,沒能好好照顧林師弟。」

「林平之向來心胸狹隘,他未必會領你的情,現在他雙目失明武功盡失,安置在梅
庄的地牢內,既不能害人也不會為人所害,你大可放心。」

「可是把林師弟拘禁在那种地方,我的內心總覺的不安。」

盈盈沉吟了一會儿:「要不這樣吧!反正太湖离杭州不過几天路程,我們便順道去
看看林平之,要是他真能徹底悔悟的話,我們就放他离開地牢,你看如何?」

令狐沖感激地握住嬌妻的雙手:「盈盈你真是太體貼我了!我真不知道要如何來報
答你。」

盈盈俏皮的說:「我不要你怎麼報答我,只要你以後不要欺負人家就好了。」

令狐沖摟住了她的細腰,在她的耳朵旁輕聲的道:「為夫又是如何來欺負你啊!」


「你現在便是欺負我了!」

令狐沖笑道:「這樣才算是真正欺負你。」

令狐沖的雙手開始不規矩在她的身上撫摸,只見盈盈半推半就,不一會儿便已全身
酥軟躺在自己丈夫的怀中,令狐沖將她的衣衫逐件褪去,只留下一件紅肚兜在身上。
月光下更顯得盈盈的皮膚白嫩光滑,隱藏在肚兜下如尖筍般誘人的雙峰,正隨著她的
³
楦a聲起伏不定,令狐沖終於將她身上最後的衣物除去,只見一具誘人的胴體呈現在
眼前。

令狐沖不禁贊嘆,盈盈跟自己成親已多年以來,非但身材絲毫未變,更增添了一股
少婦成熟的風韻。令狐沖再也忍不住了,迅速地將自己身上的衣物脫光,只見胯下的
肉棒早已硬挺,由於游艇上空間有限,令狐沖將盈盈的雙腿拉開靠在自己的雙肩上,
Â
糷漇鬖磽o的雙乳肉棒對准她的陰戶,准備大干一番。

只見令狐沖的雙手如撫琴般在盈盈的雙乳上又搓又揉,不一會儿盈盈的陰戶淫水不
斷汨出,令狐沖把肉棒頂在陰戶口,來回地磨擦盈盈的陰唇,在這雙重的刺激下盈盈
的呻吟聲越來越急促,最後終於雙手抱緊了自己的丈夫。

「沖哥!快.....一.....點,我....我....快受不了....了。」

「快一點什麼啊!」

「快....快干我!妹子的小穴痒的快受不了。」

令狐沖聞言深呼吸將真力貫注在腹部,用力往前一頂,將肉棒送入盈盈陰穴內深處,
令狐沖開始以九淺一深的戰法抽插,只見盈盈的浪叫聲響徹了湖面上。

「哎呀……啊……哼哼……天吶……快……快活死了……嗯……」

「好哥哥.....親哥哥....妹子要上天了。」

「大雞巴哥哥........妹子快要被你干死了……啊……哼哼……」

「好哥哥……啊……哼哼……妹子快丟了。」

忽然令沖狐覺的一陣酥麻,一股陽精從體內射入盈盈體內,兩人同時癱了下來。 

令狐沖吻了一下身旁的嬌妻,笑著說:「我今天的表現你還滿意吧。」

盈盈羞的滿臉通紅說:「死相!就沒有半句正經話,光會欺負人家。」

兩人將衣衫穿回,上岸回到客棧稍作休息後,翌日兩人便朝杭州西湖梅庄而去。 



-----------------------------------------------------------------------------
---



杭州西湖梅庄,風景秀麗怡人,林平之被囚之所正位於湖心下的地牢中雖然被囚禁
在此已經三年,林平之對令狐沖夫婦的怨恨卻絲毫未減,反而与日俱增。林平之想到
自己雙目失明武功盡廢,縱使自己能离開這里,也沒有能力向令狐沖報仇,想到此處
¤
ㄧT悲從中來,最後的一絲求生的念頭也化為烏有,心想不如自行了斷,免得在世上
多受折磨。

