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小孩八卦交流站

註冊 |登錄

笨小孩八卦交流站貼文情色小說 › 查看主題

2863

查看

0

回復
返回列表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go

將無人敢褻瀆的美女破宮 第二十章 將無人敢褻瀆的美女破宮

樓主
發表於 2010-12-20 15:45 | 只看該作者 | 倒序看帖 | 打印
第二十章  將無人敢褻瀆的美女破宮
    硬挺的龜頭因興奮而一下下的搏動著,貼近聶靈雨嬌嫩的大陰脣摩擦了一陣,不等聶靈雨的愛穴做好準備就迫不及待的直插了進去。粗大的龜頭剛剛探入秘穴的開口,我已經感覺到下體一陣的衝動,聶靈雨的秘道溫暖而狹窄,顯然從未接受過異性的開墾,肉棒的前進很快就遇到了阻力。
    想到自己即將占有聶靈雨的處子之身,非常興奮,將聶靈雨的下身往下壓,然後挺起肉棒向前猛的一用力,強行撐開了聶靈雨柔軟的秘穴。“啊”,隨著靈雨一聲凄艷嬌婉的呻吟,只覺得一下突破後突然落空的感覺,肉棒前進的阻力突然消失。我知道自己已經衝破了聶靈雨的處女膜,接著一絲溫熱鮮紅的液體從肉棒與秘道之間滲了出來。這片處女地第一次被男人的肉棒所涉足,神秘園裡雖然有一些濕潤,仍然顯得十分的緊逼,全力抵抗著我的侵入,因此肉棒前進的速度並不太快。
    我刺破了聶靈雨嬌小緊窄的陰道中那象徵著貞潔的柔嫩處女膜。我終於和靈雨身心交融,哈哈,我終於將她破宮了,當我又一次狠狠地深深頂入那嬌小的陰道時,終於頂到了靈雨少女陰道深處的花芯。靈雨芳心輕顫,感受著玉體最深處從末被人觸及的聖地傳來的至極快感,在一陣嬌酥麻癢般的痙攣中,處女那稚嫩嬌軟的羞澀花芯含羞輕點,與那頂入陰道最深處的肉棒的滾燙龜頭緊緊吻在一起。我一下又一下地不斷輕頂速插令靈雨連連嬌喘,本已覺得玉胯陰道中的肉棒已夠大夠硬,可現在那頂入幽深陰道中的火熱肉棒竟然還越來越大越來越硬,更加充實緊脹著滑嫩陰壁,更加深入幽遽窄小的處女陰道內。
    “唔、唔…唔、嗯!”在我的連連觸頂下,少女嫩穴含羞帶露,花芯輕顫。
    入了聶靈雨的體內,感受到處女陰道的溫暖和壓力的肉棒險些就把持不住了。我連忙忍住不泄,一鼓作氣的將肉棒直插到底,然後開始用力的抽送起來,一邊抽送一邊用龜頭研磨擠壓陰道壁的黏膜,紅色的果肉在摩擦下流出了更多的蜜汁。隨著我無情的擠壓和有節律的上下抽送,聶靈雨的秘道終於不得不放棄了抵抗,開始迎合起我越來越猛烈的抽插,大量分泌的愛液混合著我強行進入時黏膜破裂流出的鮮血從陰道內流出,慢慢滴到了床上,每次我的大肉棒抽送的時候都會發出“哧溜”的聲音。
    聶靈雨的胴體被整個摺疊起來,兩條大腿被壓到了腹部,雙腳勾住我的雙肩,原來晶瑩潔白的雙乳在黃我用力的搓揉下披上了淡淡的紅暈,渾圓細嫩的小乳頭在強烈的刺激下也充血勃起。聶靈雨嬌嫩的愛穴迎來了一場狂風暴雨般的肆虐,陰道口附近在巨大陽具的摩擦和擠壓下很快就充血腫脹起來。
    我的動作越來越迅猛,我自信只有強而有力的侵入才能真正征服美麗的聶靈雨。於是他不斷的變換著體位,持續而猛烈的在聶靈雨的體內肆虐,巨大的陽具如同鋼■一樣撞擊著聶靈雨柔軟的子宮頸,一下子就粉碎了這最後的一道屏障,聶靈雨神聖的秘道終於被打通了。
