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小孩八卦交流站

註冊 |登錄

笨小孩八卦交流站貼文情色小說 › 查看主題

10880

查看

0

回復
返回列表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go

鹿鎮逸事(又名:我的風流歲月/鄉村如此多嬌)1-213

樓主
發表於 2010-12-11 13:59 | 只看該作者 | 倒序看帖 | 打印
鹿鎮逸事(又名:我的風流歲月/鄉村如此多嬌)1-213鹿鎮逸事(又名:我的風流歲月/鄉村如此多嬌)1-213

  作者:玉玲瓏/ 玲瓏木

  鹿鎮逸事

  《鹿鎮逸事》也被網上稱為《我的風流歲月》,作者玲瓏木在第四十七章之
後將其改名為《鄉村如此多嬌》

  第一章救美

  地球並不是唯一一個適合人類的居住的星球,在遙遠的星空中,有一個碩大
的水球,它的名字叫烏托邦,那裏所有的一切都和地球相近,或者說幾乎是完全
一樣,當然也有國與國之分,相對于我生活的國度,是一個科技與自然能力相互
映輝的地方。

  故事就發生在烏托邦紀年的九十年代,我叫陳春雨,那時我十八歲,作為支
持貧困地區的有誌青年被安排到了南華山下一個叫鹿鎮的地方。

  鹿鎮是個小地方,巴掌大的地方。百十來戶人家,一條叁、四米寬的青石階
路橫貫東西。地方雖小,但地處要衝,所以還是蠻熱鬧的。提著行李,跟著領路
的幹部在街上走著,我甚至在小鎮的拐角處看到了一座古玩店,不過想想也有道
理,這裏據說有靈氣在大秦國成立以前曾經是古代皇宮貴族的陵墓首選位置,所
以經常有一些文物販子,陰陽先生出沒。

  鹿鎮給我的第一感覺就像是來到了一個江南小鎮,古樸的民風,明清時代的
建築,裊裊的炊煙,再加上山區特有的那股新鮮空氣,一切的一切,讓我忘記了
旅途的疲憊。

  “到了,這裏就是鹿鎮政府。”幹部指著小街北邊的一個大門。大門開著,
裏邊是一個不大的庭院,一棟六上六下的樓房面南背北,鮮艷的大秦國旗在屋頂
飄揚。

  “老孫頭,上頭來人了,還不快去叫鎮長,我們等著。”幹部對著傳達室一
個正在看報紙的老頭說。

  “噢,我馬上就去。”老孫頭取下臉上的老花眼鏡,望了我幾眼,然後屁顛
屁顛地跑出了傳達室。

  一會兒,一個叁十二、叁歲的中年男子和老孫頭過來了,一眼看上去是一個
老實人。“妳好,陳春雨同誌,謝謝妳的到來,我叫江凱,是鹿鎮鎮長。我等到
現在天快黑了,妳們才來,一路辛苦了吧。”說著他伸出了手。

  “不辛苦,叫我小雨,叫同誌生分。”我笑笑和他握了握手。

  “好了,我的任務完成了,要走了,我還有別的事情。”幹部和我們寒暄了
幾句,就走了。

  “小雨,把行李給我,”江凱二話不說拿過我的行李,“走,上我家去。”

  “到妳家去?”我很驚訝,原本以為要住招待所或鎮政府的。

  “鎮上的事我一個人忙不過來,妳以後就是我的助手,”江凱提著行李邊走
邊說,“我家離鎮政府最近,所以妳住在我家,上下班方便。”

  “那就謝謝妳了,江大哥,以後要拜托妳們了。”

  “哪裏,哪裏。”

  走了七八分鐘,就到了江凱的家,他家在鎮政府東邊不遠,就在小街邊上。

  推開院門,來到院子裏。江凱是四合院式的房子。東廂房,西廂房,再加上
北廂房。北廂房有叁間,中間一間是客堂。院子裏有口井和一個水鬥。

  “劉潔,上邊派來的陳春雨來了,快出來幫忙拿東西。”江凱衝著西廂房大
聲說。

  江凱話音剛落,一個美麗婦人的身影出現在西廂房門口。婦人二十七八歲,
一米六五左右,臉色白凈,皮膚細膩,看上去標準的一個良家少婦。婦人上身穿
著一件粉紅色的緊身襯衫,下身一條黑色的及膝中裙,一雙涼鞋配著一對雪白的
小腳,成熟女人的魅力盡顯無遺。

  我一看,心口一顫,老天,這是個什麽樣的婦人啊,簡直就是人間尤物。想
不到落後的山區也有這麽美貌的女子。見到她,我仿佛心裏所有的疲勞都煙消雲
散了。

  “人家才做完飯,剛剛想坐下休息會兒,妳就來大唿小叫的。”婦人邊說邊
走了過來。

  婦人從江凱手中接過了行李,打量著我,“唷,還是個半大娃子哪。我叫劉
潔,是江凱的老婆,鹿鎮會計。”說著莞爾一笑。

  “我、我叫陳春雨,以後妳就叫我小雨吧。”見到她笑,我說話都變得結巴
起來。

  “劉潔,我去喝些水,渴死了,這個夏天怎麽天這麽熱。妳帶小雨去東廂房
把行李放好。等會兒鎮裏還有事情,我要急著去處理呢。”江凱說著急匆匆地走
了出去。

  “別理他,咱們走,他就這副德行。”劉潔提起重重的行李。

  “還是我來拎吧。”不知怎的,心頭涌起一股憐惜之情,我從劉潔那裏拿過
行李。

  跟在劉潔後頭,我來到了東廂房。這是一間不大的屋子,西窗下有個床,東
窗下有個寫字臺,寫字臺上有個叁五臺鐘,正滴答滴答地走著。寫字臺旁邊是個
老式的衣櫥。房子很小,可是給人的第一印象卻是整潔。