林平之心想地牢之中既無刀刃也無繩索,若要尋死的話,唯有撞壁自盡一途於是林
平之選定了一面土牆,狠狠地往牆上撞去。只听見轟隆一聲,林平之頭部一陣昏眩便
暈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林平之慢慢醒了過來,頭部仍感到疼痛,伸手一摸卻不見傷口,心中
不禁納悶是什麼一回事,他朝那面土牆摸索而去,發現土牆已被自己撞破一個小洞,
伸手一摸發現小洞內似乎有什麼東西。

他用力將小洞旁的泥土撥開,取出一塊兩尺長半尺寬的木板及一顆圓滑的珠子他將
木牌上沉積的塵土拭去,伸手一摸發現上頭有刻字。

「吾乃日月神教創始者天邪至尊,自余出道後縱橫寰宇所向無敵,敗盡天下高手無
數,江湖各門各派莫不敬畏,余不肖弟子為奪教主之位不惜用毒暗算,事後斷吾筋脈
將吾囚禁於此,吾於此處悟出肉體重生之法,可惜壽元將盡是故無法修練,吾將畢生
¥
\力灌入此元神珠,与吾之畢生武學菁華藏於壁中,留待有緣後世之人得之天邪至尊
坐化於此。」

林平之心想:「來這位前輩的遭遇与我頗有相似之處,既然木板上刻有肉體重生之
法何不練看看。」

於是用心摸索木板上的字跡,終於摸到了「重生訣」這三個字。

「重生訣乃吾苦思二十年所得,凡肉體殘缺不齊,可藉重生訣及吾所留之元神珠達
成肉體再造之目的,欲練重生訣者必先經歷先死後生ね??程,進而達到脫胎換骨肉體
重生........」

先死後生,脫胎換骨 林平之心中不斷地默想這句話。忽然有個念頭如電光石火般閃
過他的腦中,林平之放聲狂笑:「令狐沖你等著吧!我會把你給我的屈辱十倍償還給
你,哈.............」

官道上兩匹快馬正奔馳著,落後那匹馬上的人向前呼喊:「沖哥!离杭州城不過十
餘里路,先找地方歇歇,用不著這麼赶」令狐沖將馬的奔馳速度放慢了一點。

「盈盈不是我心急,只是想到林師弟在那暗無天日的地牢中過了三年,日子一定很
苦,我也曾在那里待過,他的苦處我能夠體會。」

「就算你現在到了梅庄,也要看林平之是否有悔過之心才能還他自由。」

「我相信人性本善,林師弟只是遭逢慘變才會誤入岐途,況且他大仇早已得報,經
過這几年我們之間的誤會應該早已煙消云散了。」

盈盈心中暗道:「就怕這只是你一廂情愿的想法」卻沒有當面說出。

半天後兩人已到了西湖梅庄,令狐沖叩門叫人,只見負責照料梅庄的管家開了門:
「這不是令狐公子跟夫人嗎?您倆怎麼這麼快就到了。」

「老管家!難不成你事先知道我們要來嗎?」

「可不,我用飛鴿傳書聯絡恒山及華山,要您倆火速前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需要用飛鴿傳書找我們。」

「倆位沒收到飛鴿傳書嗎?上面寫的很清楚。」

「我們是臨時決定到這里的,到底庄內發生什麼事。」

「這就難怪你們不知道林少爺已經死了的事情。」

令狐沖聞言後大惊,急忙追問:「老管家,請你說清楚到底是誰死了。」

管家回答:「就是囚禁在地牢的林平之少爺,兩天前不知因何原故暴斃在地牢內。」


令狐沖心中大為悲痛,一時說不出話來。

盈盈問道:「這是多久前的事?」

老管家回答:「三天前我就跟平常一樣送飯菜到地牢中給林少爺,那知道他并沒有理
會我,我心想大概林少爺又在發脾气了,也沒再多加注意。到了第二天我再到地牢中
發現前一天的飯菜仍然原封未動,林少爺仍舊是沒有反應,我心想該不會是病了吧?
於是我叫了几個下人把牢門打開,往林少爺額頭上一摸,竟然沒絲毫體溫。我急忙
探他的鼻息,竟是斷气已久了。」

