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小孩八卦交流站

註冊 |登錄

笨小孩八卦交流站貼文情色小說 › 查看主題

671

查看

0

回復
返回列表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go

靈慾教師(1

樓主
發表於 2010-9-6 18:19 | 只看該作者 | 倒序看帖 | 打印
靈慾教師(1主題發表人:白癡色魔
發表時間:01/23  


第一章
史上最強靈能力者的誕生

一整天耗在漫畫店,把「靈異教師神眉」從一到三十一集看了一遍,愈看愈覺得整套漫畫在唬爛﹗哪有那麼好康的靈能力啊﹖打柏青哥百發百中,還可以把妖力分給妖怪,跟人魚、雪女有一腿什麼的。如果我也能那麼自由運用自己的靈能力就好了。

我是師大86級的畢業生,64年次的「社會新鮮人」,為什麼明明一把年紀了卻說自己新鮮呢,是因為我86年畢業,最近才在南部找到工作。花了5年才找到教職,都是因為我的靈能力惹的禍。

上次在桃園縣的國中試教,突然被華航大園空難的亡魂上身,當場在學生面前表演翻觔斗30圈,把校長嚇得目瞪口呆,工作當然是沒了。在嘉義縣協同中學的英文口試,又被民雄鬼屋亡靈上身,英文口試卻用日文和台語回答,還一邊叫著「夭壽、救人喔、還我命來﹗」自覺失態的我趕忙道歉走人。

幸虧去年到大陸四川的觀光,無意間收服了一隻惡鬼;﹙說三隻也可以,有時候我覺得她們三個比惡鬼還恐怖,﹚在牠的幫助下,才讓我的人生際遇漸漸順遂。不過我還是很不想運用我的靈能力,因為,唉,我先解釋去年的情形讓你們了解,你們就知道為什麼我不想用我的靈能力了。

從小我就跟別人不太一樣,常常可以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東西﹔後來我才知道這叫陰陽眼,俗稱「魁公」。我的體質非常敏感,時常被地縛靈,浮游靈等等上身﹔我家光是幫我除靈就花了幾百萬台幣了。也因為我的靈感體質,有幾位大師曾經收我當過弟子,等著我幫他們光大門楣,可是後來都被我引來的惡靈嚇跑,所以我只學了一點除靈的皮毛。

言歸正傳,去年8月間,我學校教職面試第50次落榜,家人也不忍心苛責我,還幫我設計了大陸三峽旅遊行程,誰知道原本高興的出遊卻改變我的一生。

剛到大陸的第二天,我就因為吸引了幾隻浮游靈而被旅行團員唾棄,後來甚至連導遊也丟下我,故意設計讓我迷路。我知道這不能怪他們,任誰跟我相處一段時間都會受不了的。我便自己尋找回飯店的路。迷路還不打緊,我發現身邊的靈體愈來愈多,大家如果去過中南半島的貧民難民區,也許能體會我的心情,我當時就像被那邊兒童包圍起來要糖吃的窘境。

我除靈除到一半,才猛然想起,民間傳說鬼城酆都就在四川境內,所以我才會面臨鬼魂趕之不盡、驅之不絕的情況。

突然我聽見熟悉的白衣觀音經文,心頭一凜,太好了,一定是有靈能力者在附近,而且搞不好是他發現附近磁場的異變,特地來救我的。我往經文傳來的方向狂奔,經過兩三分鐘我才發現經文的來源。

哇,真是人間地獄﹗看起來像一個法會的現場,可是僧侶法師裝扮的靈能力者卻屍橫遍野,僅存三名道教的法師背對背呈正三角形防禦陣勢,汗流浹背地在唸著經文抵禦靈體的攻擊。我掏出唸珠隨手打跑兩隻靈體,跳進他們的三角形中也跟著唸起經文來。他們看到有靈能者加入,微微露出笑容,隨即又凝氣屏神地唸著經文,我這才發現這三位法師不僅長相神似,而且都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大美女。

不過我無暇欣賞她們的美貌,只得專心唸著經文。說也奇怪,也許是類似傳心術的功夫,我一跳進他們的法陣就明瞭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了。