    碩大無比的龜頭不斷揉頂著少女那嬌軟稚嫩的子宮“花蕊”┅┅而靈雨則不由自主地扭動著光滑玉潔、一絲不掛的雪白胴體,本能地不由自主地收緊小腹,美妙難言地收縮、蠕動著幽深的陰壁,火熱幽深、淫濡不堪的陰道肉壁,死箍緊夾住那狂野“出、入”的粗大肉棒,火熱滾燙、敏感萬分的膣內黏膜嫩肉盤繞、纏卷著“它” 碩在的龜頭。
    靈雨嬌羞火熱地回應著我巨棒的抽插,羞赧地迎合著“它”對她“花蕊”的頂觸,一波又一波黏滑濃稠的陰精玉液泉涌而出,流經她淫滑的玉溝,流下她雪白如玉的大腿。隨著我越來越重地在靈雨窄小的陰道內抽動、頂入,少女那天生嬌小緊窄的陰道花徑也越來越火熱滾燙、淫滑濕濡萬分,嫩滑的陰道肉壁在粗壯的大肉棒的反覆摩擦下,不由自主地開始用力夾緊,敏感萬分、嬌嫩無比的陰道黏膜火熱地緊緊纏繞在抽動、頂入的粗壯肉棒上。我越來越沉重的抽插,也將靈雨那哀婉撩人、斷斷續續的嬌啼呻吟抽插得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急促∶“┅┅嗯┅┅嗯┅┅嗯┅┅嗯┅┅唔┅┅嗯┅┅嗯┅┅唔┅┅唔┅┅嗯┅┅唔┅┅嗯┅┅”
    靈雨完全不由自主地沉倫在那波濤洶涌的肉慾快感中,根本不知自己何時已開始無病呻吟,而且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哀婉悠揚、春意撩人,她只是星眸暗掩,秀眉輕皺,櫻脣微張地嬌啼聲聲,好一幅似難捺、似痛苦又似舒暢甜美的迷人嬌態。
    我已是慾火狂升,不能自製,我覺得時機已成熟了,只見我一提下身,將肉棒向靈雨那玄奧幽深、緊窄無比的火熱陰道深處狠狠一頂┅┅正沉溺於欲海情焰中的少女被我這一下又狠又猛地一頂,只感覺到我那巨大粗硬的肉棒深深地衝進體內的極深處。我碩大無朋、火熱滾燙的龜頭迅速地在她那早已敏感萬分、緊張至極的嬌羞期待著的“花芯”上一觸即退。
    “唔┅┅”只見靈雨美妙誘人、柔若無骨的雪白玉體一陣緊張的律動、輕顫。
     她只感覺到,我巨大的龜頭在自己陰道深處的“花芯”上一觸,立即引發她陰道最幽深處那粒敏感至極、柔嫩濕滑萬分的“陰核”一陣難以抑制而又美妙難言的痙攣、抽搐,然後迅速地、不由自主地蔓延至全身冰肌玉骨。
     只見她迷亂地用手猛地抓住我剛剛因將肉棒退出她陰道而提起的屁股,雪白粉嫩的可愛小手上十根纖纖玉指痙攣似地抓進我肌肉裡,那十根冰雪透明般修長如筍的玉指與我那黝黑的屁股形成十分耀目的對比。
     而美貌動人的少女那一雙修長優美、珠圓玉潤的嬌滑秀腿更是一陣痙攣緊夾住我的雙腿。我感覺非常差異,只感覺身下這千嬌百媚的少女那潔白如雪的平滑小腹和微微凸起的柔軟陰阜一陣急促地律動、抽搐。
     在靈雨雪白平滑的小腹和陰阜一起一伏的狂亂顫抖中,少女那濕漉漉、亮晶晶,玉潤無比的嫣紅玉溝中,因情動而微張的粉嘟嘟的嫣紅的“小肉孔”一陣無規律地律動,泄出一股乳白粘稠、晶瑩亮滑的玉女愛液和她的處女血,這股溫濕稠滑的液體流進她那微分的嫣紅玉溝,順著她的“玉溪”向下片片落紅┅┅
