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小孩八卦交流站

註冊 |登錄

笨小孩八卦交流站貼文情色小說 › 查看主題

1284

查看

0

回復
返回列表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go

姐妹的誘惑(十))姐姐的秘密 (

樓主
發表於 2010-9-3 13:02 | 只看該作者 | 倒序看帖 | 打印
姐妹的誘惑(十))姐姐的秘密 (作者NFSPEED




"唉。"越來越亂了,雪兒、小麗、小梅三個可愛的身影在我腦海里盤旋
變幻著,到底要怎樣和她們解釋這中間的一切呢?這些天來發生的一切讓我不由得輕嘆一聲
。我自認不是一個不負責的人,可是我要怎么才能對她們每一個負責呢?要是她們知道我同
時和三個女孩來往她們會接受嗎?誰能告訴我呢?我帶著迷茫從小麗家往回走著。
"以后我就是哥的人了,我好高興。"想著剛剛小麗所說的話,回憶那帶
著幸福的嬌美一笑,我的心一陣刺痛。那是多么美好的一笑啊,那是為我而出現的笑容啊!
三個女孩那不同的笑容中所表現出的愛意,對我的愛意,剎那間照亮了我迷失的心境。對,
不管如何我會好好愛你們,就算被世人不齒我也不會放棄,我不會離棄任何一個愛我的人,
這將是我生命的準則。
在那一瞬間,所有的煩惱煙消云散了,我知道只要我們之間彼此相愛所有
的問題都是可以解決的。
一下子心情大好,我一路小跑著往家奔去。剛拐進胡同迎面看見雪兒朝這
邊走來,白色的小馬甲套在一條水藍色的連衣裙外面,短發隨著微風輕盈的飄動著,簡直就
是一朵含苞的百合。
"哥,你回來了。"雪兒滿臉洋溢著高興的笑容。
"啊,是雪兒呀。打扮的這么漂亮,要出去嗎?要去見別的男孩子,哥哥
可不答應呦!"我來到雪兒面前,伸手指刮了刮她的小鼻子故作生氣的問到。
"討厭啦,哥。你知道人家只喜歡哥一個嗎。"雪兒撒嬌似的崛起小嘴,
紅著臉一拳打過來。
我一把握住妹妹雪白的小手,討饒道:"開開玩笑嗎,哥怎么能不知道呢
。不過雪兒難道不喜歡我弟弟嗎?"我湊到妹妹耳邊小聲說道。
"弟弟?!"雪兒一愣,隨即騰一下小臉變得象紅布一樣。"啊,不來了
,色狼!"說完掙脫我的手,狼狽的從我身邊沖了出去。
"我去小云家,晚上不回來了。"望著妹妹漸漸遠去的背影,啊,今天晚
上本來打算和雪兒親熱一下的,想起雪兒那羞紅的俏臉,我的心里一陣騷動。
躺在沙發上,一陣陣的無聊,電視里也沒什么好看得。慢慢的回憶剛剛的
事情,小麗那迷人的身體又浮現在我腦海里,白皙的雙乳、園翹的豐臀、濕漉漉的私處不停
的在我眼前誘惑著。
"啊。"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胯下肉棒也慢慢的蠢動著。對了,姐姐今
天不回來,我又可以。。。。。。
可是,上次不是決定是最后一次了嗎?管不了那么多了,想想姐姐柔滑的
衣物所帶來的刺激吧。不行呀,那樣對姐姐是不是。。。有什么不行的,雪兒不都上了嗎?
可是,可是要是姐姐突然回來,被發現了怎么辦?嘿嘿,哪有這么巧,好幾次了,不是也沒
碰上嗎?說不定姐姐要看到我的大雞巴會。。。那樣的機會恐怕概率為零吧!哦。怎么不成
有沒人看到,只要做完了收拾好現場簡直天衣無縫嗎!馬上行動吧,再晚了只怕夜長夢多,
啊,我受不了,姐姐我來了。隨著我打開姐姐臥室的一瞬間,我一腳踢開了那個標有道德、
倫理、純潔的我。
走進姐姐的房間,迎面撲來一陣淡淡的香氣,也許是這香氣,也取是對自
己行為的譴責,或是對姐姐的誘惑,我不由得又緊張又激動。打開梳妝臺上那桔黃色的臺燈
,整個房間立即散發出一股柔媚的氣息,這是一個女人的房間,一個成熟的女人的房間,是
我姐姐的房間呀。
我微帶顫抖的拉開大衣柜的抽屜,對那里我已經熟悉的很了。映入我眼簾
的是滿滿一抽屜的花花綠綠的內衣。啊,我的神經興奮的快要爆炸了,一股熱氣沖擊著小腹