  “把行李給我,我幫妳放好。”劉潔拿過我的行李走到床邊。彎下腰,把行
李放到床底下。

  由于我站在劉潔的側後方,正好看到黑色中裙包裹下劉潔撅起的圓臀,腦子
裏不由閃過一絲猗唸,“好圓的屁股。不知摸上去感覺怎樣。”一瞬間,一股興
奮涌向腦海。

  我連忙轉過身去,心裏暗罵自己無恥,“妳怎麽這麽下流?見了女人就像公
狗一樣發情?而且她還是有老公的人!”與此同時心裏另一個聲音卻在說:“劉
潔確實漂亮,是男人哪個不喜歡,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妳認了吧,別以為妳有
多高尚,這才是妳的本性。”

  劉潔把行李放好,轉過身,對我說,“小雨,以後這裏就是妳的住處,妳可
要把這裏當做妳自己家裏呀。”

  “是,嫂子,我接受妳的教誨!”我一本正經地說。

  “好,我就接受妳這個小叔子。不過妳可要聽話。”劉潔嫣然一笑。

  正說得熱鬧間,“喵,”一聲貓叫打破了局面,兩人都不約而同地朝窗外望
去,衹見外邊蹦進來一直吊背的大黑貓,瞪著圓熘熘的眼睛。

  還沒有等他們兩個反應過來,那衹大黑貓已經跳進了窗子。

  “真可愛!”劉潔一時忘記了我的存在,蹲下身子朝大黑貓招手。

  沒有想到那衹黑貓好像沒有反應一樣,徑直朝劉潔的臥室跑去,一刻也沒有
停留。

  “喂,妳幹什麽?”劉潔大急,完全忘記對方是一衹動物了。

  “喂,妳這衹色貓叼的什麽,快給我放下!”還沒有等我反應過來,裏邊已
經傳來了劉潔的尖叫聲。

  出了什麽事情,我忙衝了過去,衹見劉潔圍著那衹貓直轉。

  黑貓口中刁著一個粉紅色的東西,不停的奔跑。

  我還是第一次進女人的房間,頓時傻愣在那裏。

  “愣在那裏幹什麽,快幫我把門給關上。”劉潔驚慌之極,朝我大嚷道。

  “哦”我答應了一聲,總算明白過來,這時才注意到那衹黑貓嘴中叼的是什
麽東西——一條粉紅色的內衣,上邊繡著蕾絲,頓時又是一陣目眩,覺得自己渾
身熱燥。

  “快抓住它。”劉潔大叫。

  臥室通往外邊的窗戶在關著,這次真是瓮中捉鱉,那衹黑貓無處可逃。

  兩人一步一步朝前走去,把那衹貓逼到角落,黑貓好像很恐懼,弓著身子,
口中發出咕咕的聲音。

  它的嵴背越鼓越高,四肢不停的移動,我愣住了,他發現貓眼中一閃,泛著
微白的光芒,貓眼一般來說大都呈黑青色。

  隨著那衹貓變換自己的方位,我看得更加清楚,貓的上眼白之間分明豎著一
條暗黑色的直線,降頭術!!

  這個時候劉潔看到二人把黑貓逼到角落中,心情大好,張開雙臂朝黑貓撲去,
我大吃一驚,還沒有來得及阻攔,衹見那衹貓已經竄起身子,揚起厲抓勐地朝劉
潔臉上抓來。

  “不要!”劉潔看到這樣的情況,頓時開始驚叫忘記了躲閃。

  就在那一瞬間,我一個撲身。已經把劉潔撞倒。兩人滾落在地。

  可是那雙厲爪卻深深地印在我的背上,衹聽見“嘶……”的一聲,我的襯衫
已經被撕了一個大窟窿,鮮血瞬間將背部染紅。看來這衹老黑貓下了重手。

  “呀”伴著一聲慘叫,我嵴背上頓時血流如注。

  劉潔看到突生的變故一時間愣在那裏,不知道如何是好,全憑我壓著自己,
她眼睜睜的看著那衹黑貓竟然好像人一般,把門用尖銳的爪子抓開,然後逃之夭
夭。

  我咬著牙齒蹲起身子,渾然忘記了剛才香艷的一幕。

  “血,妳流了這麽多血,不得了了,我打電話快叫醫生來。”劉潔一看到我
渾身是血的樣子,更加慌江,好像六神無主了。

  “不要,”我看到劉潔在嗯電話,忙出手阻止。

  “怎麽了?”

  “這點小傷包扎一下就可以了,”我搖了搖頭。

  “那怎麽行。”劉潔說著又要撥電話。

  “沒事的,別忙了。”我忍著疼痛說道。

  “站在這裏等著!”劉潔命令道,然後快步跑進裏邊。

  見她手中拿著紗布和藥水,我這才明白劉潔要幹什麽,

  “謝謝……謝謝大嫂。”我真誠地說了一句。

  “別說那麽多廢話,快點把上衣脫了。”

  “妳……妳把藥給我,我自己塗。”到了這份上我那裏還不明白她要幹什麽?

  “妳自己怎麽塗?”劉潔疑惑的問,馬上明白我害羞,嗔怒的說道:“一個
半大的娃子,連胡子都沒有長起還知道害羞呢。”

TOP

xyz
av

笨小孩八卦交流站

GMT+8, 2014-9-2 19:36, Processed in 1.534138 second(s), 8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1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