    一股熟悉的溫熱暖流又從她陰道深處潮涌而出,靈雨不禁嬌羞萬般,如花秀靨上更是麗色嬌暈,羞紅一片,真的是嬌羞怯怯、羞羞答答、我見猶憐。這時,她詫異地感到,有什麼東西正輕碰自己的香脣,原來,我那根肉棒不知什麼時候已昂首挺胸,正在她眼前一點一晃地向她“敬禮”,她趕緊緊合秀眸,芳心怦、怦亂跳,美眸緊閉著根本不敢睜開,可是,那根肉棒仍然在她柔軟鮮紅的香脣上一點一碰,好像“它”也在撩逗她。她本已緋紅如火的秀靨更加暈紅片片,麗色嫣嫣,秀麗不可方物。我捉狹地故意用肉棒去頂觸少女那鮮美的紅脣、嬌俏的瑤鼻、緊閉的大眼睛、香滑的桃腮┅┅靈雨給我這一陣異樣淫穢地挑逗撩撥,刺激得不知所措,芳心怦然劇跳。而且她的下身玉胯正被我舔得麻癢萬分,芳心更是慌亂不堪。
    她發覺那根粗大的肉棒緊緊地頂在自己柔軟的紅脣上,一陣陣揉動,將一股男人特有的汗騷味傳進自己鼻間,又覺得髒,又覺得異樣的刺激,她本能地緊閉雙脣,哪敢分開。這時候,我口裡含住靈雨那粒嬌小可愛的陰蒂,一陣輕吮柔吸,一隻手細細地撫摸著靈雨那如玉如雪的修長美腿,一隻手的兩根手指直插進靈雨的陰道中。靈雨櫻脣微分,還沒來得及嬌啼出聲,那根早已迫不及待的巨棒就猛頂而入┅┅
    靈雨羞澀萬般,秀靨羞紅一片,她那初容巨物的櫻桃小嘴,被迫大張著包含住那壯碩的“不速之客”。她用雪白可愛的小手緊緊托住我緊壓在她臉上的小腹,而我同時也開始輕輕抽動插進她小嘴裡的巨棒。靈雨嬌羞萬般,麗靨暈紅如火,但同時也被那異樣的刺激弄得心趐肉麻。
    我更加狂猛地在這清麗難言、美如天仙的絕色少女那赤裸裸一絲不掛、柔若無骨的雪白玉體上聳動著┅┅我巨大的肉棒,在少女天生嬌小緊窄的陰道中更加粗暴地進進出出┅┅肉慾狂瀾中的少女只感到那根粗大駭人的肉棒越來越狂野地向自己陰道深處衝刺,她羞赧地感覺到粗壯駭人的“它”越來越深入她的“幽徑”,越刺越深 ┅┅芳心又羞又怕地感覺到我還在不斷加力頂入┅┅滾燙的龜頭已漸漸深入體內的最幽深處。隨著我越來越狂野地抽插,醜陋猙獰的巨棒漸漸地深入到她體內一個從未有“遊客”光臨過的全新而又玄妙、幽深的“玉宮”中去┅┅在火熱淫邪的抽動頂入中,有好幾次靈雨羞澀地感覺到我那碩大的滾燙龜頭好像觸頂到體內深處一個隱秘的不知名的但又令人感到酸麻刺激之極,幾欲呼吸頓止的“花蕊”上。
    她不由自主地呻吟狂喘,嬌啼婉轉。聽見自己這一聲聲淫媚入骨的嬌喘呻吟也不由得嬌羞無限、麗靨暈紅。我肆無忌怛地姦淫強暴、蹂躪糟蹋著身下這個一絲不掛、柔若無骨的雪白肉體。憑著我高超的技巧和超人的持久力將靈雨姦淫強暴得嬌啼婉轉、欲仙欲死。靈雨則在我胯下蠕動著一絲不掛的赤裸玉體,狂熱地與我行雲布雨、交媾合體。只見她狂熱地蠕動著赤裸裸一絲不掛的雪白胴體在我胯下抵死逢迎,嬌靨暈紅地婉轉承歡,千柔百順地含羞相就。這時我們兩人的身體交合處已經淫滑不堪,愛液滾滾。我的陰毛已完全濕透,而靈雨那一片淡黑纖柔的陰毛中更加是春潮洶涌、玉露滾滾。從她玉溝中、陰道口一陣陣黏滑白濁的“浮汁”愛液已將她的陰毛濕成一團,那團淡黑柔卷的陰毛中濕滑滑、亮晶晶,誘人發狂。
    我粗大硬碩的肉棒又狠又深地插入靈雨體內,我的巨棒狂暴地撞開少女那天生嬌小的陰道口,在那緊窄的陰道“花徑”中橫衝直撞┅┅巨棒的抽出頂入,將一股股乳白黏稠的愛液淫漿“擠”出她的“小肉孔”。巨棒不斷地深入“探索”著靈雨體內的最深處,在“它”凶狠粗暴的“衝刺”下,美艷絕倫、清秀靈慧的少女的陰道內最神秘聖潔、最玄奧幽深,從未有“物”觸及的嬌嫩無比、淫滑濕軟的“花宮玉壁”漸漸為“它”羞答答、嬌怯怯地綻放開來。