我迅速的脫光了所有的一衣物,肉棒已經挺立起來,在空氣中迅速的變硬
。我快速的翻找著哪些令我失魂的可愛內衣,一件淡紫色的小內褲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半透
明的材質,摸在手里柔軟細膩,輕盈的展現在我的眼前。白色的蕾絲花邊精巧的鑲嵌在四周
,正中有一個小小的粉色的蝴蝶結。
我捧起她輕輕帖服在臉上,一種說不出的清甜香氣使我陶醉了。啊,這就
是姐姐的內褲啊,這就是緊貼姐姐那迷人的身體,包裹著豐滿的大屁股,那迷一樣的小穴的
東西啊。啊,姐姐,我仿佛已將臉貼在那火熱的園臀上,舌尖也輕添在那粉紅的,帶著露水
的縫隙中間。一陣戰栗,粗大的肉棒頂端積壓出了幾滴欲望的淚水。
我迫不及待的將那內褲穿在身上,窄小的內褲根本包裹不了我那粗大的陰
莖,紅紅的龜頭探出在內褲的外邊,顯得格外膨大。隔著內褲,我輕輕的撫摸著自己的肉棒
,想象著姐姐那溫柔的小手在那里游走。肉棒挺立的顫抖了幾下,仿佛在回應姐姐那羞澀而
又略感淫蕩的愛撫。
啊,差點忘了,我停下手拉開下面的一個抽屜,各色的絲襪仿佛在那里等
待我的檢閱。想著那天姐姐換衣時的情景,雪白勻稱的雙腿在絲襪的襯托下格外的性感,我
匆忙的抓了幾條絲襪和內衣撲到在姐姐的大床上。
慢慢的將一雙黑色的絲襪套在腿上,就像姐姐穿絲襪時的動作一樣,輕輕
的撫摸著,仿佛是在撫摸姐姐的腿一樣。
啊,姐姐。我要你呀,姐姐。我抓過姐姐那帶著發香的枕頭夾在兩腿中間
不停的揉動。穿上姐姐白色的睡袍,翻身將屁股對著鏡子,隨著身體的起伏,紗質的睡袍下
拜在屁股上左右搖擺,姐姐的內褲緊緊的勒在我的屁股溝中,黑色的絲襪在燈光下顯得嫵媚
妖嬈。我拼命的嗅著姐姐內衣上那陣陣女體的幽香,火熱的雞巴摩擦在枕頭上,就像摩擦在
姐姐誘人的皮膚上。我將姐姐的乳罩伸到下面,包裹著那噴火的肉棒,柔軟的乳罩代替了姐
姐那傲人的雙峰。
啊,姐姐。快來呀,弟弟好想你呀,想你那顫巍巍的乳房,想你那粉嫩的
大屁股,想你那淫水透濕小淫穴,我低喉的呻吟充斥著姐姐的房間。
小雷,姐姐也好想你呀。想你的大肉棒,想你干我,你看姐姐的小穴都濕
了啊,姐姐想你想的流了好多水啊。你看呀,姐姐的屁屁白不白呀?小穴嫩不嫩呀?恍惚間
姐姐好像爬在了我的旁邊,搖晃著白白的屁股,淫水順著大腿緩緩的淌下來,不斷的想象著
姐姐在自己面前淫亂的樣子,平日文靜的臉龐在我的想象中變得妖艷淫蕩。
啊。姐姐,我要你,我要插進你那淫穴里啊。隨著肉棒的挺動,欲火已經
燃遍了我整個身體,姐姐圣潔的形象,隨著自慰的狂風在腦海里消失以盡,我不斷的將各種
淫濫畫面中的女人用姐姐代替著,啊。姐姐請你原諒你這個不爭氣的弟弟吧,我實在是太想
姐姐了,姐姐,用你淫亂的身影在你弟弟的想象下滿足我吧!隨著姐姐嬌喘的呻吟聲,鏡子
里隨著運動伸縮的內褲,反射著迷亂燈光的絲襪襯托著想象中姐姐高潮時的浪影,那因興奮
而扭動的粉臀,那因高舉雙腿而突出的被肉棒進出所連帶不時翻起的粉紅色小穴,那涓涓流
出的淫水以及被浸濕的嬌嫩的菊花蕾,一股熱流帶著我的激情仿佛噴射在姐姐那濕潤的小穴
里。
"啊。姐姐。"我靜靜的趴在姐姐的床上,姐姐,要是能夠真的和你做愛
該有多好啊,那時我、雪兒和姐姐是不是可以。。。
"喂!小雨等等我呀。"
寂靜的窗外響起了一聲嬌美的呼聲。小雨?居然樓里還有和姐姐同名的人呀。
"啊!"突然的一個念頭滑過了腦海,不對,那就是姐姐,是姐姐回來了
,還有客人。糟糕,怎么辦!不知道當姐姐和客人看到我穿著姐姐的內褲、絲襪時的表情如
何啊,我可不想看到那一幕。快在晚來不及了。
我一個翻身下了床,將姐姐的衣物快速的放回原處,胡亂的整理了一下床