說到此處老管家也是泣不成聲,令狐沖奔入內堂只見林平之身著素衣躺在棺木之內。


令狐沖撫摸著棺木難過地說:「林師弟!我對不起你,更辜負小師妹臨終所托,要
是我能夠及早將你放出地牢,你也不會慘死了。」

盈盈在一旁安慰「沖哥發生這种事也非我們所愿,我們正打算放他出來,誰知道他
就死了,只能怪他沒有這個福份吧。」

「盈盈,是我們倆人將他囚禁於此,我們要對林師弟做些補償。」

「這話說的沒錯,沖哥你打算怎麼做呢?」

「林師弟生前還是愛著小師妹的,我打算將林師弟的靈柩葬在小師妹的墳旁。」 

「這樣也好,他們生前不能成為真正的夫妻,死候能葬在一起也能含笑九泉了沖哥
你暫且休息一下,其它的事交給我來處理就好了。」

令狐沖進入內堂休息後,盈盈吩咐管家去雇輛馬車後便走到棺木前,盈盈心想怎會
這麼巧,自己剛決定要放他出來便莫明奇妙地死了,莫非其中有詐。

盈盈探了尸體的脈博果然是脈息全無,隨後又從怀中取出一枚銀針,分別在尸體天
靈及腰部刺入數寸如果是利用龜息功假死之人,也會因為這兩處受針刺而惊醒。可是
林平之卻絲毫沒有反應,盈盈這時才真正确定林平之已死。稍後下人們將林平之的棺
¤
鴝鴾J馬車中,令狐沖与盈盈倆人隨著馬車往埋葬岳靈珊的山谷。

五天後,令狐沖与盈盈終於來到埋葬岳靈珊的山谷,令狐沖將林平之埋葬後在岳靈
珊的墓前跪拜,心中默念:「小師妹,大師兄對不起你,你臨終囑咐我要好好照顧林
師弟,可是我并未盡到責任,反而連累他慘死,現在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將他和你葬在
¤
@起,希望你与林師弟泉下有知,原諒大師兄的過錯吧!」

念及此處令狐沖已是熱淚滿眶,盈盈在一旁勸慰:「這一切都是天意,我們已經盡
力了,你就不要再難過了。」

令狐沖擦乾眼淚站了起來滿怀愁緒地与盈盈离開了山谷。

三個月後,七道黑影直闖恒山見性峰無色庵,只見掌門儀清率領眾弟子抗敵,但是
對方武功奇高,不到一刻間恒山派眾人皆已被擒,敵人之一有個胖和尚大笑:「早些
束手就擒不就好了,你們這些娘們個個細皮嫩肉的,傷了你們洒家可是會心疼。」


儀清大怒:「野和尚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為何要攻打我恒山派。」

來者之中一位手拿摺扇書生打扮之人笑嘻嘻地道:「這位師太用不著這麼生气,小
生來自我介紹一番,在下是玉面書生西門安,這位大和尚人稱歡喜佛接著西門安指向
其他四人那位浪人打扮的是二刀流宮本太郎,道士裝扮的是玄冥上人,手拿巨斧的是
¾
唻g仇千里,那位矮個子是血爪杜殺,至於那位戴面具的就是我們的主人邪尊,這樣
夠明白了吧!」