    這時,我改變戰術,猛提下身,然後吸一口長氣,咬牙一挺肉棒┅┅靈雨渾身玉體一震,柳眉輕皺,銀牙緊咬,一幅痛苦不堪又似舒暢甘美至極的誘人嬌態,然後櫻脣微張,“哎┅┅”一聲淫媚婉轉的嬌啼衝脣而出。芳心只覺“花徑”陰道被那粗大的陽具近似瘋狂的這樣一刺,頓時全身冰肌玉骨酸麻難捺至極,酸甜麻辣百般滋味一齊涌上芳心。只見她一絲不掛、雪白赤裸的嬌軟胴體在我身下一陣輕狂的顫慄而輕抖,一雙修長優美、雪白玉潤的纖柔秀腿情難自禁地高舉起來。
    靈雨狂亂地嬌啼狂喘,一張鮮紅柔美的櫻桃小嘴急促地呼吸著,那高舉的優美修長的柔滑玉腿悠地落下來,急促而羞澀地盤在我腰後。那雙雪白玉潤的修長秀腿將我緊夾在大腿間,並隨著緊頂住她陰道深處“花蕊”上的大龜頭對“花蕊”陰核的揉動、頂觸而不能自製的一陣陣律動、痙攣。我也被身下這絕色嬌艷、美若天仙的少女那如火般熱烈的反應弄得心神搖蕩,只覺頂進她陰道深處,頂住她“花蕊”揉動的龜頭一麻,就欲狂泄而出,我趕忙狠狠一咬舌頭,抽出肉棒,然後再吸一口長氣,又狠狠地頂入靈雨體內。碩大的龜頭推開收縮、緊夾的膣內肉壁,頂住她陰道最深處那羞答答的嬌柔“花蕊”再一陣揉動┅┅如此不斷往復中,我更用一隻手的手指緊按住靈雨那嬌小可愛、完全充血勃起的嫣紅陰蒂一陣緊揉,另一隻手捂住靈雨的右乳,手指夾住峰頂上嬌小玲瓏、嫣紅玉潤的可愛乳頭一陣狂搓我的舌頭更卷住靈雨的左乳上那含嬌帶怯、早已勃起硬挺的嬌羞乳頭,牙齒輕咬。
    “啊┅┅啊┅┅啊┅┅哎┅┅啊┅┅啊┅┅哎┅┅唔┅┅啊┅┅哎┅┅啊啊┅┅啊┅┅”靈雨嬌啼狂喘聲聲,浪呻艷吟不絕。被我這樣一下多點猛攻,但覺一顆芳心如飄浮在雲端,而且輕飄飄地還在向上攀升┅┅不知將飄向何處。我俯身吻住靈雨那正狂亂地嬌啼狂喘的柔美鮮紅的香脣,企圖強闖玉關,但見少女一陣本能地羞澀地銀牙輕咬,不讓我得逞之後,最終還是羞羞答答、含嬌怯怯地輕分玉齒,丁香暗吐,我舌頭火熱地卷住那嬌羞萬分、欲拒還迎的少女香舌,但覺檀口芳香,玉舌嫩滑、瓊漿甘甜。含住靈雨那柔軟、小巧、玉嫩香甜的可愛舌尖,一陣淫邪地狂吻浪吮┅┅靈雨櫻桃小嘴被封,瑤鼻連連嬌哼,似抗議、似歡暢。
    這時,我那粗大的肉棒已在靈雨嬌小的陰道內抽插了七、八百下,肉棒在少女陰道肉壁的強烈摩擦下一陣陣趐麻,再加上在交媾合體的連連高潮中,本就天生嬌小緊窄的陰道內的嫩肉緊緊夾住粗壯的肉棒一陣收縮、痙攣┅┅濕滑淫嫩的膣內黏膜死死地纏繞在壯碩的肉棒棒身上一陣收縮、緊握┅┅我的陽精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
    我抽出肉棒,猛吸一口長氣,用盡全身力氣似地將巨大無朋的肉棒往靈雨火熱緊窄、玄奧幽深和陰道最深處狂猛地一插┅┅“啊┅┅”靈雨一聲狂啼,銀牙緊咬,黛眉輕皺,兩粒晶瑩的珠淚從緊閉的秀眸中奪眶而出。這是狂喜的甜美至極的淚水,淚則全身仙肌玉骨一陣極度的痙攣、哆嗦,光滑赤裸的雪白玉體緊緊纏繞在我身上。水,是一個女人到達了男女合體交歡的極樂之巔、在“啊…”隨著一聲嬌羞輕呼,一股乳白粘稠的處女陰精從靈雨陰道深處的子宮內流射而出,順著浸透在陰道中的肉棒,流出陰道,流出臀溝,沿著玉股,浸濕白潔中沾染著片片處女落紅的床單。