他們是一整個靈能者家族,原來當時正逢農曆七月十五鬼門關要關門,他們便出動大多數家族成員辦一場法事要安慰亡靈,可是亡靈的數量比想像中多,而且我的靈感體質吸引了太多不屬於酆都縣鬼城的亡靈,使得他們無法招架,犧牲了大多數家族成員;而且靈能力者死後又干擾當地磁場引起磁暴,於是造成惡性循環。她們原本打算持續結界到天亮脫困,可是因為我的加入她們現在是進退維谷了,因為我吸引的靈體遠比我趕跑的要多,反而造成她們的負擔。

就在我們苦思脫困的方法時,雪上加霜的消息傳來了,一隻戰鬥力超強的惡靈出現﹗其實原本世界各地都有所謂的鬼城,而不單是四川的酆都﹔可是在某些缺德作家﹙我是其中之一﹚的渲染下,使得大家都把恐怖害怕的能量往酆都灌注,久而久之便形成騷靈現象最明顯的地域。

眼前的這隻惡鬼身高至少有五六個姚明那麼高,體重更有六個歐尼爾那麼重﹙看起來是這樣,其實靈體的體重是趨近於零的﹚,全身都被火燄燃燒著。只見牠一揚手,地上的屍體都被高熱燒得灰飛煙滅。三位女靈能者眼見家人屍體被凌虐,悲憤莫名,心有靈犀般一躍而起,變換了幾種身法令人無法捉摸,從身上掏出各式各樣的除靈武器,可是卻似乎不怎麼有效。

在她們衝上去一拼當下,我又接收到她們的傳心術說,要是她們犧牲了,要我別害怕,她們會凝聚她們臨終前的靈力保護我。我呆了片刻,沒有一絲一毫安心的感覺。眼前的惡鬼別說會噴火了,光是用壓的要壓死幾十個像我這樣的大男生只怕綽綽有餘了﹙註﹕我身高比湯姆克魯斯高,體重比俠客歐尼爾輕,頭髮比布魯斯威利多,有意交往者請洽09287xxxx1﹚。

不到五分鐘,那三位貌美的靈能者都受了程度不一的傷害,我雖然幫不上大忙,可是基於憐香惜玉的心理,在當時卻還想幫她們多擋一下。於是我抱著必死的決心往惡鬼撲了過去,而藉著傳心術我聽到那三位靈能者的心裡是這麼的說著﹕「他的靈能力正急速上昇,賽啦,豈有此理,他靈力甚至比我們還強烈了﹗」此時惡鬼也向我噴出了一束地獄級的業火,我想我的人生就到這了,我好想當一天正式的老師啊,嗚嗚。

只見那三位靈能者竟搶在我面前,雙手雙腳張開呈大字形為我承受那烈火。「不行啊,妳們的靈能力再強也擋不住的﹗」我連忙大呼,然而已經太遲了,她們三位就在我面前化為灰燼,而因為她們缺少某個男性才有的部位,所以她們並未完全幫我承受了烈火,而是讓部分烈火穿過她們的胯下燒傷了我的那話兒。

說燒傷其實並沒有太痛楚的感覺,而是讓它完全地消失了,跟了我28年的小兄弟就這麼不見了,化為灰燼,用外科顯微手術也徒勞無功,而三位美女也因我而死,還有之前那幾十位除靈失敗而犧牲的靈能者,我深深自責這一切都是由我而起,我悲痛地再次往那隻惡鬼衝去,接著我就失去意識了。

不過我當然沒死,不然這篇故事是怎麼來的呢﹖我只知道我收服了那隻靈能量全世界排行數一數二的惡鬼,不過卻不是靠我的力量。後來我才明白是那數十名犧牲的靈能力者以浮游靈的形式,死後仍然奮戰不懈,減弱了惡鬼的力量,而那三位美女靈能者更在死後化為靈體封印了惡鬼,不過因為封印需要有寄主,在當時沒有選擇的餘地之下,她們竟然,她們竟然,嗚嗚。

聰明的讀者應該猜到了吧,她們三位便把惡鬼封印在具有靈感體質的我身上,而因為我失去了陰莖,她們便讓惡鬼成為陰莖的形狀寄宿在我胯下了,成為史上最強力、也是最丟臉的靈力武器。