儀清道:「恒山派跟你們往日無怨近日無仇,為何要捉拿我等。」

從開始到現在一直未動手也未開口的邪尊終於開口了:「嘿!嘿!誰叫你們跟令狐
沖扯上關系,只要是跟令狐沖有關的人我是絕對不會放過。」

此時一向沉默的儀琳開口:「令狐師兄跟你有什麼仇,為何你這麼恨他。」

邪尊道:「原來是儀琳小師太,几年不見看來你長的越來越標致了。」

儀琳臉紅了一??道:「你認識我?」

邪尊道:「像你這麼標致的姑娘,誰見了都不會忘記的。」

忽然一股強勁的內力將儀琳吸至邪尊怀里。

儀琳惊慌地道:「你想做什麼?」

邪尊哈哈大笑:「你當尼姑真是暴殄天物,今天我讓你嘗嘗男人的滋味,以後你就
不會再想當尼姑了。」

儀琳想用力掙脫,可惜受傷後全身乏力,邪尊粗暴地將儀琳的衣物撕開,只見儀琳
那雪白的肉體暴露在眾人眼前。

歡喜佛道:「想不到這些小尼姑身材到是有模有樣,待會儿洒家非找几個來開開葷。」


西門安道:「放心吧!主人吃肉,我們還怕沒有湯喝嗎?」

正當邪尊要進一步凌辱儀琳之時,只見儀清大聲喝道:「慢著!」

邪尊停止了動作,儀清道:「我是掌門又是大師姐,你要玩就玩我吧!不要傷害我師
妹。」

邪尊淫笑道:「真的要你作什麼都愿意嗎?」

儀清咬著牙回答:「不錯!」

邪尊淫笑道:「那你先把自己的衣服脫光,然後爬到我的前面。」

恒山派眾人齊聲道:「大師姐,不要!」

可是儀清含著眼淚將自己的衣物拖掉,爬到邪尊前面。

此時儀琳心中一陣激動暈了過去,邪尊將她放在一旁,一雙眼睛釘著儀清的肉體發
出贊嘆的眼光。原來儀清雖不若儀琳美貌,但身材卻是成熟許多。

邪尊將八九寸長的肉棒掏出要儀清含住,儀清迫於無奈只好吞入。

只見儀清淚流滿眶,邪尊拍著她的頭部道:「不錯!接著用你的舌頭用力的舔。」


儀清只好照做,只見邪尊道:「爽!真他媽的爽!你這小尼姑看來也是個小騷貨,
看我來好好整治你。」

邪尊將儀清放在供桌前,讓儀清面對神像,自己卻從她的身後抱住她,左手在她雪
白的雙乳上又捏又揉,右手卻直攻那神秘禁地。

儀清只覺得全身起了一陣騷痒的感覺,一方面希望盡快停止這种凌辱,另一方面卻
又舍不得邪尊的雙手离開在極度的刺激下,情欲終於戰胜了理智,儀清如發狂般抱住
了邪尊。

邪尊淫笑道:「我就知道你是個騷貨,終於忍不住了吧!」

邪尊用隔山取火的姿勢,只听見噗的一聲,巨大的肉棒已插入處女的禁地。儀清痛
的眼淚直流,急忙想掙扎開,可是那有這麼容易,邪尊開始展露他的本事,連續抽插
五六百下,次次都插入陰戶的最深處。

儀清剛開始時還會覺的疼痛漸漸地隨著邪尊肉棒的抽插,讓她的心境也有所改變,
慢慢地口中也發出了愉悅的淫聲,臀部也隨著肉棒抽插的動作來迎合。

「嗯……嗯哼……嗯嗯……好舒服……嗯……你用力頂吧……用力干我吧……」 

「哎呀……啊……哼哼……天吶……快……快活死了……嗯……哼……唔……」 

「嗯 …哼……你插入得我好深……哼哼……好緊呀……嗯哼哼……」

「嗯……嗯哼……嗯嗯…我受不了了………啊……啊」

只見邪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肉棒產生一股強大的吸力將儀清的陰戶緊緊吸住,儀
清體內的陰精如潮水般被邪尊的肉棒吸入體內後便暈了過去。邪尊起身朝儀琳走去,
六個手下目睹這場活色生香交合後,每個人的胯下肉棒早已又熱又硬,只待邪尊一聲
¥
O下就要對恒山派諸位年輕貌美的尼姑進行無情的凌辱....