    這時,我的龜頭深深頂入靈雨緊小的陰道深處,也在她緊緊含住龜頭的子宮口的痙攣中,將一股又多又濃的精液直射入靈雨幽深的子宮。
    美麗、清純的靈雨性交後已是香汗淋漓、嬌喘吁吁,她被我操得欲仙欲死,只見我們兩人下身緊緊交合在一起的媾合處淫精愛液斑斑,狼藉穢液不堪入目……
    開苞炮打完後,靈雨一絲不掛地跳下了床,注視著床上同樣一絲不掛的我。
    “你的床上功夫真棒,我是頭一次做,你搞得我很舒服,憑你這身床技搶得我的初夜權,我也不怪你,但你別誤會,這沒什麼,不能說明我已愛上了你,更不能代表我已選擇了你。”
    我沒說什麼,這時靈珊已回了家,看著赤裸的一對男女,靈珊知道我已成功。
    “姐,我對不起你。”看見姐姐她再也控制不住眼淚。“姐,我被他姦污了。”
    “妹妹,失身沒什麼,不要哭,女人總有第一次,他不是姐姐我的男朋友,”
    “但我是被強暴的,在自己的家裡,在自己的閨房,在自己的玉床上被她破宮的。”
    “強暴就強暴吧,這個男人床上功夫特棒,我想你被強姦中也得到了快樂。如果你要他隨時可回到你身邊,現在你重要的是在兩個男人中做出抉擇,我先睡了。”靈珊出了靈雨的閨房回到自己的房間。
    我也起了床,但還沒穿衣服,靈雨同樣一絲不掛地站在我面前,大膽地看著我,我覺得有望,她肯定要選擇我,天啊,我太幸運了。
    “做也做完了,這麼晚了,還不走?”靈雨冷冰冰地說。
    完了,我的情緒立刻到了最低點,她還是不選擇我,我只好走了。
    “那,那,那就再見。”我的聲音很低。
    令我吃驚的是突然靈雨的玉手抓住了我的肉棒,“很晚了,如果你不願走,你可以留下。”靈雨俏皮地說“不過你的小弟弟似乎沒有一絲睡意還想繼續工作。”
    我大喜,一把摟住赤身裸體的靈雨重新上床。我的臉埋向靈雨的腿間, “唔……”靈雨細聲地呻吟著。肉腿緊緊地挾住我的臉。一陣輕微的體臭刺激著我的鼻子。我的鼻子碰了一下她柔軟的恥毛,將舌頭伸進的肉縫開始激烈地舐了起來。
    “啊……啊啊……”靈雨拼命地想忍住喘息,但終於受不了這麼激烈的刺激,還是開始呻吟了。
    我的舌頭伸向那道裂縫不停的舐動著,待愛液流夠了,舌頭就拼命刺激她的陰蒂。愛液又粘糊又溫熱,還略帶一點酸昧。接著陰蒂又開始閃閃發光,一下子就勃起了。
    她的下體已被我弄得愛液四溢,我的嘴色,臉頰也變得又粘糊、又濕滑了。我更進一步的行動是,要靈雨挺起腰肢,分開她那豐滿的臀部,專心一致地去舐她的肛門。
    “噢鳴……”靈雨感到全身癢麻難當,拚命地扭動著腰肢。
    我聞到了一股神秘而又奇異的體臭。
    我再用唾液充分潤濕她的肛門,然後將自己的食指,由淺入深地向肛門插進。
    “啊……你不要這樣,停手……”她像拒絕似地收緊肛門說。
    “你放鬆一下啦……”我強行將手指插進。
    “啊……討厭……”被我手指侵犯了肛門,靈雨無力地掙扎著。她汗流滿面,披頭散髮,拼命地掙扎,苗條修長的大腿也不停地戰慄、哆嗦。
    我的整個手指都插了進去。
    “唔……”靈雨已經出了聲,她的體內像被刺進一根木條,她不能動彈,全身肌肉頓時僵硬了……