以後我要除靈時,只要褲子脫下大叫﹕「南無大慈大悲救苦救難廣大靈感,出來吧,鬼屌﹗」我就可以普渡眾生了。

第二章
民雄鬼屋除靈事件

具備了完整(?)的靈能力後,我第一個想到的便是去找以前害我面試跟試教屢戰屢敗的惡靈復仇。我第一個目標就是嘉義縣民雄鄉的民雄鬼屋。

我自己是嘉義人,其實我大略知道民雄鬼屋的歷史。雖然大家繪聲繪影地說它裡面的厲鬼有多猛有多厲害,但我知道的民雄鬼屋卻只是當地某旺族荒廢的祖產罷了,並不像外傳所說死過很多人,以致後來被靈體佔據形成鬼屋。

大家最常聽說關於它的鬼故事,莫過於日本兵駐紮事件,跟員外ㄚ鬟被辱投井事件等。

註:所謂日本兵駐紮事件,就是啊,日據時代鬼屋已經是荒廢狀態,所以一隊日軍就駐紮過夜。結果半夜哨兵發現可疑人影,百喚不答後開槍示警,驚醒其他人。後來一陣槍彈亂掃後,全員陣亡。驗屍員跟調查人員經過彈道比對,發現他們的傷口內竟然都是自己槍械的子彈,就是每個人都自己開槍射殺自己的意思啦,聽得懂嗎。

雖然我一直認為這些都只是單純的謠言,但是我當初卻又是貨真價實地被附身,所以我為了釐清真相,便同我鬼屌中的三位姑娘一同前往。

我先大略介紹一下她們,她們是69年次的三姐妹。家族中其他靈能力者是每個人都要十八般武藝皆通,然而因為她們是異卵三胞胎,默契非凡,所以她們是各自專精自己的部分再相輔相成。

大姐張頤慈擅長的是心靈治療,她可以像大陸來的隔空抓藥高手張X ( 我忘記她叫什麼名字了 ) 般為人做心靈治療。我問頤慈說,她們都姓張,是同家的嗎﹖頤慈說張X是她們家族偷出走的叛徒,學藝未精,是靠魔術手法騙錢的,家裡的人都不承認有張X這個人,所以不算同家的。另外像印度有一些可以直接空手穿透人體摘除患部的功夫,她也擅長,她算是這三人組合的後勤部隊。她身高162cm,長髮及腰,喜歡穿藍色色系的洋裝。

老二張頤姿擅長的是封印系的咒術,像架設結界或是困住地縛靈超渡這樣的工作是她拿手的。她身高165cm,習慣綁馬尾,喜歡穿牛仔裝。

小妹張頤節擅長的是攻擊類咒文和實體拳腳功夫,是一線的作戰能手,她甚至能將念力化為實體,變為武器攻擊對方﹔再加上172cm的身高,打架從未輸過。留著短髮,平常則是穿著短褲,皮上衣居多。由於三個人長得頗為神似,所以她們的打扮迥然不同以便區分,而卻各有迷人的特色。

平常她們可以將念力化為自己的實體外表出現 ( 這叫陽神之術 ) ,如常人般行動。但由於我陰莖內的惡鬼還只是休眠狀態,所以她們平時都要留兩位在我體內封印住牠的力量,今天因為要對付的是民雄鬼屋惡靈,似乎比較缺乏主動攻擊的能力,於是我請老二頤姿和三妹頤節留下封印惡鬼,而讓老大頤慈以陽神之術在我身邊協助我。

對了,我必須澄清一下,到目前為止我可從未對這三位美女動過邪念,她們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為了方便接觸靈體,我們在半夜一點鐘造訪民雄鬼屋,其實它在我的印象中真的只是座普通的廢墟,可是我卻確確實實感到一股強大的靈力。

它門前提著一首不像詩又不像詞的文體寫著﹕
今夜娥眉泣血紅,
風雲色變玉奴怨。
醉月曾經弄庭鳳,
喋血西天夕陽紅。

我看了後,似乎能感到其中傳達的怨念跟傳說中故事的淒涼,不禁打了個哆嗦,雖然我知道此刻在鬼屌和張家靈能力三姐妹的保護下,這世上應該沒有靈體能奈我何,但我還是感到文字中傳出的怨念。