-----------------------------------------------------------------------------
---



正當邪尊要對儀琳進一步動作時,恒山派二弟子儀光忿道:「你怎能不守信用。」


邪尊道:「我如何不守信用。」

儀光道:「不是說好了大師姐讓你玩弄後,就放過儀琳師妹嗎?」

邪尊冷笑:「我何時答應放過儀琳,這只不過是儀清這騷貨一廂情愿而已。」

儀光忿怒的直想殺掉眼前的男人,邪尊淫笑道:「別說我不會放過儀琳,就算是你
們我也不會放過,待我好好整治儀琳這丫頭後,再讓你們嘗嘗我的厲害。」

「玉面書生」西門安向邪尊道:「啟稟主人,屬下們看過主人大發神威後,實在心
痒難耐,懇請主人賞賜几個恒山弟子供屬下們一泄心頭之欲。」

邪尊道:「也罷!除了恒山派七大弟子外,其他弟子就全讓你們享用。」

六名手下大喜齊道:「謝主人恩賜!」

邪尊另辟一間密室將儀清,儀光,儀真,儀琳,儀明,鄭萼及秦絹關在其中,其他
人便任由其手下瓜分。密室中儀清仍舊未醒,除了儀琳之外,其他人的要穴皆被封住
動彈不得。

邪尊正一步步走向儀琳,此時儀琳身上的衣衫早已被邪尊扯爛,僅能用碎布來遮掩,
邪尊淫笑道:「你還是乖乖就范吧!剛才你的大師姐不也極力反抗,到最後還不是被
我搞的欲仙欲死。」

儀琳流著眼淚道:「你這個淫賊坏了大師姐的清白,我恨不得把你碎尸万段。」 

邪尊冷笑道:「臭娘們,敬酒不吃,吃罰酒,看來不給你一點教訓,你是不會乖乖
就范。」

邪尊將儀琳身上最後的遮掩物奪走,儀琳極力反抗,邪尊一拳擊向儀琳的腹部,儀
琳痛的彎下腰流出眼淚。

邪尊冷笑道:「賤女人!這就是你反抗我的下場。」

邪尊將胯下的肉棒掏出,邪尊淫笑道:「乖乖地把大爺的寶貝弄的舒服,省的受皮
肉之苦。」

儀琳搖著頭不答應,邪尊一巴掌打在她的臉頰上,霎時儀琳覺得頭昏眼花差點暈倒,
邪尊又打了她兩巴掌,儀琳最後忍不住痛,終於點頭答應了。

邪尊輕撫著儀琳紅腫的雙頰柔聲道:「這樣才乖早些听話,就不用受皮肉之苦了嗎!」


儀琳白嫩的小手將邪尊的肉棒捧在手里輕輕地搓揉。

邪尊淫笑道:「看來你給它的鼓勵并不夠,用你的嘴唇好好親親它。」

儀琳依言兩片櫻唇輕吻著邪尊的肉棒,只見邪尊的肉棒漸漸硬挺。邪尊將肉棒放入
儀琳的小嘴中,直把儀琳弄的喘不過气來。

邪尊淫笑道:「看來你們恒山派含笛吹簫的功夫有獨到之處,比之青樓名妓,絲毫
不遜色,真是爽啊!」

邪尊將儀琳平放在桌上,邪尊淫笑道:「現在讓老子來好好服伺你。」

邪尊將儀琳的雙腿分開,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蕾出現在眼前,邪尊的舌頭有如靈蛇一
般輕輕地伸入那處女地,品嘗處女獨特的滋味。

儀琳躺在桌上只覺得羞不可抑,最寶貴的地方如今正被一條又濕又軟的東西侵襲著,
這种感覺跟平時沐浴時,自己触摸的感覺完全不同,彷佛是全身飄在云端一樣。忽然
這种感覺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根熾熱肉棒頂在自己的陰戶門口。