單。這時姐姐那熟悉的高跟鞋輕快的塌地聲已經越來越近了,我連忙關掉臺燈,沖進自己的
房間。剛要松口氣,猛然想起身上還穿著姐姐地內衣,而自己的衣物全部還在姐姐房間呢,
慘了,姐姐到門口了。我以瘋狂的速度再度沖進姐姐的房間,抓起自己的衣物鞋子,憑著感
覺我知道沒有時間再回自己房間了。一種將要暴露在敵人面前時特工才有的冷靜突然出現在
我身上,我以最快的速度掃視了一遍房間,在昏暗的街燈照耀下作出了果斷的決定,我一頭
扎進姐姐的床下。就在我剛剛屏住呼吸,穩定住身體時大門口傳來了開門的聲音。
我輕輕的呼了一口長氣,靜靜的爬付在地上,這時才覺得下身一片冰涼。由于姐姐乳罩地包
裹,軟軟地肉棒安靜地躺在被我精液浸濕地罩杯里,慶幸的是沒有射到床上。
"進來吧。"姐姐的聲音在門口想起,似乎是在招呼客人進屋。可是聲音中完全沒有平日招
呼客人的熱情,冷冷的音色似乎已告訴來人她是多么的不受歡迎。
"小雨,我。你聽我解釋呀。"一個急切的聲音響起,就是剛才叫姐姐等她一下的那個女人
吧。雖然沒有看到那個女子的面容,不過從這么甜美聲音來聽,她一定長的也不錯吧。
"有什么話,進來說吧。我可不想讓左鄰右舍都聽見你在說什么。"姐姐的話語似乎略帶怒
氣,那個女人和姐姐是什么關系呢?她的聲音我好像有聽到過,不過又不想我所認識的姐姐
友人中的一個。是誰呢?
"啊,那好吧。"女人好像也意識到了這一點,連忙把要說的話打住隨姐姐進了屋。
門庭的燈被打開了,可惜從我的角度看不到什么。
"小雷!小雷我回來了。"那熟悉的召喚聲在我耳邊響起,我差點就脫口而出我在這!真是
好險。
"又到哪里野去了。"姐姐似乎在自言自語。
"是你弟弟吧。"那個聲音問道。
"嗯。"姐姐的腳步聲來到屋門口。啪嗒一聲,吊燈柔和的光線照亮了整個房間。我睜開被
刺痛的眼睛,一雙黑色高跟鞋以及勻稱美腿映入我的眼簾,那是姐姐,對于這雙腿恐怕除了
姐姐沒有人比我再熟悉和迷戀了。緊跟著是一雙穿著淺紅色半高根涼鞋的白嫩的腳,纖瘦而
又不露青筋,白皙圓潤的小腿,同樣淺紅色的指甲油涂抹在小貝殼一樣完美的腳趾甲上。
啊,上帝真是照顧我呀,這么兩雙不同風格而又同樣完美的玉足竟然讓我可以離這么近的距
離欣賞。、
天啊!這個世界也太小了吧,當我從窗前的大衣柜玻璃中看到來人的時候,我幾乎不敢相信
自己的眼睛。那是…那是那個醫務室的美麗女老師啊!
纖細的腰身附著著一件淺藍色半長連衣裙,俏麗的面容依然顯得高貴中略帶一些野性,奇怪
的是她沒有戴著那副眼鏡。我不由得想起學校女廁中那動人的一幕,那微微張開的小洞,那
雪白豐滿的屁股,那隨著尿液而來的低微呻吟,我的雞巴不知不覺的膨脹起來。
老師顯然和姐姐認識,我居然一點都不知道,這里面一定有什么問題。
"小雨,你真的生我的氣了嗎?自從那事以后,我們有兩年沒有見面了。你知道我有多么后
悔嗎?我一直想親自對你說聲對不起,今天我終于又見到你了。對不起,請你原諒我好嗎?
我真的希望我們還能象以前那樣,你還能當我是好朋友嗎?"老師便說便有些嗚咽,顯然有
些激動。
"咳…"姐姐輕嘆一聲,緩緩的拉著老師的手坐到床邊。連雙美腳近在我的眼前,我差點要
伸手去撫摸一下。只聽姐姐接著說:"月月,其實我從開始就沒有怪你的想法,我只是不愿
去面對他,不想聽他的謊言,才不辭而別的。"
原來兩年前我們突然搬到這里是有原因的,我不禁豎起了耳朵等待下文。
"小雨,你真的不怪我嗎?我…我…"月月說著撲到姐姐懷中哭了出來。
"月月,別哭了,事情過去就讓它過去吧,我不怪你。好了…"就這樣姐姐摟著老師的肩膀
輕聲勸慰道。
"其實,在你之前他也有過別的女人,我只是沒有對你說罷了。他對我保證,發了毒誓,又
道歉,又買禮物,我才原諒他,我知道你也是一時的情不自禁罷了。我只是覺得事情既然發