( 額外補充說明,民雄鬼屋宅第的三樓正面也噴了一副恐怖的對聯,以下內容絕對是真的,不信自己去看。寫著﹕血染床頭月經紅,幹你老母有夠痛﹗切,誰那麼無聊啊,爬那麼高去用噴漆噴這兩句﹗ )

言歸正傳,看完門口的文體,我跟頤慈便小心翼翼地進入民雄鬼屋前院,月光透過車蓋般的老樹射進雜草叢生的庭院,地上斑斑樹影的確有些恐怖。因為我和張家姐妹還不太明瞭鬼屌的厲害以及鬼屋內究竟是何種惡靈,頤慈竟然害怕地拖住我的手往她身上靠,我故作鎮定問道﹕「靈能力者還會怕鬼屋啊﹖」她臉上一陣緋紅輕聲道﹕「惡靈很恐怖啊,雖然妹妹她們每次都輕易把它們收服了,可是還是會怕啊。」

我看著她那可愛的媳婦模樣,不禁心頭一甜。有這樣可愛的美女陪伴身旁,再多惡靈也不怕了。

念頭才到此,頤慈抓我手的力道冷不防變大。我吃痛回頭看她,只見她緊閉眼睛,四肢和身軀不住顫抖指著我的背後說﹕「惡靈,惡靈。」我戰戰兢兢緩緩以每秒1度的弧度回頭,怕太突然回頭會被恐怖的惡靈嚇到。我嚥了嚥口水舒緩自己緊張的情緒,卻在一分鐘後發現周圍一點騷靈現象也沒有。

「喂,小姐,妳在莊笑維啊﹖」只見她還是害怕地原地輕跳著,閉著眼睛直指著前方的宅第。

我再四周環顧片刻,確定沒有靈現象,抓住她遮著眼睛的雙手往下一拉說﹕「妳自己看吧,沒有惡靈啊。」

她鼓起勇氣張開雙眼,卻又馬上閉起雙眼,雙手不斷重槌著我,以高八度的尖聲大叫﹕「明明就有﹗去你媽的擔擔麵﹗」我後來才知道原來四川也看得到南方公園。

「翹妳個小龜龜咧,我怎麼沒看到﹖」我一方面是心裡不安,一方面是覺得她在耍我,所以也罵了南方公園式的髒話。

此時我胯下頤姿和頤慈的靈魂開口了﹕「你現在不同以往了,已經失去了靈視能力,所以你看不到姐姐看到的惡靈。」啊,怎麼會這樣﹖以前是不想看還到處看到,現在為什麼看不到了﹖「因為以前你無法駕御你潛在的強大靈力,所以看不看得到不是決定在你的,現在多虧我們的幫助,你可以掌握控制你的靈能力了。」

「那我想看到靈體怎麼會看不到﹖」我不解地問。

「因為你是將我們和惡鬼封印在你的小弟弟內,所以必須你的小弟弟發揮作用,你才能隨心所欲駕御靈力。」

「啊﹖那讓小弟弟發揮作用是說我要在這裡尿尿囉﹖」我尷尬地問。

「不是哎,是要讓它硬起來。」頤姿很不好意思地以蚊子般細小聲音說。

「不會吧,真的要翹我的小龜龜了嗎﹖」

「哇靠,難道我以後除靈前都要先帶本閣樓在身上、然後邊唸經邊勃起嗎﹖我的天啊,妳們當初封印惡鬼在我身上時,都沒想過這問題嗎﹖」我氣急敗壞問。

「那不然你現在超渡我們啊,讓你小雞雞不見﹗」直性子的頤節就這樣頂了我一句。

「對不起,我不該用這種口氣,讓我自己靜一靜想想辦法。」我本來就不是EQ低的人,自己也知道我的態度不對,便靜下心來思索。

此時原本一直不敢張開眼睛的頤慈卻反而急忙往鬧鬼的宅第走去。我一把拉住她問﹕「妳幹嘛﹖妳不是怕得要死﹖幹嘛還往它走去﹖」

「我不能袖手旁觀,那個女孩子太可憐了。」

我一時丈二金剛摸不著腦袋,連忙問她看到什麼。頤慈這才說她見到的畫面跟民雄鬼屋傳說之一吻合,一位穿著看似顯貴的男性在月圓之夜酒後亂性,對伺候他的一名女婢動了邪念,正打算對她行性侵害。