    我再將大拇指插入她的陰道,兩根手指捏住陰道與直腸之間的肌肉,不停地愛撫。
    “啊,啊……”靈雨搖頭,身體掙扎著。
    我插入的兩根手指繼續蠢蠢欲動,且一面舔舐著陰蒂。同時又伸出另一隻手,去揉摸她的乳房。接著從陰道中抽出自己的大拇指,那食指也慢慢地從肛門拔了出來。
    靈雨有排便似的感觸吧,她用力地收縮著肛門。她的肛門一張一合,好像一朵花蕊,震慄著恢復了原狀。
    “好啦!用你小弟弟再射我一炮吧!”靈雨主動要求。
    “我想從後面來呀,你將屁股翹高一點呀!”我捉著就要從後面向她進攻。
    靈雨的兩手撐在床上,低著頭、高高地突著自己的臀部。靈雨那雪白的美臀,像去殼的雞蛋一樣的嫩滑。我托住她的臀部,勃起的陰莖從後向她插去。
    不知是期待還是懼意,就在將要插入的瞬間,她的臀部不停地震動著。
    我並未立即插入,我要慢慢體味個中的滋味,慢慢地蹲下自己的腰身。
    “噢!”當被插入的一剎那,由靈雨叫出了聲,全身肌肉一陣緊張,腰肢也彎曲了起來。
    我的下腹部完全壓在靈雨的美臀上,我感到又圓又有彈性的美臀,便更加用力地壓在由她身上。
    我開始一前一後地挺動著腰身。
    “啊……噢……”靈雨咬緊牙關,緊閉著嘴脣,終於她也忍受不住,配合著我有節奏的動作,她也開始有規律地呻吟。
    粘膜的摩擦,發出“辟嗒辟嗒”的聲浪,靈雨溢出的愛液將我的陰囊都弄至濕濕滑滑了。
    “你覺得舒服嗎?你也試著扭動一下吧?”我屏息靜氣地說。我將整個身體都壓在靈雨裸露背上了。又伸出我的雙手,抓住靈雨的一對乳房,,繼續活動著腰身,繼續向她壓了下去。
    “啊……啊……啊……”靈雨被搞到已經喘不過氣來,她縮起兩隻腳,拚命地掙扎著身子。由於是從後向她插入,靈雨受到了最大的刺激,我也感到特別銷魂……
    我的肉棒前後抽插的時候都緊貼著聶靈雨鮮嫩的陰壁,兩者結合得如此緊密,中間連一條縫都沒有。這種緊密的接觸對我來說是無與倫比的快樂和銷魂,在整個抽動的過程中,我可以細緻的體會兩人肉體相交時產生的那種經過長久的抽插後她的身體已經完全放鬆了,下體處透明的愛液迅速的潤滑了兩人交合的地方,在肉棒不斷的進出時發出“滋、滋”的聲音。一種從未經歷過的刺激快感慢慢的滋生出來,並且逐漸擴散到聶靈雨的軀體和四肢。她原本雪白晶瑩的胴體上已逐漸呈現出一種成熟、誘人的酡紅,象是吸引著別人前來采摘一般,使她的身體越發的顯得動人心魄。就連她婉轉的呻吟聲,逐漸也變得享受,我持續不斷的引導著聶靈雨,直至兩人都到達了交合的高潮。聶靈雨的身體微微的抽搐著,在肉棒的連續攻擊下徹底臣服了。嬌嫩的花房吸住了龜頭,宮口張開的瞬間,一股陰精快速涌出,我感到聶靈雨的陰關已開,陰元已泄。
    在不知不覺間,靈雨自己也主動地一前一後地搖動著腰肢,開始配合我的衝刺。她自然而然地萌生了快感,因而她才會扭動著自己的身體……
約略過了一會兒時間,靈雨終於忍受不住那股絕頂高潮,只見聶靈雨突然一頓,全身肌肉繃得死緊,抬頭叫道:"啊……。。不行了……啊……好舒服……好……好爽……啊……我……我泄了……"剎時一陣天旋地轉,全身不住的抽搐抖顫,我只覺靈雨的陰道嫩肉一陣強力的收縮旋轉,死命的夾纏著胯下肉棒,夾得我萬分舒適,急忙將肉棒緊緊的抵住穴心嫩肉不停的磨轉,轉得靈雨汗毛直豎,仿佛升上了九重天外,在一聲長長的尖叫聲中,一道滾燙的洪流急涌而出,燙得我的肉棒不住的跳動,我雙手一用力,腰桿一挺,一手抱住靈雨渾圓雪白的柔軟玉臀,一手摟住靈雨纖滑嬌軟的如織細腰,站了起來。