展成這樣我在待下去沒什么意思。"姐姐說道。
"小雨,對不起,你也知道,我當時和男友分手寂寞的很。真的只是肉體的欲望罷了,于是
糊里糊涂的就和他…"月月說著,臉上不禁掠過一縷緋紅。
"咳,女人嗎,我怎么不能理解呢?我知道你的苦。好了,不要再說對不起了,不然我真的
生氣了。"姐姐柔聲的說著。
"謝謝你能原諒我,我真的太高興了,我的好姐姐。"說完快速在姐姐臉上親了一下。
"啊,你呀真那你沒有辦法,難道你在學生面前也這么瘋瘋癲癲的嗎?"姐姐笑道。
"才不是呢,你不知道我在學校裝的有多苦,現在的學生,你只要一不注意就要被卡油呢!
"月月連忙辯解道。
"你被卡過油嗎?"姐姐嬌笑的問。
"你不知道,經常有男生趁我不注意,拿什么小鏡子一類的東西偷看人家,以為我不知道,
我只是不愿把事情鬧大而已,再說看看有少不了什么。"月月答道。
"還不是看我們月月長得漂亮,身材又好,不看你看誰啊?"姐姐調笑著說。
"好啊,竟敢笑我,哪天把你拉到我們學校,咱倆穿同樣的衣服,咱們看看誰被偷看的多。
"月月反擊著。
兩個我都要看!我在床下差點沒嚷出來。
"去你的,你當學生都是色狼啊!"姐姐笑著說。
"現在的小孩什么不懂!那天我在學校居然發現有個小女生在廁所手淫呢!"月月說道。
"啊,真的!不會吧。"姐姐有些不信。
呵呵,看來小梅給老師的印象很好嗎,我一想起那天情景,剛剛要軟掉的雞巴又立了起來。
"你不知道,我親眼看到的,那個女生長得還挺漂亮呢,我跟你說啊,當時我看到她大腿上
還有愛液往下流呢,真的!"月月便說便有些激動。
"哇,嘻嘻,你也別說別人,你還記得那次我回宿舍拿東西,你在床上那個…不也是愛液飛
的那里都是!"姐姐笑道。
"好啊!你又拿那是欺負我!我不干!"說完用手去搔姐姐的肋下。姐姐被按倒在床上,笑
的前仰后合。
"讓你笑我,看我怎么制你,你也不是省油的燈,那次嘉偉走后你不是也浪的連內褲都濕透
了嗎?還笑我。"月月便說便加緊攻勢。
"好了,好月月饒了我吧。停,停啊,啊…"姐姐已經笑的上氣不接下氣了。
這是我突然發現姐姐裙子不知什么時候已經卷到大腿根,黑色的絲襪緊緊的包裹著勻稱的雙
腿,白色的內褲隱約可見,絲襪和內褲間露出了一節雪白的大腿,在昏暗的燈光下顯得格外
的誘惑。我用手慢慢的抓住自己的肉棒,興奮的揉搓著。
"說,說你比我浪,不然不饒你。"月月威脅道。
"好好,我說,你比我浪,你比我浪!"姐姐笑道。
"好啊!還嘴硬,說不說。"月月兩只手在姐姐的腰間肋下不停的騷擾著。姐姐的兩條美腿
不時在空中飛舞,翻轉的身體將內褲包圍的臀部漸漸呈現在鏡子中。我幾乎克制不住的要沖
了出去,將那挺漲的大雞巴頂在那里好好享受一下姐姐豐臀的柔軟。
"饒了我吧,我比你浪,我浪還不行嗎?"姐姐終于告饒了。月月悻悻的停手,累倒在姐姐
的旁邊。淺紅的高跟鞋在我面前輕輕的晃動著,白皙的雙腳散發著女人妖艷的蠱惑。
"壞死了你。"姐姐慵懶的說道。
"我們好久沒這么一起開心了。"姐姐略帶喘息的嘆道。
"是啊,要不因為我一時胡涂。"月月歉然還有些自責。
"算了,別提那件事了。對了你結婚了嗎?"姐姐問道。
"結婚?你走后我就和嘉偉分開了,我一直不敢再接近男人。那使我有種罪惡感。"月月憂
傷的說。
"傻子,都怪我,我應該和你說清楚的。這兩年苦了你了,你一定很寂寞吧。"姐姐有些內
疚的問道。
"姐,這事本來就是我不對,我應該受點懲罰的,不過現在姐姐原諒我了,我不是又可以找
新男友了嗎?嘻嘻,我是不是很壞啊。"月月紅著臉問道。
"怎么會呢,我當熱希望你找一個好男人了。傻子。"姐姐說。
"姐,這兩年你又找了嗎?不是和我一樣吧。"月月擔心的問道。
"咳,工作也忙,我也沒什么心思,再說也沒遇見什么值得我花心思的人。"姐姐幽幽的說