「你還不快點用鬼屌救那個女孩子﹖」頤慈露出難得見到的焦急神態催促著我。

我也想用我的靈力啊,可是我現在怎麼硬得起來﹖我額上冒出焦急的汗水,不知如何是好。

「只好這樣了。」頤慈下定決心般喃喃自語,然後轉身便把我的外褲一扯而下﹗

我大吃一驚,連忙要穿回我的外褲。頤慈卻抓住我的手,認真地看著我的雙眼說﹕「這是逼不得已的,你別想歪喔。」嗚嗚嗚,早知道就該穿牛仔褲出門的,我第一次被女孩子脫褲子的經驗竟是在此種緊迫的狀況下發生。

我原本還想再掙扎。頤慈又說﹕「那個女孩子快要被凌辱了,我不能眼睜睜看她被欺負。」

唉,於是為了避免那位女婢被員外凌辱,我卻要被頤慈凌辱了。

雖然表面上我裝得很無奈,百般不願意般讓頤慈想辦法讓我勃起,內心卻是爽呆了。

她褪下我的外褲和內褲,害羞地以她的纖纖玉手一手捧起我的蛋蛋,一手小心翼翼地拎起我的陰莖緩緩進行著前後搓揉的動作。
「拜託,小姐,不是這麼弄的啦,叫妳們經理出來。」被她搞得我不上不下,不免有失望之感。

「經理﹖」她疑惑地問。「沒啦,開玩笑的。」

「那要怎麼樣弄﹖我只看過幾次A片,不知道怎麼讓男生勃起。」

「剛剛急著脫我褲子的是妳,現在不會弄的也是妳,切切切。」我沒好氣地道。

她羞澀地問﹕「那要怎麼樣弄嘛。」

「是不是為了救那個女孩,妳什麼事都願意作﹖」

她害羞地點了點頭說﹕「嗯。」聽到她答應了,我耳邊不斷響著「哈利路亞、哈利路亞」的歌聲。

「那我說啊,妳先把裙子掀到膝蓋部分的高度。」我倒退了幾步,想以全螢幕收看她的美。

頤慈雖然不曉得究竟我想怎麼樣做,為了救那女孩,卻還是照做了。

她嬌羞地以雙手掀起淺藍色的洋裝,露出白晰的小腿,她雖然不具有像模特兒般的身材,一雙小腿卻堪稱一絕,修長的腿形不像一般四川姑娘常年爬山走出來的蘿蔔腿。

「接著一手拉住裙子,維持住現在的高度,一手撩起妳的上衣,露出妳的胸罩來。」

「幹嘛要這樣子做啦﹖」她不解而焦急地問。

「妳照做就對了啦﹗快﹗」我色性大發,想多看看頤慈擺出各種撩人的姿態,硬是忍住不讓自己勃起。畢竟像這樣的機會下次不知何年才有。

「什麼是胸罩啊﹖」「嗯,胸圍啦。」我們的溝通偶爾會像這樣有一點障礙。

「喔。」她低著頭不敢正眼瞧我一眼,乖乖地撩起了上衣露出了鵝黃色的胸罩。

我緩緩向她走近,溫柔地撥開她礙事的長髮,托著她的下巴讓她頭仰起,以便能將她嬌羞的神態一覽無遺。我估計頤慈的上圍應該有C罩杯吧,我個人偏好這種小C的胸形,太大反而覺得嘔心。真是太完美了,我喜歡的長腿,我愛的胸形。我將手探至她裙擺下輕撫她大腿間的縫隙,她怕癢地往後縮了一下,但為了讓我早點勃起,又不敢違逆我的意思,只好緊咬著牙關,讓我恣意撫摸她的大腿。

我的手愈來愈不規矩,漸漸往她大腿的交會部游移,她原本是十分抗拒我的舉動的,但在我溫柔撫摸她大腿一分鐘後,腿夾的力道似乎變得小了多,我一手撫摸著她的大腿,一隻手也沒閒著,便輕放在她胸罩上隔著胸罩輕揉著她的乳房,而更忘情地湊上我的嘴,輕輕地吻著她柔軟的雙唇。