“哎……”靈雨一聲嬌媚婉轉的哀啼,隨著我一挺腰桿,靈雨感到陰道膣腔內的粗壯陽具猛地又往她緊小的陰道深處一挺……
    “哎…。”
    這令人落魂失魄的一下深頂,頂得靈雨嬌軀酸軟,上身胴體搖搖欲墜,她本能地用一雙如藕般的雪白玉臂緊緊地抱住這個正跟她緊密“交合”在一起的我。靈雨嬌羞萬分地感到,我陽具頂端那粗碩渾圓的滾燙龜頭已經結結實實地頂在了她陰道最幽深處最稚嫩敏感的嬌羞“花蕊”——子宮口上。
    我的巨棒越來越深入靈雨幽深的陰道底部,我的龜頭不斷碰觸到她體內深處最神秘、幽深的羞澀“花蕊”。終於,一波銷魂蝕骨的狂喜降臨到我們兩個交媾合體的男女身上。我巨大的龜頭深深地頂入靈雨的陰道,頂住她陰道最深處那粒早已充血勃起、嬌小可愛的羞赧“花蕊”一陣揉動┅┅而美貌佳人則全身仙肌玉骨一陣極度的痙攣、哆嗦,光滑赤裸的雪白玉體緊緊纏繞在我身上,在“啊---”長長的一聲嬌吟中靈雨從陰道深處又射出了一股又濃又稠的玉女元陰。
    我從靈雨身後拔出肉棒,又從靈雨身前插入她那剛被破處的陰道,我就抱住這個溫婉柔順、千嬌百媚、美麗清純的美女(是女友還是炮友現在我還不知道)那一絲不掛、柔若無骨、嬌嫩雪滑的如玉胴體走下床來,在房中走動起來,而且我每走一步,陽具就聶靈雨那緊窄嬌小的陰道深處一挺一送……
    我就這樣在室內邊走動,邊插著胯間這個高貴純潔、美麗優雅的聶靈雨那完美無瑕、一絲不掛、凝滑如脂的雪白玉體。
    聶靈雨又羞經了小臉,嬌羞怯怯地一聲聲不由自主地嬌啼輕哼。她不敢抬起頭來,只有把羞紅無限的美麗螓首埋在我肩上,一對飽滿可愛的嬌挺椒乳也緊緊貼在我胸前,那雙雪白玉潤、纖滑修長的優美玉腿更是本能地緊緊盤在我身後,死死夾住我的腰,因為一松她就會掉下地來。
    我一邊走著圈,一邊用我那異於常人的粗壯陽具狠狠地抽插著聶靈雨那嬌小緊窄的滑嫩陰道,“嗯……唔……嗯……唔……嗯……哎……唔……嗯……唔……哎…… 哎……唔……嗯……”聶靈雨又羞紅著俏臉,情難自禁地羞羞怯怯地嬌啼婉轉著,彷彿在回應著我陽具在她緊小陰道內的抽插。
    我抱著這個千嬌百媚、一絲不掛、美麗赤裸的聶靈雨,火燙粗大的陽具在她的體內進進出出不斷抽送,當我轉到床邊,靈雨那半掩半合的動人美眸猛地看見剛才她和我激烈交媾的潔白床單上的那一片片狼藉穢物,立時更羞得無地自容。因為,她同時發覺一股股溫熱滑膩的粘稠愛液正從她自已下身與我陽具緊緊“交合”的玉縫處流泄出來,順著她光潔嬌滑的雪臀玉股流下去,流到臀部的最下面時,已變得一片冰涼,“嗯……”聶靈雨花靨嬌暈,桃腮羞紅一片。
    我的肉棒在聖潔美麗的聶靈雨的緊窄陰道中不斷地抽插頂動著,美麗清純的聶靈雨美眸含春、桃腮暈紅,芳心含羞怯怯地嬌啼婉轉著,回應著他的每一下姦淫抽插……房間內呻吟嬌喘聲撩人陣陣,旖旎春色彌漫了整間睡房。
    一對精光赤裸的“情侶”忘情地沉溺在肉慾淫海中合體交媾著行當又一波高潮來臨時,靈雨一陣急促地嬌啼狂喘,“啊。。。。啊……”