"姐姐…"月月輕聲叫了句姐姐,似乎在內心責怪自己的不是。
"對了姐,有時我在想男人是不是都是食肉動物,只對我們的身體感興趣呢?就拿嘉…他來
說吧,守著姐這么個大美女,還要去找別的女人。"月月問。
"我也不知道,他去找別的女人,大概也是因為我不肯…不肯和他上床吧。"姐姐不誤感慨
的回答。
"姐,難道你還沒有和男人上過床啊,現在的處女大美女可不多了。"月月叫道。
"沒上過床有什么好奇怪的,不過人家也不是處女了。"姐姐的說話聲突然變得象蚊子聲大
,要不是屋里很靜,我幾乎聽不到。
啊,姐姐不是處女了,那第一次和誰呢?想到姐姐的玉體在男人的身下熱烈扭動、迎合的淫
蕩場景,我的雞巴漲痛起來。
"好姐姐,告訴我是和誰吧,是哪個男人這么好福氣呦。"月月央求道,完全的一副女人打
聽別人隱私時的激動表情。
"還不是和嘉偉在一起的時候。"姐姐紅著臉答道。
"他?你們不是沒上過床嗎?難道是野外作戰?"月月好奇的問。
"去你的,我可沒你那么野,我是說…是…"姐姐趴在月月的耳邊。
"啊,手指頭?"月月驚道。"你的處女喪失給了手指頭?"
"啊,你嚷嚷什么,討厭。"我知道姐姐現在的臉肯定紅的像一塊布。
"姐,嘻嘻,當時什么感覺?說來聽聽。"月月三八道。
"討厭,這有什么好說的。"姐姐羞道。
"好姐姐,你就告訴我吧。我好奇嗎。"月月軟磨著。
"死丫頭,不過你可不許笑我,不然我可就不說了。"姐姐臉紅的說。
"快說吧,我不笑你。"月月應道。
"那是第一次被男人摸到那里,開始有些不適應,可后來…"
"后來什么?"月月催道。
"后來就有感覺了。"姐姐羞的回答。
"感覺又癢又麻,那里漲好厲害,流了好多水出來。啊,好羞人,不說了。"姐姐有些喘息