她原本也輕閉著眼睛享受這一切,我眼看著陰莖就要變硬,她兩個妹妹一定會通知姐姐說我已經勃起,不必再委蛇我的舉動。我只好心一橫,不摸白不摸,在鬼屌即將甦醒的同時,往頤慈的胯下女人最秘密的地方伸出我的魔爪,誰知道被她一把抓住,她一改剛剛陶醉的模樣,眼神中散發著得意的光彩,嘟著嘴道﹕「呵呵,你總算硬了吧。」靠,她怎麼會知道我變硬了的,一定是她兩個天殺的妹妹通知她的。

我還想辯解﹕「沒有,我跟妳說喔,男生所謂變硬喔,有兩種...」頤姿和頤節沒讓我有解釋的餘地,便在我體內牽引著我往鬼屋的方向前去。你能體會嗎,就像有人拉著你的小雞雞逼你往前般的痛苦。

我被她們一邊拉著一邊也看清了眼前的靈現象。哇靠,真的是古裝A片的現場,古色古香而富麗堂皇的客廳正進行著一場淫邪的戲碼。酩酊大醉的員外正把婢女逼在牆角,一步步往她走去,而那位婢女上衣已經被扯破部分,隱約露出酥胸。無奈她如何大哭大叫,就是沒人來幫忙,而她已是披頭散髮,淚痕滿面,不過看得出她既年輕又頗具姿色。幹,這樣你也姦得下去,太殘忍了吧。

「你還不快一點﹗」頤慈在旁邊大叫。

「好啦,」各位讀者,現在請你跟我這樣做,把左小臂曲起,左手掌搭在右手大臂二頭肌上,右手五指平伸並攏往上揚身體360度逆時鐘轉三圈,並大叫「南無大慈大悲救苦救難廣大靈感,出來吧,鬼屌﹗」對對對,就是這樣子變身的。

從大陸四川省回來後,因為被這三個女的監視著,一直都沒機會勃起過,我還以為它成了裝飾用的。沒想到今天第一次勃起,我才發現平常看似與從前沒兩樣的小小傑,今天竟是如此龐然大物。哇哈哈,想到以後床事將順遂無比,不禁大喊「我出運了,我出運了﹗」

現在我的小小傑已經不是點38了,是M109自走砲啊﹗竟然有近30公分長﹗不愧為鬼屌﹗

可是喔,我要怎麼對付他啊﹖不會叫我捅那員外的屁眼吧﹗我納悶不安心想。

回頭看頤慈,只見她眉宇深鎖。「怎麼了啊﹖有什麼問題嗎﹖」我憂心忡忡問。

原來眼前的這兩隻靈體並非地縛靈,因為傳說中是女婢不干受辱後投繯或投井身亡,所以成了地縛靈盤旋在鬼屋裏,但是那員外沒死啊,應該不會在這裡出現,眼前的員外應該是女婢的怨念形成的幻象,所以我就算想用鬼屌強制員外成佛也找不到目標。

「那麼那個女孩不就要每天重覆忍受這種痛苦﹖」我問道。

「你現在用鬼屌讓她成佛,她就可以逃離這裡了。當初她自盡時一心只想著報仇,所以沒看到西方極樂世界所散發的冥界引路靈光,你如果能讓她重新感到做人的快樂,也許她會忘記要復仇而成佛。」

聽到這裡我就懂了,就是要我用鬼屌搞她嘛。我迫不及待問「那現在可以嗎﹖現在可以讓她成佛了吧﹖」

嗯,太好了,幸好這三個大姑娘都未經人事,不會對我的獸行有任何意見。我便要求頤慈在外面等,一面用她的靈力困住那員外,別讓他妨礙我的好事,然後我就堂而皇之走進鬼屋。

已經走到那女婢面前了,她卻還是對著員外的方向一臉驚慌,似乎沒發現我,我開口叫她她也不理我,直到我輕輕搭了一下她的肩膀,她才嚇了一大跳地往肩膀看過去,我這才明白她是看不見也聽不到我的。眼看著已經半夜3點了,必須趕快處理完整件事,我只好硬來了。我無暇考慮所謂憐香惜玉這回事,一方面想讓她快點成佛,一方面是胯下被剛剛頤慈弄得一直硬著很難受,想趕快爽一爽。