    一聲淒艷哀婉的撩人嬌啼從春色無邊的室內傳出,靈雨雪白晶瑩的嬌軟玉體猛地緊緊纏著我的身體,一陣令人窒息般的痙攣、哆嗦,櫻口一張,銀牙死命地咬進我肩頭的肌肉中,聶靈雨再一次體會到那令人欲仙欲死的交歡高潮。
    我將靈雨重新放在床上,下腹壓在她豐美的陰阜上,肉棒頂開了粉紅色的花瓣,一陣肌肉收縮的感覺後,大量灰白粘稠的陽精從我的體內急噴而出,溫熱的液體頓時射進了靈雨的體內。粘乎乎的液體涌入柔軟的子宮裡,混合了體內原有的陰精,溢滿了肉棒和愛穴之間的空隙。持續涌入的液體涂布在深谷中的每一處肉壁上,然後緩緩的流到聶靈雨的雙股間。“啊啊……”靈雨抖動著全身,她在不停地喘息。大概她覺得精液噴到了子宮口了吧!她的高潮似乎還沒有完,陰道在陣陣的收縮,她的情緒一時非常高漲。
    我體味看陰莖搏動的快感。待到精液都被榨乾時,我便停止了動作,整個肉軀壓在靈雨的背上。靈雨仍在呼嚇呼嚇地喘氣,她已精疲力竭。她稍微扭動一下身體,全身的肌肉就會敏感地痙攣。
    肉棒射出最後一滴精液,迅速的綿軟著從愛穴裡退了出去,靈雨不由的發出了一聲長長的嘆息。靈雨再也支持不住,身體無力的癱軟在床上。
    “全部射進去了嗎?你覺得舒服嗎……”靈雨問。
    “當然舒服了,我的美人。”
    過了好久,我才慢吞吞地起身,慢慢地將插入的陰莖抽出。
    “啊……”由靈雨細聲地呻吟著。我的陰莖一抽出,精液混合著自靈雨分泌的愛液,頓時向陰道口倒流了。
    靈雨還在極度亢奮高潮中,秀靨暈紅如火,美眸輕合,柳眉微皺,銀牙緊咬進我肩頭的肌肉裡。高潮過後,我們兩個赤裸裸的男女在交歡合體的極度快感的餘波中相擁相纏地癱軟下來。靈雨嬌軟無力地玉體橫陣在床上,香汗淋漓,吐氣如蘭,嬌喘細細,絕色秀靨暈紅如火,桃腮嫣紅,惹人憐愛。此時她的腦中一片空白。
    回過神來,靈雨拿起手機打給研究生,正式宣布和他徹底分手,她一邊還握著我的陽具。
    洗澡完後我擁著她雙雙赤身裸體地睡了,睡夢中我還捧著她一對玉乳,而靈的玉手也握著我的大雕毫不鬆手。。。
    後記:靈雨終於成了我的女友,我們的關係發展很快,很快我就和她在她家同居了,我每天可以操她的包子美穴,她對我也很滿意我將所有業餘時間都陪她,也從此不再花心,但她也不全了解我,男人的花心永遠改不了,趁靈雨不再的空隙,我也常常將靈珊的嫩穴操得死去活來,對金敏我也經常保持一腿關係,那頭豬很快也結婚了,新娘是一個盡次與靈雨這樣漂亮的女孩,為報復那頭豬曾欺負過我女友靈雨,在他婚前,我蒙面將她新娘強暴了,令我驚奇的是他的新娘還是個處女,真是豬,婚前居然不把新娘開苞了,我將肉棒直插到她的花心,處女膜破時,準新娘的花瓣片片落紅,我將她的處女血全部吞入口中,將我的精液作為我對他們結婚的最好祝福射入了準新娘的子宮深處。把那頭豬的新娘破宮後,我也沒忘了眼鏡男,我雇傭民工將他的把兒給廢了。

TOP

xyz
av

笨小孩八卦交流站

GMT+8, 2014-11-27 22:05, Processed in 0.034599 second(s), 8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1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