"姐,你就說吧,又沒有外人。"月月興奮的央求道。
是啊,姐姐,又沒有外人,我也想聽啊。我套弄的肉棒,想象姐姐橫臥在床上,雙腿間愛液
肆溢的場景。
"我覺得全身發熱,那里好燙,一動一動的跳,下身的床單都濕了一大片。后來,他居然用
手指伸了進去,我那是興奮的不得了,也沒有阻止他。當我感到鉆心的疼痛時已經完了,我
還哭了呢。"姐姐羞得將頭埋在了枕頭里。
"姐,那你們后來沒有那個?"月月問道。
"還那個呢,我疼的不肯,后來他也拿我沒什么辦法。"姐姐說。
"那你摸過男人那個沒有?"月月繼續追問著。
"討厭,打聽那么仔細干嗎?我告訴你,你也得告訴我你那個時候的感覺。"姐姐不依的說

"好,好,我一定說。你先回答。好姐姐了。"月月說著。
"我弟弟小時候,我給他洗澡時摸過。"姐姐說。
我不禁想起小時姐姐給我洗澡時,那柔嫩的小手撫摸我小雞雞時的樣子。幻想著那雙手在我
下身的套弄,大雞巴不自覺的抖動了幾下。
"那不算,我是指…是那個勃起時的。"月月問道。
"討厭,那個…那個只有一次了。"姐姐吞吞吐吐的回答道。
"也是嘉偉,非要我幫他…幫他那個。"姐姐說。
"哪個啊?"月月不已不饒的問。
"壞死了你,明知故問,哎呀,就是幫他手淫啦!"姐姐羞道。
"嘻嘻,你當時摸著那個東西什么感覺?"月月問。
"你做記者采訪啊,問這么仔細。"姐姐顯然羞的不知道怎么回答。
"啊喲,你就別掉我胃口了。"月月急道。
"我當時見到那東西,覺得滿好玩的,紅紅的大大的細細長長的,握在手里還一動一動的。
"姐姐說著。
"那你有沒有想要啊。"月月說。
"說真的,我還真的有點,覺得下面癢癢的,要不是害羞,我真的想馬上手淫呢。那回我下
面也流了不少的水,害的我后來還被你笑呢。"
"原來是那天訝,我說你那天怎么浪成那個樣子,半夜躲在被子里,啊….啊啊…啊….的
"月月笑道。
"好啊,你不是答應我不笑我嗎?氣死我了。不理你了"姐姐羞愧的氣道。
"好了,姐,我不笑你了。我不是也一樣么。"月月說。
"不公平,你得告訴我你得秘密。不然我可不答應。"姐姐伸手要去搔月月得肋下。嚇得月
月忙道:"我說,我說。"
"快招!你和他那個得時候什么感覺。"姐姐威脅著要動手。
"我招,我招,那天我真的很寂寞,又喝了點酒。被他花言巧語騙的脫了衣服,其實那天只
要是男人我恐怕都不會拒絕的。被男朋友摔了后,我已經很久沒有做愛了,碰到他時我只想
要那個東西好好的解解我的寂寞。我被他摸的渾身酥軟,下面的…小洞流出來的水都是粘粘
的,后來他還…還用嘴舔呢!我那里頭一次被男人舔,真的要了我的命了。那里像開了水閘
一樣,我都不知道我怎么會流那么多水。被他的雞巴一摩,簡直要上天了,你知道那時候什
么理智我都沒有了。后來他把那個冬冬往里一插,哇。當時的感覺簡直酷斃了,舒服的我全
身都發抖。他是從后面來的,那種感覺真是羞死人了。要不是你突然回來,我想我會死吧。
"月月說道這里已經羞的不行了。
"那你,這兩年都是怎么忍的啊。"姐姐紅著臉問。
"嘻嘻,你先告訴我,我才說。"月月眨著眼鏡說。
"還不是…想的時候用手解決。"姐姐嬌聲道。
"給你看樣好東西。"
月月說著翻身從隨身的包里摸出一件東西,哇!居然是個粉紅色的假陽具。