我直接一把扯掉她身上剩餘的碎布和肚兜,讓她姣好的胴體暴露在我眼前,她一邊遮掩著一邊大聲哭喊,手腳並用不停亂打亂踢。我以右手單手抓住她的雙手,胯坐在她身上,然後用鬼屌挑弄著她的乳頭,一邊又用左手揉摸著她的乳房,想讓她進入狀況。我低下頭來以舌頭舔弄著她兩邊乳頭,更配合牙齒輕咬,間或輕吻她的耳垂,雖然她還是在反抗著,卻明顯看出她有一點陶醉在這過程中了。

我打鐵趁熱,便拉住她的外褲要往下扯,她扭動著雙腿和腰肢抗拒,我無暇再考慮她的感受,只是盡力一脫,原來我剛剛是同時扯住她外褲和內褲,一脫之下整個桃源都在眼前了。她的陰唇竟是淡淡的粉紅色,而稀疏的陰毛被汗水和些許淫液弄得性感非常。

我以鬼屌輕輕撫弄她稀疏的陰毛根部,龜頭繞著大陰唇轉圈子輕撫。直到我確認她分泌出淫水了,我才小心翼翼讓龜頭前端緩緩進入她的下陰。

才進入不到三公分,便看她眉頭緊皺,我確定她還是黃花閨女,便不敢造次,只能進三步退兩步,輕輕弄著她的陰道腔壁,讓她了解男根和女陰接觸的快感。

過了幾分鐘她終於不反抗了,只是乖乖閉著眼睛躺著讓我幹。我便一次次加大力道及進入的長度,但我也知道鬼屌太長了,只能預設約十公分的進入長度。
等到我確定她不會再像之前般痛楚,才讓三分之一的鬼屌沒入她的陰道,然後更變換多種體位,甚至抱起她來邊幹著邊繞鬼屋屋內數周,整個鬼屋地板上依稀可見我們的汗水和她的淫水。

此時屋外的頤慈高聲提醒我﹕「喂,我感覺得到她想成佛的意願了,快用白衣觀音經文超渡她。」

我只好加快幹她的速度,一面上氣不接下氣念著經文。在五分鐘後我射精了,而在溫暖的精液噴上她子宮頸的瞬間,她也露出滿足的笑容,化為一團光球往西方極樂世界前去了,只留下筋疲力盡的我一臉滿足在原地回味剛剛的苦戰。

只是那位員外先生竟然還在原地,奇怪了,苦主成佛,幻象怎麼還在,我們百思不解。

收拾一下我們便回旅館休息,準備當天晚上再到民雄鬼屋看看情況。

當晚我們再次造訪民雄鬼屋,竟然又看到當天凌晨已經成佛的那個女孩子正被員外粗暴地姦淫著,我們這才對一切恍然大悟,原來這些靈現象並非那女孩受辱自盡的地縛靈所造成,而是所謂的生靈。

其實民雄鬼屋根本沒有半隻鬼,也從未死過人,但是不肖電視台和媒體過份渲染的結果,卻讓大眾的想像及對鬼屋的害怕恐懼形成一股驚人的能量,聚集在鬼屋內,類似之前四川鬼城酆都現象。所以這些靈體是超渡不完的,而且種類繁多,像日本兵的幻象也時常出現,只要大眾一天對此地心存的恐懼過量,這些靈體便會永遠存在,甚至偶爾會對當地居民造成傷害。其實有時不負責任的電視台和媒體對社會造成的傷害比鬼魂更可怕千萬倍,您說是吧。

第三章
公寓女怨靈報復事件

暑假轉眼間結束了,我也如願以償通過了南部某私立高中的面試,成為高一甲班的班導師,兼國文和工藝科任老師。

在赴任的第一天,我便面對一個殘酷的問題。頤慈頤姿頤節三姐妹平時不能離我太遠,其中兩個要留在我體內封印鬼屌中的惡靈,另一個卻也必須在離我數十公尺的範圍內,否則惡鬼會甦醒過來。您們說,帶著一個妙齡女子上課教書像話嗎﹖