只見邪尊淫笑道:「你們看清楚我是如何奪走儀琳的處子之身,因為再過不久我也
會對你們做同樣的事,哈.........」

這次邪尊不再像對付儀清一樣采取快攻的手段,他要慢慢品嘗眼前這位恒山派第一
美女。

邪尊將肉棒一寸寸地插入,待儀琳感到處女撕裂的痛苦時,卻又將肉棒輕輕拔出,
往复几次後儀琳只覺得一陣騷痒由陰戶傳遍全身直到心坎里,偏偏邪尊又有意要逗她,
肉棒只在陰戶口來回摩擦卻不深入,直把儀琳逗個心痒難熬,終於陣陣銷魂蝕骨的©
D吟聲由儀琳口中傳出。

邪尊大笑道:「怎麼樣,舒不舒服啊?」

儀琳臉泛紅暈嬌喘連連地道:「求你........拜托.....」聲音到最後已是細不可聞。


邪尊淫笑道:「求我什麼?要想求我就大聲點。」

儀琳一咬牙終於拋棄自尊地說:「我.....我.....我受不了了,我求你快點干我。」


此話一出儀琳流下了兩行眼淚。

邪尊淫笑道:「你最終還是成為我的奴隸,小寶貝,我現在就成全你。」

邪尊將儀琳抱起橫跨在自己的腰上,用力往上一頂只听見儀琳慘叫一聲,處女的禁
地終於被突破,邪尊一連換了几個姿勢,直教儀琳高潮不斷。

「小寶貝,小淫婦,老子干的你爽不爽 ?」

「嗯........啊.........啊........啊」

「怎麼?爽的答不出來了,看老子的大雞巴干死你這個騷貨。」

「啊........嗯.........快.....再用力一點........嗯.....哼............」


「快回答!你這個婊子,不然老子不干你。」

「嗯........我....我是淫婦....啊.....我要親哥哥的大雞巴來操我。」

「啊........用力........再用力.....大雞巴哥哥要干死小淫婦了。」

儀琳向來是同門師姐妹中公認的圣女,如今卻像是一頭發情的母狗被野獸般的男人
玩弄著。看著她放浪的形態,剩下五個未被邪尊奸淫的同門不禁暗自擔心自己會變成
什麼樣。

在邪尊狂烈的奸淫下,儀琳體內的陰精終於忍不住要泄出了。

「嗯.........啊........親哥哥.....大雞巴哥哥........妹子要升天了........啊
.....啊」

只見邪尊故技重施,將體內真气運行至肉棒上,將儀琳的陰精全吸入自身體內儀琳
再也支持不住,全身力气全失,如爛泥般癱了下來。

再下來的數天內,邪尊跟六位手下瘋狂地奸淫恒山派所有弟子,把一個佛門圣地變
成淫窟,有些弟子不堪受辱憤而自盡,更有些弟子受了刺激便成神志不清,邪尊更把
恒山派的匾額改成天邪教,餘下的恒山弟子看著師門遭人污衊,也只有敢怒不敢言的
¥
驉C

密室內恒山七大弟子均被囚禁於此,每個人均被邪尊奸辱,皆成為邪尊的禁臠。 

年紀最小的秦絹道:「大師姐,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們要想出辦法來對付這些
禽獸。」