"這兩年,我都是用它啦。怎么樣,嘻嘻。"月月將按摩棒舉到姐姐面前。
"啊,要死了你,這么下流的東西,你也不怕被別人看見。"姐姐看了一眼那挺立的假陽具
羞道。
"咳,下流?誰說的,我跟你說,這可是很流行的款式呢,你看做的多像啊。要不是寂寞誰
要這東西,再說總比亂找男人好吧。"月月解釋道。
"那道也是,不過這東西讓我看著臉紅。"姐姐紅著臉說。
"嘻嘻,姐,你看,和你見到的真家伙是不是一樣。"月月拿著假陽具筆劃著。
"說真的,我還真沒這么近見過這個,真的好大啊,上面怎么還有這么多疙瘩?"姐姐試探
的用手碰了碰它。
"我跟你說,這些疙瘩是為了增加女人快感的,你看它還能動呢!"說完月月打開了開關,
那大雞巴發出輕微的嗡嗡聲,緩緩的轉動起來。
"啊,好下流啊,怎么這樣啊。"姐姐一張臉紅彤彤的,瞟著那不時旋動的假陽具。
"姐,我跟你說,好舒服的,跟真的沒什么區別,你要不要試試。"月月說道。
"去你的,我才不要呢,太那個了。"姐姐羞的躲在一邊。
"姐,真的很舒服的,你試試就知道了。"月月用假陽具輕輕的碰觸著自己的嘴唇。
"我才不試呢,多難為情啊。"姐姐羞澀的說。
"姐,我現在好想男人啊,你摸摸,我都濕了,不如你先幫幫我吧。"月月抓住姐姐的手伸
到自己下身,嬌羞的說道。
"啊,這怎么可以,你忍一忍嘛。"通過鏡子,只見老師側身躺倒,藍色的裙子滑落到腿根
,露出兩條雪白的大腿,姐姐的玉手被牽引著來到那被白色內褲包裹著的神秘地帶,滑過濕
漉漉的內褲中央時,老師發出了一聲嬌吟聲。
"嗯…啊…,姐,我好難受啊,幫幫我吧。"月月呻吟著央求到。
"見到個假的也這么浪,真是的。"姐姐笑罵道:"你讓我怎么幫你?"說完不禁臉上更加
紅潤了。
"好姐姐,幫我摸摸吧。我好想啊。"月月抓住姐姐的手不停的在身下摩擦著。
"哇,你這里好濕啊。"姐姐一邊紅著臉用手輕輕的撫摸老師的陰部,一邊說。
"重一點,姐,里邊,里邊啊。"月月騰出一只手,抓著姐姐的手塞進那小巧的內褲中。
一把抱住了姐姐,將一條腿纏在了姐姐的腰上。雪白的大腿在空中不住的晃動,紅色涼鞋半
掛在纖細的腳趾上一蕩一回的,豐滿的屁股有節奏的隨著姐姐的動作一挺一挺的動著。看到
姐姐的手在老師的內褲中不停的晃動,隨著不時發出的令人激動的叭叭聲,老師的呻吟聲漸
漸的急速起來。
"啊…啊…啊!啊…快一點,姐,再深一點,啊!就是那里,對,啊!啊
…"老師的嬌喘聲刺激得我的大肉棒更加的漲痛。抬頭看著那活生生的春宮圖,我激動的套
弄著。不知何時姐姐的裙子已被老師撩起到了腰間,老師的小手在姐姐的臀部胡亂的摸索著
。那窄小的三角內褲,完全被搓揉成一團,緊緊的勒付在姐姐的屁股溝中。兩片豐滿的白肉
毫無保留的呈現在我的眼前,啊!那是姐姐屁股啊,好白啊,好豐滿啊。
只見老師抬起屁股,扭動著將已經濕得不行得內褲蛻了下來。那濕乎乎的
陰唇馬上暴露在眼前,粉紅色桃源,在燈光下閃爍著淫蕩亮光。姐姐的中指正在那里一出一
進的抽送著,不時帶出一些乳白色的淫水,白色內褲掛在左腿上,隨著屁股的扭動亂晃著。
"姐,好…好舒服,啊!啊,嗯…啊!姐,你也濕了啊。讓月月來幫你吧
。"隨著老師的話,我不禁注意起姐姐那后翹屁股,緊夾在屁股蛋中央的內褲竟然已經濕了
,順著腿根望去,一道透明的淫液竟然順著內褲的邊縫流淌下來,黑色絲襪邊際也因為被打