幸好她們三個長得還算神似,我向學生謊稱,身邊的美女叫做張頤真,﹙實際上是每天都不同人,統一名字以免她們說溜嘴﹚是我特別聘請的機要秘書,平時還可以為小朋友們輔導課業,或處理一些男老師不方便處理的事情。平常我上課時,那位輪到可以出來透透氣的張頤X便在教室後面看看誰在打瞌睡、誰在看A書,倒也增進學生的學習效率﹔而且有不少男同學為了下課能多親近她,上課時還特別專心聽課看看有沒有什麼疑問。

這些高中生也算好騙,三個身高跟個性不太一樣的女孩子,虧他們相處好幾天了,還看不出來其實是三個人,我得意洋洋地思索著﹔這樣我和學生們相安無事過了第一個星期。

今天是星期一,第一節課國文剛上完,男學生一如往常纏著「張頤真」﹙其實是頤姿﹚,一票女學生圍了上來,沒頭沒腦地就問我說﹕「小傑老師小傑老師,頤真姐姐說你會除靈,是真的嗎﹖」

我呆了幾秒鐘,心中暗罵一百句「幹」,然後和顏悅色地問她們﹕「頤真姐姐是星期幾告訴妳們說老師會除靈的啊﹖」

我在心中盤算著,今天是頤姿來課堂上,昨天星期日是頤慈,她最端莊賢淑不會無聊到嚼這種舌根,何況我跟她昨天根本就沒來學校﹔禮拜六是頤節,她個性像男生多一點,跟這群長舌婦大概也沒太多話好聊﹔那是禮拜五我在隔壁教務處開會的時候,死八婆張頤姿幹的好事囉﹗我強顏歡笑,皮笑肉不笑,心中怒火沸騰地問﹕「是星期五嗎﹖」

「對啊。咦,老師,你的聲音怎麼在顫抖啊﹖」女學生們關心地問。廢話,我氣得發抖﹗

「老師,你以前怎麼都不說你的這項特異功能啊﹖」馬的,我能當眾表演鬼屌除靈嗎﹖何況我是很低調的,我很韜光養晦的。

我壓抑住心中澎湃的怒意,輕聲呼喚著﹕「頤真啊,過來一下。」誰知她竟然跟男學生們聊得渾然忘我,沒聽見我的叫喚。

「咳咳,張頤真小姐,過來一下。」她還是忽略了我的存在。

「嗯,咳,咳,張頤姿~真啊﹗」我一字字加入怒火再叫了她一次,聽見有人叫她本名,她手足失措地把手中的筆記本往上拋去,緊張地左右環顧了一下,這才「喲~楊董啊」地接住筆記本,走向我這邊來。您們可以想像她長得像張敏,個性卻像苑瓊丹或吳君如。

我右手環住她的頸子往外拖,她呀呀地想叫卻叫不出聲。我一樣勉強地擠出個笑容,回頭向同學們吩咐﹕「我跟頤真姐開個會喔,你們下一節如果老師沒準時回來,你們就先自習喔。」由於我老早就跟學生們打成一片了,他們也不會挺在意我準不準時上下課。

我拖著頤姿閃進隔壁教務處,劈頭便罵﹕「妳幹嘛把我是靈能者的事告訴他們啊﹖妳還說了些什麼﹖」

她心知東窗事發,吐了吐舌頭說﹕「對不起啦,是雲妮說她家隔壁有古怪,我才順口跟她說的啦,我說妳們老師很關心學生,人長得帥又會除靈,妳們以後遇到類似超自然現象都可以找他幫忙喔。」她一諂媚我就知道大事不妙,她一定又說了不少有的沒的。

雖然聽她這麼說我心中蠻爽的,但我還是故做怒態兇了她幾句。

我正色問﹕「雲妮,是李雲妮嗎﹖」「嗯,就是她,她說她家隔壁的公寓,半夜12點跟凌晨3、4點左右都會有人進出的聲響,希望你有空去看看。」

「搞不好是她鄰居有人在做特種行業啊,大驚小怪。」

「哎喲,不正經,晚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嗯。」

TOP

xyz
av

笨小孩八卦交流站

GMT+8, 2014-11-1 07:29, Processed in 0.024961 second(s), 8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1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