儀清嘆道:「有什麼辦法呢?我們現在功力全失,就算功力尚在也打不過這群畜生。」


儀光道:「我們可以向外求救?」

儀清道:「要找誰求救?這群畜生武功之高,江湖上能与他們較勁的祗怕不多。」


一向沉默的儀明道:「看來只有令狐師兄才能制服他們。」

儀琳點頭道:「不錯!只要能找人下山聯絡山下的田伯光必能找來令狐師兄。」 

秦絹道:「可是要找誰下山聯絡田伯光呢?」

一向机智過人的儀真道:「有了!替我們送飯的儀織。」

儀清點頭道:「不錯!也只有儀織才有机會能跟我們見面傳達訊息。」

眾人決定後就等儀織前來。

深夜,一道黑影從見性峰頂朝山下直奔而去,在越奔越遠漸漸地身影消失在月色下。
另一道身影緩緩地走出,在月光下可看的出是邪尊,只見他的嘴角泛出一絲詭异的笑
容。

半個月後,三匹快馬朝恒山奔來,馬上的乘者乃是令狐沖夫婦及昔日的獨行大盜出
家後法號不可不戒的田伯光,行至恒山山腳。

「田兄,以後的事就交給我來處理,你不用上見性峰了。」

「令狐兄,多個人多一份力量,我怕你難以敵眾。」

「要是我真的失手被擒的話,田兄跟我上去祗怕會連累田兄。」

「盈盈,听田兄所言對方皆是高手,你還是不要跟我上去。」

盈盈握住令狐沖的雙手道:「沖哥,打從我們成親那天起,我就決定那怕是天涯海
角我也要跟你在一起,今天就算前面是刀山劍海,我也絕不會退縮。」

令狐沖道:「好!令狐沖得妻如此夫复何求,今天就算是龍潭虎穴,我們也要闖一
闖。」

令狐沖向田伯光道:「田兄,要是三日後我還沒有下山,就是我們出事了,麻煩到
少林方證大師及武當沖虛道長求救,請兩位前備來解救恒山之危。」

与田伯光分手後令狐沖夫婦朝見性峰頂前進,來到無色庵前只見恒山派匾額被換成
天邪教,令狐沖怒由心生怒喝:「何方鼠備膽敢污衊佛門淨地。」

只見庵門緩緩打開,一名手持摺扇的書生向前迎道:「倆位可是令狐公子及令狐夫
人,敝主人早已久候多時,請倆位入內一敘吧。」

倆人走入大殿內,只見一身穿袍錦袍臉帶面具之人,令狐沖沉住气道:「想必閣下
就是邪尊吧!」

只見邪尊淡然笑道:「看來田伯光倒是說的很清楚。」

令狐沖与盈盈心中大惊,邪尊道:「用不著惊訝,儀織是我故意放她下山通風報信
的。」

令狐沖問道:「什麼理由呢?」

邪尊道:「若不這樣令狐公子夫婦又怎會大駕光臨呢?」

令狐沖道:「現在我來了,可以釋放所有恒山派弟子吧。」

邪尊狂笑道:「要我放人簡單,拿出本事來吧。」

只見「二刀流」宮本太郎,歡喜佛,「戰狂」仇千里及「血爪」杜殺將令狐沖夫婦
圍住....



-----------------------------------------------------------------------------
---



無色庵內令狐沖夫婦被四大高手圍住,只見邪尊狂笑道:「要跟我交手,祗怕你還
不夠資格,先將我的手下擊敗再說。」

令狐沖眼見對方俱是數一數二的高手,唯恐盈盈在交手中令自己分心,於是向盈盈
道:「盈盈,你在一旁幫我掠陣。」

盈盈深知自己的武功比不上眼前諸敵人,直好向令狐沖道:「沖哥你自己要小心。」


令狐沖點了點頭,盈盈退在一旁。

二刀流宮本太郎早已等的不耐煩,大聲喝道:「八格野鹿!廢話那麼多,受死吧。」


手中雙刀幻化出刀幕朝令狐沖襲來,令狐沖心中暗惊這東瀛浪人好快的刀法,比起
田伯光更胜一籌,令狐沖側身避過腰中佩劍業已出鞘,只見刀劍相交之聲不絕於耳。


宮本太郎"百鬼斬"刀法雖快終究有破綻,百招過後令狐沖趁著宮本太郎換招之際,
一劍刺進空隙,宮本手臂挂彩了,歡喜佛大喝:「大夥并肩子上啊。」

歡喜佛手持"金剛杖",仇千里的"天雷斧"及杜殺的"勾魂鐵爪"向令狐沖擊來,而西
門安跟玄冥上人仍是神色自然無任何動作,仇千里一招"開天辟地"由上擊下,令狐
沖長劍一揮擋住了這一斧,令狐沖覺的虎口被震的發麻,手中長劍差點离手。

此時歡喜佛的"瘋魔杖法"又從側方&

TOP

xyz
av

笨小孩八卦交流站

GMT+8, 2014-8-23 03:42, Processed in 0.445405 second(s), 8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1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