濕的原因而反射著燈光。啊,姐姐那里也會流出這樣淫亂的愛液啊。我興奮差點叫了出來。
"壞死了,還不是你瞎摸的。"姐姐低頭羞愧的說道,報復性的狠狠的在
老師的小穴中抽插了幾下。
"啊,啊,啊,啊…饒了我啊…"老師興奮的浪叫著,一個翻身將姐姐壓
在身下,還沒等姐姐明白過來,內褲依然從屁屁上被剝了下來。望著姐姐那被淫水浸濕的粉
嫩小肉穴,我幾乎當場噴了出來。豐滿的陰丘上被愛液濕潤的陰毛爬付在小腹上,半開的朱
門隱隱有些浪水正順著山勢淌下,嫩嫩的菊花蕾業已被露水打濕。
"干嗎,啊…討厭啦。啊…"隨著姐姐的叫聲,老師已經倒跨在姐姐身上
,一低頭扎在了姐姐雙腿中間狂舔起來,一時間淫水和唾液摻和在一起發出的聲音與姐姐的
淫叫聲響成一片。
"啊,啊…月月不要啊,啊…我受不了啦。啊!…"姐姐的雙腿筆直的伸
開在空中優美的腳線在黑色絲襪的襯托下此時此刻有些顯得淫蕩。
"姐,月月也要啊,姐要是不嫌月月臟,也幫月月舔舔吧。好姐姐了,月
月想啊。"月月邊舔邊說道。
"啊…好姐姐,啊!我要死了。啊…呀!…"聽到這聲,我知道姐姐在舔
老師的小穴了。啊,平日端莊大方的姐姐居然和其他女生互相口淫!大雞巴突突的跳動著,
龜頭上已經滲出了幾滴淫水。只見月月老師不知何時已經將連衣裙脫了下來,一對堅挺的乳
房在乳罩中來回擺動,深深的乳溝說不出的誘惑。身下姐姐的私處已經被舔的淫亂不堪,小
洞口還在一顫顫的吐著白色液體。可能是被姐姐舔的有些受不了了,月月老師微閉著雙眼,
柔軟的小舌頭不時舔動著自己嘴唇,屁股緊貼在姐姐的臉上,不停的輕晃。一只手撫摸著自
己的乳房,一只手在姐姐的小洞中抽動著。
"啊,好月月…啊!嗯…我快來了…我不行了…快,啊…"姐姐高舉著雙
腿浪叫著,隨著噗哧噗哧的響聲一股股愛液流淌出來。月月抽出手指,拿起按摩棒緩緩的抵
在姐姐的陰道口。
"啊………啊!啊…………好月月,別折磨我了,我快來了,求你了,我
……啊………"姐姐雪白的屁股向上挺動著迎合著那轉動的假陽具。
"哦…………………"隨著姐姐一聲長長呻吟,月月老師將假陽具插進了
姐姐那發浪的陰穴中。隨著抽插節奏的加快,姐姐的呻吟也變得短促和高亢起來。
"啊,啊,啊,啊啊,嗯,嗯,嘔………我要死了,好……啊…好大啊…
…我受不了了,啊!好深…深…啊!………我要來了……啊!啊……來了……不行了……我
……啊!啊……………"伴隨著姐姐高潮的來臨,一股一股的愛液被按摩棒積壓著噴涌而出
,只見姐姐抖動著雙腿僵直的挺立在那里,與此同時月月老師也是一陣抖動。
"姐姐,啊………我去了……出來了……啊!啊……嗯……………"一聲
浪叫中,從月月老師的騷穴中涌出一大股淫水,噗哧噗哧全噴在了姐姐殷紅的俏臉上。
看到姐姐淫亂的高潮,聽到姐姐和月月老師興奮的浪叫,我的大雞巴再也
忍不住了,砰!一股精液噴射出來。

TOP

xyz
av

笨小孩八卦交流站

GMT+8, 2014-8-23 07:40, Processed in 0.177381 second(s), 8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1

© 2001-2010 Comsenz Inc.